晴空下的约定傅斯年苏晴(晴空下的约定)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傅斯年苏晴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傅斯年苏晴)

现代言情小说《晴空下的约定》,讲述主角傅斯年苏晴的甜蜜故事,作者“巍巍小可爱”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苏晴空平时不这样的,今天……心情不好到了极点,并且意外的想要爆发出来傅斯年的墨眸里闪过厉色,可惜灯光太暗,车里的女人根本就看不见他拉开了后座的车门,“给你三秒钟的时间,离开我的车,离开我的视线”苏晴空看着如此厉声厉色眼底满是厌恶的男人,有些崩溃的嚎啕大哭了起来,往日里堆积了很久的情绪终于在这一刻爆发了“为什么所有人都玩命的让我滚,我的存在就有这么碍人的眼吗?我为什么活得这么…

现代言情小说《晴空下的约定》,讲述主角傅斯年苏晴的甜蜜故事,作者“巍巍小可爱”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
她被狠狠的压在了车椅上面,对方一吻完毕之后,如同黑曜石一般的眼眸紧紧的盯住苏晴空的脸颊,宽厚的手掌磨砂着她的唇。
四目相对之时,天雷勾地火。
车子里的温度在不断的攀升再攀升,陌生而又勾人的感觉,如同海边的浪潮一样,将苏晴空淹没了。
她沉沦在对方的手掌之下,脑子里能想起来的东西所剩无几,睁眼闭眼,全…

