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婚后,她被迫为病弱皇帝搞事业沐沁Yan艳子(退婚后,她被迫为病弱皇帝搞事业)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沐沁Yan艳子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沐沁Yan艳子)

书名叫做《退婚后,她被迫为病弱皇帝搞事业》的小说,是作者“Yan艳子”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古代言情,主人公沐沁Yan艳子,内容详情为:沐沁疑惑,昨天不是说好这个时间过来的吗?怎么被她一说,就好像自己故意让她在这里等自己一般了?她也不回话,直接问旁边的翠儿:“昨天是说这个时辰过来吗?”“是的”翠儿非常肯定的回答听到这主仆两的一问一答,沐碗碗脸上有片刻的难堪,不过很快就恢复自如了她这不是第一次进宫去见德太妃,太高兴了就来早了些吗?她们至于让自己难堪吗?“刚好刚好,来得刚好,现在就进宫吧!”文妗妗这时从门口走了进来,当她看见沐沁穿…

经典力作《退婚后,她被迫为病弱皇帝搞事业》,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沐沁Yan艳子,由作者“Yan艳子”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精彩片段如下:”说完,她就转身离开,她讨厌极了沐碗碗哭兮兮的样子,好像是自己欺负了她一般。每次她都用这招对付自己,然后所有人都以为自己欺负了她。还有她的父亲。想到这她不由的苦笑一声,只要沐碗碗哭兮兮的,她的父亲就会不分青红皂白的惩罚自己,明明那么多次破绽百出…

第1章 原主有个绿茶庶妹 试读章节

今日,是武昌侯府为老夫人守孝到期之日,更是武昌侯将文姨娘抬为正妻的大日子。

然而,与前院的热闹喜庆不同的是,侯府的后花园的假山旁正剑拔弩张着。

沐碗碗眼泪含含的望着满脸怒容的沐沁:“姐姐,虽然你与太子殿下有婚约,可是太子殿下爱的是我,你就答应退了与他的婚事好吗?你们在一起是不会幸福的,我这也是为了你好。”

沐沁冷笑,为了她好?为了她好,所以明明知道她与太子有婚约,明明知道她有多爱太子却去故意接近太子吗?

她强忍怒意道:“沐碗碗,你就死心吧!我不会答应退婚的,你要是想嫁给太子,你就只能做妾。”

说完,她就转身离开,她讨厌极了沐碗碗哭兮兮的样子,好像是自己欺负了她一般。

每次她都用这招对付自己,然后所有人都以为自己欺负了她。

还有她的父亲。

想到这她不由的苦笑一声,只要沐碗碗哭兮兮的,她的父亲就会不分青红皂白的惩罚自己,明明那么多次破绽百出。

当她转身后,她没有注意到的是,哭兮兮的沐碗碗突然一脸阴冷,猛的对着她推了一把。

而她的头正对着尖锐的石头砸了下去,之后她就没知觉了,只是隐隐的听到“啊”的一声尖叫。

然后陆陆续续的脚步声,还有她庶妹哭唧唧的说:“我不是故意的,是姐姐她要打我,我才推了她,都是我的错,我应该让她打的。”

“跟你没关系”

……

……

我自小没了母亲,父亲不喜欢我,只有祖母疼我,可是后来唯一疼我的祖母也去世了,府中所有的人都喜欢沐碗碗,可是她还要抢我的未婚夫……

接收完原主所有记忆的小人参精,皱了皱眉,这女孩真可怜。

只是,原主这一磕,是已经死了的啊,她确认过无生还的可能,只是为何她还会有原主以后的记忆呢!

若是有系统在的话,可能会告诉她,按照这个世界的发展,原主这一磕是没死的,可是她磕到了石头啊。

原本那地方没石头的,可是另一个世界的她,在渡劫化人形时,阴差阳错的把石头踢到这个世界来,刚好被原主磕到。

而天道为了维持这个世界的平衡,不得不让她这个罪魁祸首,以本体的方式穿进原主身体里,这也就是她还有身为人参精的功能的原因。

而那些多出来的记忆,自然是天道行动时出了点小差错啦!

