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万人迷宿主一心做任务(云烟铃音谷的叶玄)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快穿,万人迷宿主一心做任务)快穿,万人迷宿主一心做任务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快穿,万人迷宿主一心做任务)

《快穿,万人迷宿主一心做任务》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云烟铃音谷的叶玄是作者“铃音谷的叶玄”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梅儿,你就躲在这里,看上一眼,我们就走好吗?”纳兰若容偷偷将云烟带进四贝勒府,她之前满眼期待地想要看一眼姐姐大婚之日的样子,他如何舍得让心爱的女子伤心呢云烟眨了眨眼睛,表示知道了“容若哥哥,你一会就过来啊,我一个人害怕”,云烟轻轻地抱了抱纳兰若容,颤抖的身躯彰显着她此刻的心情纳兰容若有些心疼着抱着女子,她眼中的慌张是那么明显,期盼是那么明显嫡姐大婚,竟无人通知妹妹,她只能委托他来看一眼…

主角是云烟铃音谷的叶玄的古代言情小说《快穿,万人迷宿主一心做任务》,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古代言情,作者“铃音谷的叶玄”所著,主要讲述的是:长久的相处,纳兰容若又岂会看不懂云烟眼底的淡漠,他低下的脸上清浅一笑,有些凄冷,烟儿,虽不知因何如此,只愿你余生欢喜便好。庄子上。“宿主,纳兰容若请求圣旨赐婚了”,团子汇报了最新的情况。云烟清冷的脸上很是平静,倒是有些超出计划了,无妨,御赐的婚约也是可以改变的…

第5章 听闻御旨 试读章节

“谢皇上”,纳兰容若将头重重地磕在了地上,激动难以言喻。

其实他都知道,烟儿的眼底深处总是有着深深的忧愁,仿佛跨越了几百年,浓厚地让他心疼。

不喜欢他便不喜欢吧,他愿意同她逢场作戏,只为博她一笑。

清朝著名的才子,历史、地理、天文、历算、佛学、音乐、文学,皆可见博学之一斑,慧极必伤也是一种对他的折磨。

长久的相处,纳兰容若又岂会看不懂云烟眼底的淡漠,他低下的脸上清浅一笑,有些凄冷,烟儿,虽不知因何如此,只愿你余生欢喜便好。

庄子上。

“宿主,纳兰容若请求圣旨赐婚了”,团子汇报了最新的情况。

云烟清冷的脸上很是平静,倒是有些超出计划了,无妨,御赐的婚约也是可以改变的。哪个世界来着,她的婚约换了十次,哦,反正最后一个也没有嫁成。

“宿主,昨晚胤禛和乌拉那拉柔菱同房了”,团子连忙将另一份数据调了出来。

云烟微微一笑,绝美的脸上满是明了,男人,最重要的是权力。江山,美人,自然是懂得轻重的,更何况是鼎鼎有名的雍正呢。

嗯?她突然觉得爱而不得真是太简单了呢,怎么办呢?

云烟轻喃讥笑的声音传入团子的脑海,让它害怕地抖了抖。

看来计划要变一变了,四贝勒府不大香甜可口了呢。

至于月光下跳的舞,啧,免费赠送给这位四贝勒吧。

此时庄子里的管事走了过来,面色有些微红,“格格,四贝勒府来人了,说四福晋思念幼妹,着您前往小住几日。”

云烟一双清润的眸子微微眨了眨,近水楼台先得月,这位四贝勒倒是机智,可是她可不想被戏耍呢。

“劳烦管事了,这便出发吧”,云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缓缓地走了,剪秋紧随其后,院子里空余一抹残香。

管事有些眼神迷茫,竟是忘记纳兰容若的嘱托,阻止云烟离开了。

此刻,胤禛正在书房里练字,或许是心境不稳,写出的字有些失了水准。

“主子,格格在正堂候着了”,苏培盛轻声说了一句。

“嗯,把她安置在清云院吧”,胤禛手顿了一下,却没有起身的意思。

苏培盛陪伴胤禛多年,自然揣摩出了他的想法,贝勒爷一向内敛,想必是想再等一等。

云烟来到四贝勒府的第一天,所有人都听说了这件事,包括完全不知情的福晋乌拉那拉柔菱和侧福晋乌拉那拉雨彤。

柔菱对此事不甚在意,只是疑惑为何宜修突然回来了。而乌拉那拉雨彤就不一样了,她有着满腔的怨恨无处发泄,自然是要去找这个好妹妹出气的。

云烟一身青衣坐在窗边,清透淡漠的眼眸半闭,似乎像极了飘飘远去的蒲公英,轻盈飘渺。

乌拉那拉雨彤一进院子就看到了这一幕,睁大了眼睛,她的脸,她的脸!

