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屠户家的大小姐赵安然顾叔锦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赵安然顾叔锦)赵安然顾叔锦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重生之屠户家的大小姐)

热门小说《重生之屠户家的大小姐》是作者“甜水番茄”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赵安然顾叔锦,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之前的剧情就像是走马观花一般,可这次的进展却慢的可以躺在床上许久的赵安然仿佛肢体被禁锢一般,瘫了许久都没见到后续的发展,不由有些待不住不同于她无聊的闺房生活,在现代,她可是个现充,怎么能把时间浪费在发呆?于是她很努力的摆动四肢,试图加快情节发展努力着努力着,赵安然惊喜的发现自己居然能看见了!熟悉的马赛克视角,但不一会儿,她眼前的景色竟然变得清晰起来一个红衣少女正在她身上摸来摸去,似乎是在给…

长篇古代言情小说《重生之屠户家的大小姐》,男女主角赵安然顾叔锦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甜水番茄”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天色还未亮,芍药便去灶房烧了水,一来要给她家姑娘擦洗,二来也供顾家人早起使用。芍药刚刚添完柴火,走进屋子就听到了姑娘的呼喊,立刻开了门,又担心夜间风凉,冻着她家姑娘,赶紧闭了门,这才快步走向床边。“姑娘……”看着已经睁开了眼的赵安然,芍药声音里都带了一丝哭腔。借着芍药端来的蜡烛,赵安然眼前总算有了些…

第6章 清醒 试读章节

赵安然再次醒来,是一片漆黑,让她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瞎了。

睡了很久,本因身体僵硬,喉咙发干,可当赵安然撑起身子后,却全然没有这种感觉。

这全都多亏了芍药体贴的按摩、翻身,和徐嬷嬷定时定点的喂水、喂粥行为。

“芍、芍药?”

听着自己突然变年轻的声音,赵安然还是有些不适应,自己这个时候才十五岁啊,这种阅经千帆,归来仍是少年的设定,还真……不赖。

天色还未亮,芍药便去灶房烧了水,一来要给她家姑娘擦洗,二来也供顾家人早起使用。

芍药刚刚添完柴火,走进屋子就听到了姑娘的呼喊,立刻开了门,又担心夜间风凉,冻着她家姑娘,赶紧闭了门,这才快步走向床边。

“姑娘……”

看着已经睁开了眼的赵安然,芍药声音里都带了一丝哭腔。

借着芍药端来的蜡烛,赵安然眼前总算有了些光亮。

“莫哭。”

赵安然本来还有些不适宜,可看了芍药不过短短几日就瘦了一圈,便只顾得上心疼,再也没其他杂念了。

“我睡了多久?芍药怎么瘦了这么多?”

赵安然靠在床边,心疼的摸着芍药消瘦的小脸。

芍药看自家姑娘一如往常的温柔体恤,心下又感心酸。

“哪里就瘦了,这是天不亮,姑娘看差了罢。”

赵安然也不与她争辩,只问她们如今是什么情况。

芍药一五一十从赵安然病了后开始讲起。

原她家姑娘病后在京城也是请了无数名医,可都药石无用,最后还是托了本家的关系,请宫里的御医来看,御医看过后便嘱咐赵大人,也就是赵安然她爹准备后事。

在大梁,未出嫁的女儿早逝,是不可以入族谱的,赵爹心疼长女自幼便失去了亲娘,如今自己过身后也没个香火,便想着将她早早找个人嫁出去,也算有了托付。

其实,在大梁,配阴婚的也不少,若是赵爹愿意,给她配个官家早逝的小少爷也未尝不可。

可一来,即是早逝的少爷,便不可能留有香火,若是家族兴旺,许能得几代香火,但若不得事,怕是侄孙那辈便不会把他们夫妻记在心里。倒不如找个家境一般的,花银子让她占了人家正妻、嫡妻的名头,只要这家香火不断,便得世世代代供着她。

这二来,也是赵爹不愿意放弃最后一点希望,心里盼着成亲冲喜或许能让女儿的病情有所好转。

本来赵爹计划的好,是该自己为女儿细细寻摸个婆家的,再不济,也就是把此事托付给自己的继妻袁氏,可谁能料到秋围后竟出了这等骇人听闻的大案。

长女固然可怜,但袁氏的一双儿女也是赵爹的骨肉,赵爹只能把女儿出嫁之事托了族弟,自己则迅速与袁氏合离,孤身下了大狱。

芍药心思细腻,说话委婉,但赵安然曾以幼弟赵子煜的视角看过所有的情节,所以从芍药的只言片语中也能拼凑出个大概来。

按照时间算起来,如今圣上还未进行最终的判决,故芍药知道的也不多,只是一直在宽慰她家姑娘,赵大人吉人天相,必定不会有事的。

至于顾家,芍药所说的要详细的多。

“顾家的人口不算复杂,徐嬷嬷和范嬷嬷这几日打点的也好,姑娘且宽心养病。”

芍药担心自家姑娘一醒来就遭逢巨变,会影响病情,于是话里话外都是挑好的说。

只说顾家节俭,却半分不提家贫,说顾家夫人待儿媳和善,却不曾提林氏在小山村的泼妇之名。

赵安然一一记下,与自己所知道的仔细对比。

“徐嬷嬷他们呢?”徐嬷嬷是赵安然的乳娘,也曾是她母亲的贴身侍婢,与赵安然向来是亲厚的。

“徐嬷嬷和范嬷嬷去县里买药去了。”

