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穿书,不要乱下蛊小说(江夜楚慕真)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女配穿书,不要乱下蛊)江夜楚慕真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女配穿书,不要乱下蛊)

古代言情《女配穿书,不要乱下蛊》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刀药笔”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江夜楚慕真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书中对哑山的描述并不多,最重大的变化应该是在女主离开后的一段时间,江湖各组织忽然对其群起而攻之,哑山最终也是逃不过灭亡的命运,不过这些也都不是江夜要在意的事情,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找到已经代替了女主身份,并且失去了现世记忆的江月,然后解开这书中空间的秘密,找到治愈丧尸的办法哑山中的蛊族又细分为两个支脉,巫医传承和毒蛊传承巫医们只制作可以治病救人的蛊,在哑山中的人数要远高于毒蛊一脉,且又因为哑山…

看过很多古代言情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女配穿书,不要乱下蛊》,这是“刀药笔”写的,人物江夜楚慕真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站在另一侧门口的夏溶溶立马就不愿意了,瞪起眼睛来:“我都还没说你们呢,我们三个明明走得好好的,是你们突然冲出来跟狗一样嗷嗷乱吠,不然我们早就到了!”“你们几个好好罚站,不准说话!”江夜身后的屋内传来了毒蛊讲师莫姨的警告声。见到夏溶溶一脸气不过又不敢开口的模样,甘慧故意做了个鬼脸来挑衅。哑山学堂的年轻…

第5章 蛇蛊噬主 试读章节

“竟然能够在江夜的手下活了一年多的时间,这该是怎样的毅力……”

千重白已经走近,蛊奴们的议论声也渐渐停了下来。

他的手上仍有未曾愈合的伤口,就这样伸进了冰冷的水中开始洗衣,眉头都未动一下,仿佛感觉不到疼痛一般。

“都怪江夜,莫云韶和夏溶溶她们,害得我们迟到罚站。”

屋门口,甘慧不爽地咕哝道。

站在另一侧门口的夏溶溶立马就不愿意了,瞪起眼睛来:“我都还没说你们呢,我们三个明明走得好好的,是你们突然冲出来跟狗一样嗷嗷乱吠,不然我们早就到了!”

“你们几个好好罚站,不准说话!”江夜身后的屋内传来了毒蛊讲师莫姨的警告声。

见到夏溶溶一脸气不过又不敢开口的模样,甘慧故意做了个鬼脸来挑衅。

哑山学堂的年轻人不多,学堂的规模也并不是很大,总体只分了两间房子,左边的规模要明显大过右边许多,那里是巫医一脉授课的地方,右边则是毒蛊一脉授课的地方,房子隔音很好,在室内听不到对面在说些什么,但站到了外面来七个人并排着,就只能大眼瞪小眼了。

江夜半靠着墙,垂眸看着自己手里的木盒,那里面是武菲儿准备来今天斗蛊用的蛇蛊。

许是为了让站在外面的她们三个也能听到授课的内容,莫姨特地敞开了半扇门,里面在说些什么,江夜听得很清楚。

“你们所能看到的蛊方中记载的制蛊方法,其实并不难做,只要按照上面所写找齐要用到的所有毒虫,聚置在一处,日日焚香祷告等待蛊成,最后用这种方法所制成的蛊不会相差到哪里去,但制蛊所需的时间是极长的,基本上一年才能养出一只可用的蛊虫来, 没有蛊虫驱使的时候,便可以用毒术来防身,今日我要教你们的是最基本的制毒之术……”

江月的目光不时往右边瞟来,小声说道:“今日毒蛊传承学的是毒术么?”

朱萱儿就站在她的旁边,听到后微微点了点头,曲晓霜眼珠子一转,忽然嗤笑了一声。

正在跟甘慧互相斗着鬼脸的夏溶溶听到后看了过来:“猪头女,你笑什么?”

曲晓霜咬咬牙,昂起了下巴来说道:“我笑你们毒蛊一脉啊,人丁凋零,没有底蕴,小家子气!”

