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的复仇逃妻(夏程欢薄祁)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首席的复仇逃妻)夏程欢薄祁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首席的复仇逃妻)

《首席的复仇逃妻》中的人物夏程欢薄祁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霸道总裁小说,“夏程欢”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首席的复仇逃妻》内容概括:几天的时间,没有一个人出现在她的面前,包括最喜欢看她笑话的苏靖整个世界,就好像是剩下她一个人她甚至在想,这样也好,她将身体养好了,才有更足的底气,跟薄祁周旋终究,这是奢望,夏应成的出现,打破了所有的平静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夏应成,夏程欢所想的只是外面的看守,为什么会让他进来“欢欢,求求你救救我”几日不见,夏应成狼狈不堪,西装还是他往日惯穿的名牌,不同在于多了许多褶皱穿在身上的衣服都可以…

长篇霸道总裁小说《首席的复仇逃妻》,男女主角夏程欢薄祁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夏程欢”所著,主要讲述的是:流血了!耳边,车鸣声不断,她眼前却有些发昏。自尊驱使着她向前,别在这个地方丢人现眼。不知道走了多久,她隐约记得很热闹,车鸣不断,最后她还被人骂找死什么的,最后的最后?没有印象了。再一次醒来,第一个感觉就是…

第18章 摆低姿态 试读章节

痛会传染,会扩散,会要了她的命。
夏程欢踉跄来一下,差点摔倒,腿痒痒的,她摸了摸,黏腻的厉害。
抬起手一看。
鲜血独有的红,刺痛她的眼。
流血了!
耳边,车鸣声不断,她眼前却有些发昏。
自尊驱使着她向前,别在这个地方丢人现眼。
不知道走了多久,她隐约记得很热闹,车鸣不断,最后她还被人骂找死什么的,最后的最后?
没有印象了。
再一次醒来,第一个感觉就是。
很吵。
不同的声音不断的说话。
这些人的语气都不相同,有人同情,有人笑话,更多的还是当做闲聊。
说的最多的一个就是,真可怜,老公都不来看。
最后知道是说她。
还有在说她可怜的,流产又血崩,这以后要怀孩子可就不容易了呢。
夏程欢心底一跳,下意识的将手放在肚子上,眼泪簌簌落下。
难道以后就真的不会有孩子了吗?她的心里头一阵绝望。
全世界都知道她是个没有人爱的女人,老公不喜欢,加入豪门又怎么样,到头来只是笑话。
成为笑话的还有另一个人。
此刻在她的病床前面走来走去,显得焦躁不安的夏应成。
从进门的那一刻起,便一直在说夏氏遇到大麻烦,对于她如此虚弱的躺在病床上不多询问一句。
夏程欢看着手指上的婚戒。
说来也奇怪,他不要她,不要这一段婚姻,戒指却一直在她的手指上。
璀璨的钻戒,在洁白的病房内,却如蒙尘的珍珠,没有了往日的夺目。
她为何没有想到要将这个东西还回去?
思绪仿佛回到收下戒指的那一刻,连她自己都在怀疑自己是否可以到到那么多的幸福。
他的笑如他的人一样,内敛而深沉,却如敲门石,准确无误的击中她的心房,从此再无法做到纯粹。
就连母亲的东西都想要放弃。
可如今却只剩下母亲留给她的那个项目,夏氏会不会毁掉,她不关心,若是可以,她更想毁掉夏氏。
“欢欢,去找薄祁,道歉也好,求饶也好,保下夏氏,我已经将你母亲的计划书等一切资料都给你带来了。”
这是父亲的服软,也在告诉她,夏氏到了毁灭的时刻,端看她如何做了。
对于夏应成而言,救下夏氏不容易,对薄祁,却只需要一句话。
她不在意夏氏,却不能不在意母亲的东西,她央求护士给她打止痛针。
“小姐,这不是闹着玩的,你以为针可以乱打。”
“我要出去。”
护士对她如此不爱惜自己的身子十分生气。
夏程欢反倒因为护士的生气而露出微笑:“谢谢你。”
输了液,不再疼的难以忍受,便拖着虚弱的身子,再一次来到薄氏。
如同那一日她被人拦在外面:“夏小姐,很是抱歉,今日总裁的预约已经满了。”
她又不是普通人,自然知道所谓的预约满了,只是一种借口。
不愿意见她的借口罢了。
薄祁要对付夏氏的想法是那么坚定,做法更是残酷,一击即中,绝对不给猎物有回神的机会。
夏应成不是薄祁的对手。
夏程欢也不是。
但她倔强,不服输,所以她来了。
“告诉你们总裁,今日我一定要见到他。”
放低姿态没有作用的话,那又何必将自己的自尊送上去让人踩在脚下玩?
态度摆在这!
震撼到的不光是前台,就是薄祁的助手都赶忙下来,好言相劝:“夏小姐,总裁真的没有空。”
“我不是来找不痛快的,薄总是个生意人,我当然是来谈生意的。”
谈生意?
真是稀罕事,一个下堂妇这样堂而皇之的在公司的前台闹,是为了和自己的前夫谈生意?
不少人都在窃窃私语,有人甚至说她被抛弃,脑袋出现问题。
夏程欢却笑了,无所畏惧的站在那。
张助理的视线落在她的手上,瘦的青筋暴露的手,透出不健康的白,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裙摆。
原本灵动而璀璨的眸子,如同被乌云遮盖的星辰,暗淡无光。
只是几天时间而已,这个女人消瘦的不成样子。
谁会心疼?
张助理心底涌出一丝恻隐之心,脱口而出:“我帮你再问问总裁。”
“谢谢。”夏程欢答的很快生怕他又后悔。
等待是件磨人心智的事情。
一直到张助理来请她上去,她的身子都处于紧绷状态。
看来磨人心智的事情还包括了打压。
她开始变得卑微起来,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就已经卑微了。
这么再一次的求见,已经拉远了她和薄祁之间的距离,他们两人,终究一个高高在上,另一个被打入尘埃。
夏程欢不承认自己如此卑微,昂首挺胸的走到总裁办公室。
苏靖不在。
她松口气,随后又觉得自己好悲哀。
“有事?”清冷而疏远的声音,已经代替了曾经的温柔,她听着依旧不习惯。
“关于夏氏……”
“我不打算留夏氏。”一句话切断了她的所有后路,毫不留情,丝毫没有让她继续说下去的打算。
夏程欢手握紧了拳头:“不,你听我说,我母亲留下了一个项目,很有赚头。”
对她而言,母亲最重要。
若是项目到了薄祁的手中可以存活,她愿意退一步。
“项目?”薄祁盯着她。
眼神冰冷,充满审视。
这个男人果然是个浑身铜臭的商人,顷刻之间,便可以将一个不再放在心上的妻子看成投资对象。
夏程欢承受他的审视,替上项目的设计方案。
心却高高的被吊起,是生是死全看他的一句话。
看了半响,夏程欢心底渐渐生出希望。
以薄祁的实力,只要点了头,她和夏氏都有救,只要他点一点头。
放在桌上的电话在此刻响起。
夏程欢眉头一皱,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手机屏幕。
苏靖。
这女人可真够厉害的,总能够在最恰当的时候出现,这是有千里眼的吗?
夏程欢握紧了双手,强行压下心底的不满。
“喂。”接电话的语气暖了几分。
差别的对待,她所得到的只有冰冷,换成是苏靖,隔着电话都是温柔的。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09:43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09: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