顾家院子小,这几日徐嬷嬷和范嬷嬷是交替着和芍药一同照顾赵安然的,偏巧昨日刚换了药方,徐嬷嬷和范嬷嬷便去拿药了。

“嗯。”赵安然感觉自己身体已经好了,但她毕竟不是大夫,也不敢妄下定论。

“姑娘,可要用朝食?”芍药看看天色,虽然还早,但终归也过了寅时,用些朝食也不怕积食。

“好,端些清淡的来吧。”

芍药不说还好,这一说赵安然便觉得自己腹中空空,像是饿了很久的样子。

“哎,姑娘先用些果子,奴婢这就去煮粥。”

在芍药小时候,曾听老人说过,生病时,只要还能吃的下东西,便不会有大事。

所以听到自家姑娘想吃东西,她高兴还来不及。

芍药是个心细聪明的,但她的手并不巧,烹膳、女红做的与薄荷不相上下。

徐嬷嬷与范嬷嬷自小被教导的也不是这些,这几日的好酒好菜基本都是从外边买来的。

好在灶房里有徐嬷嬷备下的银耳,煲个粥,芍药还是会的。

芍药走到灶房的时候,张氏也已经起来在灶房忙活了。

“芍药姑娘。”

张氏来灶房的时候就看到了正在烧着的热水,自从弟妹入门后,她们灶房十二时辰热水不断的。

张氏很是有些心疼家里的柴火,但这些柴火大多都是薄荷捡来的,又或者是范、徐二位嬷嬷雇村中的小孩买来的,连娘都没法说半个不是来。

且三房又是个大方的,有了什么好东西都不忘捎带她们,还时不时给自家两个小的喂些糖果点心,张氏对此只有感激的,所以对她们也十分客气。

“大少夫人。”芍药盈盈行了一礼。

顾家人待她们客气,但芍药也是个知礼的。

姑娘已出嫁,严格来说,顾家便是她们的主子,徐、范嬷嬷舍得银两是为了姑娘的颜面,是情分,而她们知道主仆有别,敬着顾家人,则是本分。

看到芍药卷起衣袖,打开了徐嬷嬷她们采买回来的一个小袋子,张氏热心的问道:“可要帮忙?”

芍药四人来顾家的表现很好,待人尊敬又知礼,甚至还要伺候爹娘起夜,林氏半夜一开门,看着门边的薄荷,吓得直接憋回了屋子,她们这才作罢。

可是如此细心周到的四人,却极少沾染灶房和洗衣的活计。

张氏便以为芍药对灶台上的活计不熟,便热心来帮忙。

“回大少夫人的话,我家少夫人刚醒,今日朝食让奴婢来做吧。”

芍药虽然细心周到,但毕竟年纪尚小,也是得了范嬷嬷的提点,说顾家没有每一房的小厨房,所以她家姑娘吃什么便得同样给顾家其他人做什么,这样才挑不出错处。

“三弟妹醒啦?”张氏有些惊喜,“三弟、爹娘知道了吗?”

“天色尚早,少夫人不忍心打扰老爷夫人休息,便嘱咐奴婢早膳再告诉大家这件喜事。”如此的套话,芍药练的滚瓜烂熟,都不需要赵安然特意嘱咐,就能答得妥帖。

“那就好。”张氏再一次在心底感慨赵家的规矩和教养,手里也没停止忙活,开始帮芍药烧火。

芍药赶忙阻止。

“大少夫人歇着便好,可别折煞奴婢了。”

之前芍药同赵安然说的顾家人极好相处也不全是宽慰她,顾家人待她们极其客气,徐、范两位嬷嬷在村里打听,顾家人对着她们家姑娘也是只有夸的,论家风来说,是极好的人家了。

“我们村子里的,哪有那么多规矩,你若是叫我待着别动,我才难受呢。”

张氏一边说着手上的动作也不停,大有一副你也奈何不得我无赖,芍药见此便没有再劝。

范嬷嬷说了,礼数要尽到,但若顾家人不自在、拒绝了,她们也不可扒着献殷勤,没得损了自家姑娘、甚至是赵家的颜面。

芍药在做朝食,天色也渐渐亮了起来,赵安然靠在床边,看着屋里的一切。

这是个极简陋的屋子,不过看起来还算结实,应该是顾家未落魄时建的青砖瓦房。

屋中最值钱的莫过于她身下的这张床和看起来崭新的许多柜子,好在屋子够大,堆堆放放的也不至于太拥挤。

她的床边有个小榻,看样子是芍药休息的地方,自己身着寝衣,颜色却是正红色,床上的被褥、枕头也一样,充分的和赵安然展示何为喜房。

桌上的龙凤蜡烛已然燃尽,但烛台并未被丢弃,纸糊的窗纸隐隐透出晨光,照在赵安然的侧脸上。

赵安然略低着头,突然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她第一世早逝,但她是病逝的,后事又被安排的妥帖,并无怨气。

第二世虽然亲缘淡薄,但她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事业,生活也算过的丰富多彩。

如此的人生,赵安然想不出自己为何会再回到大梁,也不知道她下一次睡去又会去到哪里。

身若浮萍无所依,心理年龄早已不年轻的赵安然突然有种天大地大却没她容身之处的凄凉。

薄荷正是在这个当头冲进来的。

芍药心疼她白天还要上山捡柴、割草,便让她晚上去徐、范嬷嬷租的那个房子休息,每日早早过来便是。

薄荷今晨一过来,便在灶房看见了芍药的影子,一问才得知姑娘竟然醒了,喜不自胜的就冲了进来。

“姑娘,呜呜呜!”薄荷哭的毫无形象,整个人赖在了赵安然身上,“您怎么才醒啊!呜呜!”

看着泣不成声的薄荷,赵安然才从茫然中清醒过来,摸着薄荷的发髻,一颗心渐渐安定了下来。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09:18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0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