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的复仇逃妻(夏程欢薄祁)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夏程欢薄祁)首席的复仇逃妻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首席的复仇逃妻)

热门小说《首席的复仇逃妻》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夏程欢薄祁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夏程欢”,喜欢霸道总裁文的网友闭眼入:夏氏破产,夏氏父女成为老赖的事情,还是被大肆报道起来说得难听的比比皆是,一时间,夏程欢成为了一个垃圾的代名词,老赖,陷害,伤害他人,抢夺别人的丈夫这种舆论让医院的护士都对她避而远之从外头散步回来,掀开被子想要躺一下,却见一条手腕大的蛇,吐着信子,滑下病床“啊——”凄惨的叫声让整栋楼都为之一震医生护士们纷纷跑来,病房里一度混乱起来这件事情,引起了不小的动静,苏靖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了,一看…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夏程欢”创作的《首席的复仇逃妻》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似乎在嘲讽她一直惺惺作态的。接下来的问题更是尖锐,丝毫不客气。等着她挤出人群的时候,后背上已经是被汗水打湿。“夏小姐?”护着的保安迟疑的问,“现在您去哪里,需要给您叫车吗?”外边没人等着,也没人帮忙…

第5章 意外碰上 试读章节

那些声音在她耳边快炸了。
炸的耳朵都在发疼,夏程欢捂着耳朵,身体颤抖,喊道:“闭嘴!”
本来嘈杂的地方,才稍微的安静了几分。
可安静不过几秒钟。
那些人似乎是了然的样子看着她,蔑视又嘲讽。
似乎在嘲讽她一直惺惺作态的。
接下来的问题更是尖锐,丝毫不客气。
等着她挤出人群的时候,后背上已经是被汗水打湿。
“夏小姐?”
护着的保安迟疑的问,“现在您去哪里,需要给您叫车吗?”
外边没人等着,也没人帮忙。
从头到尾就不见薄祁的人。
“我自己打车。”
夏程欢说。
手心已经被掐的红肿了,眼泪硬是逼着没出来。
微微的仰头,整理好衣服,才伸手招了一辆计程车。
保安的眼神很复杂,到最后才说了句,“也许是薄先生有事抽不开身呢。”
夏程欢开车门的手顿了顿,自嘲的笑了笑。
“是吧,也许呢。”
说完就上车了。
后边的记者都追过来,但是恰好晚了一步,全被隔在了车门外边。
“小姐,去哪里……哎,怎么就哭了呢?”
“怎么回事啊,外边那帮人是干什么的啊,哎哎哎,别哭先别哭。”
司机大叔回头一看慌了,车子停在了路边上。
夏程欢身体蜷缩,咬着下唇没发出任何的声音。
但是因为压抑的厉害,身体也跟着颤抖的厉害。
眼泪止不住的下落。
刚才对着保安的话没说完。
哪里会是没空呢,一整天的时间都没见到薄祁,更何况这家医院本来就是薄家的产业,若是真有点什么消息的话,薄祁怎么会不知情呢。
那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他故意的。
原先一点小伤痛,他就紧张兮兮的,像是得了绝症一样。
可是现在……
“没事。”
哽咽的厉害,她深呼了口气,才情绪稳定了些。
拿着纸胡乱的擦了一把脸,仰头对着司机笑了笑,报了个地名。
去薄祁在的公司,既然他不想见自己,那就亲自去找他。
“可姑娘你看你现在这样子,要不先回家休息吧,就算是讨要薪水,也不如等着身体好了再去。”
司机大叔还在担忧的说。
讨要薪水。
被司机大叔说的,夏程欢哭笑不得的。
拿起镜子来看,才知道现在自己的样子。
脸瘦了一圈,下巴看着更加的尖了,脸色苍白的没有血色,但是眼圈却红肿的像是核桃。
对着镜子做了个鬼脸,看着更是凄惨了。
“去那边吧,办完事情就好了。”
夏程欢吸了吸鼻子,跟司机说。
一直以来,她觉得自己坚强无比,用无形的盾牌把自己给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无坚不摧。
可却没想到,早就在不知不觉的,那层铠甲被融化了。
情根深种,种的是她不知情的时候。
车子停在了公司门口。
好在她包里还带着基础的化妆的东西,刚才扑了厚厚的粉底,看起来才没那么的糟糕。
在司机怜悯的注视下,才打开门出去。
进去的时候,前台小姐都是用那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她。
“夏小姐,您是要找总裁?”
“嗯。”
前台小姐似乎在斟酌,斟酌了好一会儿才说道:“要不我给您问问,总裁现在似乎在开会。”
这小心翼翼的试探和疏离,像是最后的稻草,几乎要把她给压垮了。
原先来这边,她从来都是直接上去的。
人人都知道她的身份,人人都歆羡这个婚姻。
可如今,来自家公司,还需要预约。
周围路过的员工,视线也都是若有若无的落过来。
全都是打量和好奇。
“好,那就帮我问问,谢谢。”
夏程欢刻意的忽略掉周围的视线,可是依旧不是多么的舒服。
情绪很糟糕。
所有的情绪都像是绷紧的一条线,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轰然的炸开了。
电话打过去,不知道那边说了些什么,前台小姐的脸色不算是很对劲。
挂断电话,满是歉意的说:“夏小姐,要不您换个时间来?”
“薄总现在正在忙呢,好像开会得需要很长时间。”
再委婉,她也听的出来其中的意思。
脊梁骨挺的很直,不肯放下自己最后的尊严。
“那我再等等,等到他有空为止。”
可话音才落,那边就传来熟悉的声音。
“从这边上去吗?”
熟悉到化成灰都认识。
很轻柔,带着江南那边独特的软蠕。
回头一看,果然是苏婧。
苏婧身边围着好几个献殷勤的人,有几个还是薄氏的高管。
“是从这个电梯上去吗?”苏婧的声音依旧是温柔缓和的,指着那边直通上边的电梯。
旁边的人堆满了笑容。
“是是是,薄总可是交代了,您要是上去的话,都不用通知,直接上去就行。”
“不认路的话,这边多的是人带着您上去呢,完全不用担心这个问题。”
“咳咳!”
前台小姐脸色有些难看,使劲咳嗽了几声。
那边才注意到。
“夏姐姐?”
苏婧惊愕的叫道,脸上的表情无懈可击,还是无害的样子。
似乎从头到尾,她都是那干干净净的像是白纸一样的存在。
夏程欢就站在这边,说不上来什么感觉。
哪怕是一盆冷水泼在她的头上,也不过就是这样的感觉了。
哪有什么开会不开会的。
从最开始她就应该知道,这只是薄祁单纯的不想见到自己而已。
“嗯,恢复的不错,苏小姐。”
夏程欢同样平静的回答。
只是手心被掐的疼痛到麻木了。
多么嘲讽。
千算万算,唯独没算到小绵羊实质上才是最黑心的一个。
苏婧没别的反应,倒是她旁边的人,一个紧张过一个,不自觉的站在她的面前,像是护着的姿态。
“夏姐姐,你也是要上去吗?”
苏婧说。
依旧还是原先那亲昵的称呼。
可现在听起来,却是格外的恶心。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3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