“乌拉那拉宜修,你居然欺骗阿玛,欺骗我”,乌拉那拉雨彤一脸怒火地推开房门,气势汹汹地走了进来,一巴掌想要扇到云烟的脸上,打烂这张赛若西子的脸庞。

云烟眼神一凛,真是有些惹怒她了呢。云烟轻轻侧身一躲,“剪秋,去请四贝勒前来。”

“是,格格”,剪秋快速地绕过众人,向院外跑去。

“快,快,把她给我抓住”,乌拉那拉雨彤有些惊慌,让四爷知道就不好了,她可不想因为这件事破坏她在四爷心中的形象。

婢女们慌忙朝着剪秋跑去,却因为隔了一段距离,还是让剪秋跑掉了。

“废物,废物”,乌拉那拉雨彤一巴掌打在了身旁婢女的脸上。

整个院子的仆从都跪了下来,一时间场面有些凝固了。

“姐姐,不如现在离去为好”,云烟微微一笑,无聊啊,怎么三年了还是如此呢。

“你,你,你怎么回来的,阿玛可没让你现在就回来,你竟然敢违抗阿玛的命令”,乌拉那拉雨彤看着云烟的脸蛋,恨不得一下子划上去。

“姐姐说笑了,自然是回来成亲的”,云烟话语模糊不清,让乌拉那拉雨彤有些惊慌,此刻她身在府中,莫不是要嫁给四爷,不,不,不可能的。

“姐姐不要惊慌,妹妹此次回来是嫁给纳兰明珠的长子,纳兰容若,现在想必容若哥哥已经去府上提亲了”,云烟低头浅笑,微微羞涩的样子越发动人。

此刻赶来的胤禛刚好听到这句话,眼神一凛,微微握紧了拳。

“四贝勒安”,一院子的太监奴婢看见四爷走了进来,慌忙请安。

“四爷”,乌拉那拉雨彤嫉妒的面庞一下子变得娇媚起来,却不知胤禛早已看见她那副蛇蝎的模样了。

“四贝勒安”,云烟淡漠地行礼,一双眸子没有任何表情。

胤禛大步走了过来,站在了云烟的面前,“起身吧。”

云烟看着眼前的一张大手,未将柔荑放入其中,缓缓地站了起来。

“多谢四贝勒,看来四贝勒所言想必有误,奴才归来还未见过阿玛,想必也该走了。”

(满族人自称奴才,汉人可称为臣,一般来说,清朝是为了让汉人以做清朝的奴才为荣,大臣若能称为奴才反而证明地位高。)

云烟的眼睛直视着胤禛的眼睛,神情陌生,并没有想要交谈之意。

胤禛收回了手,站在云烟的对面没有说话,只是直直地注视着她。

“哎呦,格格,福晋记挂着您呢,您先住下来吧”,苏培盛连忙在一旁出声,这可真是,主子啊,您快点说两句吧。

“无妨,姐姐若想见,归宁之日自是可以相见,奴才还是不在四贝勒府上叨扰了。”

云烟一双眸子始终未曾多停留在胤禛的脸上,胤禛放在后背的手微微握紧,神色变暗。

“来人,将侧福晋禁足”,胤禛直视着云烟的眼睛说出了这句话。

“如此,宜修格格可还满意。”

“四爷,四爷,妾身冤枉啊”,乌拉那拉雨彤被一众奴才拉了下去,徒留残音。

云烟面色平静,并无动容,胤禛深邃的眼神却还在看着她。

“四爷莫不是以为奴才因为此事生气,四爷或许会错意了,奴才从来不会因为不相干的人生气,奴才确实该回府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天前
下一篇 2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