踹掉前任后,我和竹马he了尤醉温酒(踹掉前任后,我和竹马he了)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尤醉温酒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尤醉温酒)

《踹掉前任后,我和竹马he了》,是作者大大“妖白金”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尤醉温酒。小说精彩内容概述:“噗呲!”温酒原本正安安静静的刷着自己的题,没想偷听他们说话的可他们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全都钻进了她的耳朵里这话题是有引人发笑的魔力的,她实在是没忍住笑了出来可能是因为有她开了一个头,其余人也捂着自己的嘴,偷偷的笑了起来,声音都挺小温酒的声音不小,付归自然是听见了脸黑的不能再黑了,气势汹汹的走到温酒的课桌旁敲了敲她的桌子,双手抱胸,那头耀眼的火红冲天头发格外扎眼,一副我不好惹的傻缺模样…

小说《踹掉前任后,我和竹马he了》,现已完本,主角是尤醉温酒,由作者“妖白金”书写完成,文章简述:”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让早就已经忘记生日这回事儿的温酒一下子想了起来。停下笔,打了自己的脑袋一下。“小酒?你在听吗,小酒?”临齐见温酒一直不说话,以为她没听见,又叫了一声。温酒还没回答,隐隐就听见曾允禾的声音从听筒里面传了出来,由远及近…

第10章 KTV遇尤醉 试读章节

临齐生日当天,特意在KTV定了一个包厢,邀请了不少人来。

周六,温酒正在家里写作业,就接到了临齐的电话。

“喂!”

她把手机夹在肩膀与耳朵之间,继续算已经困扰她几分钟的数学。

“小酒,我来接你啊。”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让早就已经忘记生日这回事儿的温酒一下子想了起来。

停下笔,打了自己的脑袋一下。

“小酒?你在听吗,小酒?”

临齐见温酒一直不说话,以为她没听见,又叫了一声。

温酒还没回答,隐隐就听见曾允禾的声音从听筒里面传了出来,由远及近。

“哟,你这小子,又在跟你那娇娇女朋友打电话呢?真是重色轻友哈!”

温酒原本想随便找个理由推脱了,结果就听见了曾允禾那语气中暗含着不屑的嗓音。

这就让她有点不爽了。

唇角勾了勾,直接开口问:

“地址在哪里,我自己过来。”

“小酒,我来接你吧。”

“嗨,你刚刚怎么不去接我,见色忘义的家伙。”

曾允禾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这一次仿佛是对着听筒说的,温酒听得特别的清楚。

那头似乎是发生了在抢什么东西的动静,没过一会儿,曾允禾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温酒啊,就在你家附近的韫色过浓KTV,你应该认识路吧?”

“当然。”

“那行,那没事我就……”挂了。

曾允禾话未说完,温酒就挂掉了电话。

对面传来“嘟嘟嘟”声音。

曾允禾脸色有些难看,把手机扔还给临齐,笑的有些嘲讽:

“临齐你这找女朋友的眼光真的不行啊,这么没礼貌,我这话都还没说完呢,她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临齐知道温酒或许是生气了,一时间也有些不高兴,冲着曾允禾吼:

“你干什么呀,你是不是非要把我跟小酒搅黄了才甘心。”

“嘿,我说你吼什么吼啊,我这不是在帮着你试探她吗?你看她身边从小就跟着一个尤醉,会是真的喜欢你?”

曾允禾抱着胸,有些生气的将自己今天特意做的淑女直发给拨到了后面。

临齐闻言有些将信将疑:

“真的?”

“我们这么久的感情,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你上次不是给她买了一杯奶茶吗,那天我看见尤醉提着你的送她的那杯奶茶扔进了厕所出来的垃圾桶里面,然后又重新给温酒买了一杯,温酒什么都没问就接受了,你说说,我这不是为了你好?”

“可是……”

“哎呀,你俩在外面干嘛呢,快点进来一起唱歌啊!”

包厢里面的人,见临齐和曾允禾长时间不回去,特意出来叫他们俩人。

温酒从梧桐巷出来,用手机扫了一台附近的共享小电驴。

几分钟之后便出现在了‘韫色过浓KTV’的门口。

中途还顺便去买了一个礼物,她可是个懂礼貌的好孩子。

她今天来这里的主要目的就是跟临齐说清楚。

那样对谁都好,说清楚了,正好也不妨碍着他和曾允禾的“兄弟情”了,她也不用每天接收他的早安晚安骚扰了,这样多好,两全其美。

跟着手机上临齐发过来的包间名称‘小城故事’,问了服务人员,服务员带着她过去。

这还是她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呢,说实话,温酒还有些兴奋。

一路上跟着服务人员往包间走,眼睛都忍不住到处瞟,观察着四周。

走廊上的灯光有些昏暗,那灯还一闪一闪的,闪得温酒眼睛都花了。

终于到了包间,温酒甜甜的跟服务员说了一声谢谢,才推开了门。

里面原本玩的正嗨的人,听见包厢门被打开的声音,不约而同的将目光集中了过来。

被一大群人盯着,温酒还有些不自在。

让她更不自在的是,她居然在包厢的最角落那里,看见了好几天不见的尤醉。

即使是坐在最角落,尤醉那一身上下不好惹的气质也让他格外的突出。

所以温酒一眼就看见了他,见他看过来,温酒有些僵硬的点了点头。

心里在哀叹,自己这第一回来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就被尤醉给看见了,他不会回家给她妈打小报告吧?这邻里邻居的。

可想着尤醉最近那冷淡的态度,温酒摇摇脑袋,觉得不太可能。

“小酒,你终于来了,快过来坐。”

临齐见状连忙想要起来,拉着温酒在他旁边坐下。

被曾允禾拉了一把,给他使了一个眼色,想到曾允禾说的话。

临齐看了角落的尤醉一眼,又看了一眼温酒,又坐了回去。

只是口头上让她坐下,没有了起身来迎接她的打算。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