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魔头又拽又萌,被哥哥们团宠了(楚流云花南叶)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小魔头又拽又萌,被哥哥们团宠了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小魔头又拽又萌,被哥哥们团宠了)

小说《小魔头又拽又萌,被哥哥们团宠了》,超级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主角是楚流云花南叶,是著名作者“柳叶随风”打造的,故事梗概:一家人默默吃了晚饭,楚流云从怀里掏出信交给李老爷子,老爷子翻来覆去看了几遍,他不认字最后还是楚流云奶声奶气读了一遍原来那个便宜爹上山打猎,因为迷了路又饿又累睡着了,一觉醒来出现在千里之外,莫名其妙参了军,因为从小打猎,身上会点功夫,又阴差阳错救了将军一命,很受将军器重,托朋友给家里报个平安佟翠花喜极而泣,老爷子这次没训她,让二柱扶着去了村长家楚流云信誓旦旦的保证,有绿翡跟着,大哥一定不会出…

古代言情《小魔头又拽又萌,被哥哥们团宠了》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柳叶随风”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楚流云花南叶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大柱背起流云,一溜小跑回了家,梅香看了李二柱一眼,她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用不用去镇上请大夫?”楚流云被放在自己的小房间里,她痛苦的皱着眉,身上一会冰冷,一会滚烫,佟翠花身前放着两个水盆,一盆是热水,一盆是凉水,不停的拧着帕子。“梅香你跟我来,煎副汤药给她喝,睡一觉就好了。”小黑当时就感觉不对,…

第十章 流云病了 试读章节

梅香跟着李家人,到现在她还有些懵,自己真的被流云买了?

楚流云的脸由红转白,身子摇晃了一下。

“小妹怎么了?可是病了?还是头疼?”

李大柱扶住楚流云,刚才的小妹眼神冷冽,隐隐透着几分戾气,让他有些害怕,现在的小妹才是他熟悉的,楚流云身子发抖,嘴唇都白了。

“背她回家,流云怕是被吓到了。”李金山对楚流云今天的表现十分满意,不愧是山神的徒弟,有勇有谋。

大柱背起流云,一溜小跑回了家,梅香看了李二柱一眼,她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

“用不用去镇上请大夫?”

楚流云被放在自己的小房间里,她痛苦的皱着眉,身上一会冰冷,一会滚烫,佟翠花身前放着两个水盆,一盆是热水,一盆是凉水,不停的拧着帕子。

“梅香你跟我来,煎副汤药给她喝,睡一觉就好了。”

小黑当时就感觉不对,流云平日胆子极小,今天突然发飙,也许是体内的灵丹作祟。

“你……你说什么?”

梅香被吓了一跳,流云养的小黑狗,怎么也会说话了?

“我去煎药,二柱,你和梅香讲一讲小黑和绿翡的事。”

佟翠花又绞了一条帕子放在楚流云的额头上,梅香浑身是伤,好像感觉不到疼痛,这孩子想必没少受虐待。

她也不知道爹打的什么主意,她在厨房做饭,小黑跑回来一头钻进老爷子的房间,一人一狗说了半天,老爷子突然叫她去给二柱买媳妇。

那是二两银子,家里从来没有这么多钱,没想到就买了一个黄皮拉瘦的小姑娘,不过爹的话她不敢反驳,更何况这些银子是小黑和绿翡赚来的。

佟翠花看了小黑一眼,这是山神爷爷派来的灵兽,不只会说话,还会看病。

她跟着小黑去煎药,里屋三柱又开始咳嗽,李金山过去照顾,梅香怯怯的看向李二柱,李二柱挠了挠头。

“那个……想必你知道绿翡会说话的事,其实……小黑也会说。”

“二柱哥,它们是妖怪吗?吃不吃人?”

梅香靠在墙上瑟瑟发抖,平日她来玩,小黑不理她,至于绿翡,不过是一只可爱的鸟。

“我是一只鸟,怎会吃人?你们呀,就是头发长见识短,鸟说话有什么奇怪?我还会唱歌呢。”

绿翡跳到桌子上,冲着梅香晃了晃小脑袋。

“二柱,你与梅香说说这件事,我照顾流云,若是小黑拿的药不好使,咱们带小妹去镇上。”

李二柱带着梅香走了,绿翡是个爱凑热闹的,怕二柱说不清楚,也跟着飞了出去,李大柱叹了口气,为流云盖好被,不停的更换帕子。

楚流云直到喝了药才安稳下来,昏睡过去,梅香一脸热切的看着她,她就知道,流云不简单,原来她是山神的徒弟!