海边一夜 试读章节

海边的夜色醉人,夜晚的微风拂过,丝丝点点从没关紧的车窗中渗透进来,吹动着苏晴空的短发,像是要撩拨着车里的两个人一样。
“呜呜……”
苏晴空的嘴巴被一张薄唇抵得死死的,她只能浅浅的轻哼着。
对方冷冽的海洋气息让人不能自休,苏晴空知道这样做不对,但年轻的身体,都抗拒不了彼此。
特别是在些许酒精的麻木之下,一切都刚刚好。
她被狠狠的压在了车椅上面,对方一吻完毕之后,如同黑曜石一般的眼眸紧紧的盯住苏晴空的脸颊,宽厚的手掌磨砂着她的唇。
四目相对之时,天雷勾地火。
车子里的温度在不断的攀升再攀升,陌生而又勾人的感觉,如同海边的浪潮一样,将苏晴空淹没了。
她沉沦在对方的手掌之下,脑子里能想起来的东西所剩无几,睁眼闭眼,全部都是这个男人。
对方迷人的气息一点一点的侵袭了过来,霸道而又强烈。
她低低的声音在车子里盘旋,哀求着对方,“拜托了,我……”
对方神秘一笑,那侧脸的轮廓,在黑夜中忽明忽灭,甚是朗逸。
苏晴空倒是意外,一个车童怎么可以这么帅气。
车子里面的‘战乱’才刚刚开始。
她娇弱的声音回荡在车里,剧烈的疼痛难以忍耐。
男人像是有些诧异的样子,双手撑在车椅上面,“第一次?”
——
八个小时前。
婚礼设在了吻海附近的一个大酒店,苏晴空站在酒店的门前想了很久。
毕竟这场婚礼的主人并没有向她发送邀请函。
在她前男友跟前闺蜜的婚礼上,她肯定是不受欢迎的。
当她的脚步迈进酒店的时候,就说明了注定要自取其辱了。
酒店的房间里,化妆师正在帮夏荷化妆,镜子前的夏荷精致夺目,眉目之中带着妖艳的得意。
许华站在一旁眼神里满是爱慕,“夏荷,你今天真的太美了,能娶到你真是我的荣幸。”
夏荷笑得花枝招展,朝着许华的方向抛着媚眼,“你怎么还不去婚礼的大厅照顾一下宾客呀?”
许华站了起来,朝着夏荷的方向走了过去,亲昵的抱着她的肩头,“美人都在房里了,我怎么有心思去别的地方。”
夏荷半推半就的说着,“讨厌,这里还有其他的人呢!”
话音落下的时候,苏晴空正无比尴尬的站在门前。
直视着正恩爱似火的一对新人。
许华跟夏荷的表情瞬间就变了。
像是看怪物一样的看着苏晴空,几乎是同时开口,“你怎么来了?”
你怎么来了?
全部都是嫌弃的味道。
苏晴空鼻尖一酸,“不是因为我,你们能走进婚姻这么神圣的殿堂?
我好歹也是媒人,你们不邀请我就算了,难不成还要赶我走?”
夏荷的脸色大变,愤怒的站起身来,指着苏晴空说道,“苏晴空我没想到你这么坏,我婚礼你都存心来搞破坏!”
苏晴空耸肩,“我哪里说过要搞破坏了?”
她就只是忍不住想要过来的冲动,或许她的存在对这两个人来说就是破坏吧。
但这两个人摧毁了自己生活的轨道,她凭什么不做点什么?
许华也往前上了一步,“你要真不想搞破坏,现在就离开这里,我们都不想见到你,特别是在这种时候。”
苏晴空望着面前这个曾经说过非她不娶的男人,觉得这一切荒唐的可怕。
“现在看我一眼都觉得十分碍眼了吗?”
她怔怔的看着许华,丝毫不怯弱的发问。
夏荷意识到情况不对,上前就给了苏晴空一巴掌,打得苏晴空脑子都有些发懵了。
“现在立刻滚出这家酒店!
我绝对不允许谁破坏我跟阿华的幸福,我会用我的一切去守护我们的爱情!”
苏晴空捂着自己泛红的脸颊,“你不是守护,是抢!”
忍了这么久,她终于爆发了。
“花了一年的时间接近我,只是为了抢走我的男朋友,说想跟我一起工作,只是为了剽窃我的作品,然后再倒打一耙,现在好了?
我的男朋友是你的老公了,我的作品也成了你的作品了,我也被你扣上了一个抄袭的帽子被圈子封杀了,你满意了吗夏荷?
!”
苏晴空从来没想过,生活的轨迹会被她曾经最好的闺蜜毫不留情的撞歪。
没等到夏荷说话,许华就直接上前把她往外面推搡,“你别在这里胡说八道了,你要是再敢这么诋毁夏荷,别怪我不客气了!”
事实上,他已经不客气了。
苏晴空一个踉跄摔倒在地,脚踝处已经很疼了,但最后的尊严还是让她忍痛站了起来,直勾勾的打量了一遍眼前的两人。
夏荷跑到许华的怀里撒着娇装着柔弱,哭哭啼啼。
而实际上这个哭哭啼啼的人,屁事都没有。
苏晴空深吸了一口气,最后说道,“没有人能够破坏你们的幸福,因为婊子配狗,天长地久!”
从房间门口仓皇而走的苏晴空仍然听得到身后骂骂咧咧说她是神经病的两人。
她不想多一秒等候电梯,所以走了楼梯。
闷着头走着,再抬头的时候已经是到了地下的停车场了。
停车场的灯光昏暗。
她有轻微的黑暗恐惧症,整个人顿时慌张了起来。
模糊的看见远处穿着制服的车童在找车,离自己还算近的一辆豪车车灯亮了一下,她慌不择路的跑了过去。
拿着钥匙的车童剑眉蹙着,仿佛对忽然靠近过来的人带着几分的警备,本就不爽的心情,因为忽然被人打扰,更加的不悦了。
“从我的车子旁边离开。”
傅斯年冷冷的开了口。
苏晴空的心情也没有好到哪里去,趁着豪车已经解锁的当下迅速的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
“这是你的车子吗?
你只是个车童而已!”
傅斯年的目光放冷,还没有人敢这样挑战他的忍耐度。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13:46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1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