然而,她身上没系统,也就没有人告诉她这些,她想了一会儿没想明白后,就换个东西想了。

按照记忆中的发展,在原主磕到头后的第三天,原主的未婚夫太子殿下就来与原主退婚,转娶以前的庶妹现在的嫡妹沐碗碗,原主不同意,婚没有退成。

因此,原主彻底的与沐碗碗为敌。

对沐碗碗进行了疯狂的报复,但是次次她都没有在沐碗碗手中讨到便宜,甚至,她因对付沐碗碗,彻底的惹怒太子殿下,最后死在了太子和沐碗碗的手中。

说到这里小人参精,也就是现在的沐沁,又有些想不明白了,这个世界是皇权至上的社会,太子殿下要是不喜欢原主,直接与原主退婚就行,为什么非得让原主同意呢!

就在这时,翠儿推了推沐沁,然后轻声的在她耳边说道:“小姐,文姨……夫夫人那边来人了。”

翠儿的话刚说完,只见一个小丫头走到她面前,对着她微微欠身行了一礼道:“大小姐,夫人叫你过去正厅,太子殿下来了。”

听见太子殿下来了,翠儿一脸高兴,道:“小姐,太子殿下一定是特地来看你的,不枉小姐送了他那么多东西。”

原主以前为了讨好太子殿下,送了他很多东西,原主娘的嫁妆,珍贵的东西都被她掏光了。

甚至为了他苦练厨艺,每日送吃食去东宫,虽然太子都没吃,但是原主还是坚持送去,活生生的舔狗一枚。

拥有未来记忆的沐沁清晰的知道,太子是来退婚的。

当然,她没说,微一抬头眼角就瞥到了眼前丫鬟不屑的撇了撇嘴,显然不认同翠儿的话。

她浑然不在意,懒洋洋的起身,用手摸了摸还包扎着的头,边往外走边说道:“走吧!”

她刚走到正厅,便看见里面一副其乐融融的场景,听到了她的脚步声,里面的气氛骤然冷了下来,向她看了过来。

沐沁在众人各色的目光中向里走去,不经意的打量起了坐在左上首的原主未婚夫。

只见他头戴紫金冠,身着一身杏黄色的四爪纹龙,脚穿黑色锦鞋,一身矜贵,却长得一张凉薄的唇,看着她的眼神中是毫不掩饰的厌恶。

就在这时,一声怒喝响起:“孽女,你可知错?”

说话的是原主的爹武昌侯。

原主的未来记忆中也有这一出,原主刚来,武昌侯便问原主可知错,听他这样问,原主知道她爹这是在为沐碗碗做主,然后原主立刻跪了下去。

说道:“女儿知错,女儿错在不该独自跟庶妹去假山旁,更不该让她伸手推我,应该在她动手前自己摔倒才是,怎能弄疼了她的手呢!”

原主玩得好一手反讽,既说明了她才是受害者,更讽刺了对方。

可是他爹哪里管她有没有错,直呼她不知悔改。

沐沁愣愣的看着原主爹,问道:“我做了什么?”

沐沁的回答倒是叫武昌侯一时反应不过来了,以前不是他一这样问,她就立刻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吗!

今日怎么不一样了。

现在太子在,他也不好问啊,总不可能问她,妹妹推倒你那日你为什么要打她吧!

虽然他觉得碗碗没有错,可是传出去有碍碗碗的名声啊!

他刚刚怎么就下意识的吼这孽女了呢!

就在这时,一道柔柔的女声响起:“姐姐,你别怪爹爹责怪你,都是我的错,我就不该告诉爹爹,你那日要打我的。”

沐碗碗的话刚说完,武昌侯赞赏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还是他的碗碗聪明。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