梅香伸出小手,摸了摸绿翡的脑袋,难怪这只鸟看着喜欢,这是山神派来的灵兽,至于小黑,还是躲着些好,小黑一向瞧不起她。

楚流云睡了三天三夜,小黑跳上炕,小爪子搭在她的手腕上帮着诊脉,不停的更改药方,有些药还是它亲自去山上挖的,爪子到现在还疼。

若不是它拦着,大柱说什么都要背流云去镇上,它知道小丫头没事,是身体里的封印松动,灵丹外溢,难怪它和绿翡修为增高。

家里的银子花光了,李家没有地,自然要靠山吃山,看着一家人可怜巴巴的眼神,小黑不得不翻了个白眼,带着大柱、二柱上山了。

梅香可能是被打出来了,倒也皮实,第二天就活蹦乱跳帮着佟翠花烧火做饭,李金山暗中观察了几次,梅香是个好孩子,虽然现在骨瘦如柴,皮肤蜡黄,养一养就好了。

“南叶哥哥——”

楚流云泪流满面,茫然的睁开眼睛,看着破旧的棚顶,这是哪儿?南叶是谁?自己为什么要哭?

“主人醒啦!吓死本鸟了,你若再不好,李大柱就要疯了。”

绿翡扑扇着翅膀飞过来,这三天它磨碎了嘴皮子,才拦住李家人,夜里小黑守着,它去山上倒腾了不少灵果,喂给楚流云吃。

“你是?”

楚流云虚弱靠在墙上,这只鸟真漂亮,身上的羽毛翠绿翠绿的,头上还长着冠羽。

“听说你从山上捡到的时候就失忆了,该不是又把这段时间的事忘了吧?我是跟着你修行的绿翡呀,小黑去山上打猎了,一会就回来。”

绿翡落到小主人的腿上,楚流云皱着眉,她感觉有纷杂的记忆在脑海里打架,她叫楚流云,今年六岁,娘说她将来是天下第一美人……小黑?她记忆中的小黑是条狐狸。

“南叶哥哥去哪了?”

楚流云揉着脑袋。

“哪有南叶哥哥?你的哥哥是大柱、二柱,还有三柱,主人,您别吓唬绿翡,我这就叫小黑回来!”

绿翡张开翅膀,就要从窗口飞出去,楚流云一把拉住它,眼神渐渐清明。

“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可能有些糊涂了,我想起来了,我是李家的童养媳,是大哥和二哥从山上捡的,你和小黑是跟着我修行的灵兽,但是我什么都不会。”

楚流云的眼睛黑亮黑亮的,她轻轻摸了摸绿翡漂亮的羽毛。

“吓死本鸟了,这才是我的小主人,这几天你喝的药都是小黑开的方子,真没想到,臭狐狸还有些本事。”

“狐狸?”

绿翡用翅膀捂住嘴,小黑最讨厌别人说它是狗,说它是狐狸也不行,那家伙一肚子坏水,脾气还不好。

“绿翡,刚才我说的那些话不要学给小黑听好吗?我只是睡糊涂了,我怕再喝那些苦苦的汤药,你能不能答应我?”

楚流云眯起眼睛,嘴角带着一抹冷笑,这只黑狐狸她有印象,小黑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自然不会说,小黑的臭脾气大家都知道,看你喝了三天汤药,我都替你苦,还是我好,从山上寻了灵果,一点点喂你——”

绿翡捂住嘴,也不知小主人嫌不嫌弃,灵果是它用嘴喂给小主人的。

“你醒了?流云醒了!娘,爷爷,流云醒了!”

梅香端着一碗白米粥走进来,见流云坐起来,脸色还是有些苍白,但一双眼睛比天上的星星还亮,忍不住开心的嚷起来。

楚流云愣了一下,这娘比她叫的还要亲。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