曲晓霜单独拎一个人出来骂还好些,但她屡次贬低毒蛊传承,莫云韶的心中便不舒服了,狠狠地瞪向了她。

“看什么看,”曲晓霜得意地抱起了手臂:“难道我说的有错吗?在我们巫医传承中,讲授医术和人体的,有梁秀前辈,讲授药草的有我娘亲,教我们制蛊的是萱儿的娘亲,传授驱蛊救人之法的是袁雨前辈,而你们毒蛊有什么呢?教毒术的是莫姨,教人体的是莫姨,教毒草的是莫姨,还有制蛊、驱蛊、解药,这些都是莫姨来教,你们那边,连第二个像样的讲师都拿不出来了么?”

“那也比你们好,我们一个莫姨就顶你们四个讲师了!”夏溶溶气愤地说完后,又看向了一旁的江夜。

江夜轻轻打开木盒,一条碧绿的小蛇突然高高跃起,径直朝着她的脖颈咬去。

这一幕将旁边的几人都给吓了一跳,大家都屏住了呼吸,长长的走廊突然安静了下来。

就在大家以为这蛇蛊噬主就要成功了的时候,但见江夜动作迅速地捏住了蛇身七寸的位置。

屋内,有关毒术的讲述忽然停顿了下来,沉寂了片刻后莫姨又开口说话了。

“一般情况下,按照蛊方所养成的蛊,驱使起来也是很容易的,而且基本上不会出现反噬主人的状况,我之前给你们讲过以血养蛊的方法,但也只是告诉你们,有这样一种方法可以在短时间内养出想要的蛊来,当时我嘱咐你们不要轻易去尝试这种方法,稳扎稳打一步一步来,便是因为这种养蛊之法伴随着极大的噬主风险,用血养出来的蛊虫性情会更加凶恶,你们不是习武之人,身体本就娇弱,遇到噬主的情况,很难活下来。”

莫云韶看着江夜,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你用血去养蛊了?”

蛇身紧紧缠绕在江夜的手腕上,仿佛碧绿的玉镯一般。

江夜倒是不像她们这样紧张,平淡地说道:“不清楚,那么除了以血养蛊,还有什么情况会导致蛊虫噬主呢?”

“其他的情况不是现在的我们能够遇到的,如果你没有以血养蛊,而是按照蛊方一步步炼制出来的,除非你不是这条蛇蛊的主人,否则它怎么可能会攻击你。”莫云韶说道。

话音落下的时候,江夜突然感觉出一道炽热的视线,她转眸看去,正对上了江月的眼神。

此刻江月的心情和其他人都不一样,因为“武菲儿”这个名字只在她的记忆中存在过,而就在昨天之前,她还从来没有听人提起过“江夜”二字。

如果这条蛇蛊真正的主人不是江夜,那就是武菲儿么……

看着江月眼中那久久不能平复下来的惊恐,江夜微微偏头:“还没有想起来吗?”

【似乎是被吓到了呢,不如直接告诉她,你就是她的亲姐姐,你们两个人都不属于这个世界。】

“不必心急。”江夜还有些好奇,小月的心中究竟有怎样的愿望,连她这个做姐姐的都不知道。

“她嘀嘀咕咕地说什么呢,”曲晓霜有些后怕地往远离江夜的方向挪了挪,又小声议论道:“她竟然都开始以血养蛊了,太疯狂了,往后还指不定能做出什么事来……”

屋中又传来了莫姨的声音。

“有些人,仗着自己有几分天赋,就瞧不起蛊方中所记录的养蛊方法,一心想着要更快地,养出更厉害的毒蛊来,就是因为有这样急功近利的心理,很多像你们这样年轻的蛊师被自己所养的蛊反噬致死,我奉劝你们一句,你们还年轻,不过是蛊术的初学者,好好把所有的蛊方都研究透了再去想其他的,别做让自己后悔一辈子的事情。”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