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开局上演无间道小说(陈凡打柴钟子期)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陈凡打柴钟子期(三国:开局上演无间道陈凡打柴钟子期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陈凡打柴钟子期)

《三国:开局上演无间道》这部小说的主角是陈凡打柴钟子期,《三国:开局上演无间道》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穿越重生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吴候的追查很快便出了结果!结果便是现场发生了战斗,双方都死了许多人,只有陈凡一个仗着自己能扛,硬生生从人堆里杀了出来,成了唯一的幸存者而根据陈凡所言,什长秦务直接反水开始打自己人,简直令人心痛!官署当中并没有人怀疑陈凡,因为在秦务的怀里找到了一封信纸信纸上是要秦务带一屯鹰扬卫过去,直接杀个干净以示威名,谁知道这事被陈凡发觉了,秦务无奈之下只能提前开始围杀也就是说,陈凡他们二三十人是替官署里其…

书名叫做《三国:开局上演无间道》的小说,是作者“打柴钟子期”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穿越重生,主人公陈凡打柴钟子期,内容详情为:“你觉得,周渠帅会怎么想?“周渠帅会想,我在中牟经营多年的势力,又好不容易从几场大战中保存下来,这股人马,不管塞到哪一路诸侯里,都够我来一个将军校尉之类的当一当。“尤其是如今,袁本初曹孟德中原血战在即,正是抬抬身价的好时候,圣女突然到来,便又要去蚍蜉撼树,周渠帅怎么想?“一方是要继续与天下诸侯为敌,…

第9章 威严恐吓(下) 试读章节

“危言耸听,陈队率再这样胡说八道,我可就要走了,并且会告诉圣女和渠帅的。”

宁张阴沉如水,压低了声音,似乎随时准备出手一般。

“你去吧,原本可能双方还能维持十天半个月的体面,你去了即刻崩坏。”

陈凡“呵呵”冷笑,“危言耸听,我何必危言耸听,周渠帅山大王当得好好的,圣女突然来了中牟,并且要与即将到来的朝廷大军相抗衡。

“你觉得,周渠帅会怎么想?

“周渠帅会想,我在中牟经营多年的势力,又好不容易从几场大战中保存下来,这股人马,不管塞到哪一路诸侯里,都够我来一个将军校尉之类的当一当。

“尤其是如今,袁本初曹孟德中原血战在即,正是抬抬身价的好时候,圣女突然到来,便又要去蚍蜉撼树,周渠帅怎么想?

“一方是要继续与天下诸侯为敌,另一方则是杀了圣女一人,直接拜官封爵,是你的话,宁小哥,你怎么想?”

两人局势一转,陈凡向前走了一步,宁张也下意识后退一步。

“谬论,你所说不过是你自己臆测。”

宁张冷哼一声,反驳道。

“臆测?呵呵,宁小哥回去告诉双方,自然也就知道这到底是不是臆测了。”

陈凡拍了拍手上的灰尘,轻蔑地笑了一声,开口道:“司空驾临之前,圣女必死无疑。”

说完,他又从怀里掏出来一小块银两,随意地扔给宁张,开口道:“到底我们相识一场,这些钱,替我给圣女买身好的衣裳,送她上路,再会。”

宁张接住银块,手指在银块上捏住几个深深的手印。

“回来!”

宁张犹犹豫豫开口,喝道:“继续说。”

“还有什么可说的?”

“说你接下来要说的话,我是圣女的人。”

陈凡摊了摊双手,走了回来。

“既然是圣女的人,那你就该支持我!”

“支持你杀我教教众?”

宁张刚才还迷茫的表情突然消失,再一次变得精明。

“呵呵,不是杀你教众,是杀周浦的教众!”

陈凡看着宁张,突然笑了。

“我会诱钟诚去捕杀教众,可是钟诚不会知道,他要去捕杀的是人数更加占优的周浦。

“一个道理,你也没必要让周浦知道,会有人去杀他,到时候,我杀了钟诚,腾出来屯长的位置,圣女杀了周浦,把中牟这一方人捏在手里。

“只有这样,咱们才能办成大事!”

宁张看着陈凡,能看出后者眼中的冰冷。

“你杀钟诚?你有几成把握?钟诚这人我也知道一些,武艺不错,周浦武艺更强,如果要斗杀他们两个的话,风险不小。”

“我既然已经提出了这件事,那自然就是十成十的把握,宁小哥只要能让圣女安排好,把周渠帅那些听他命令的精锐聚在一起,这两个人,一定会死。”

陈凡说得斩钉截铁,自然也让宁张产生了不小的兴趣。

他犹犹豫豫道:“既然如此,那我便回去请示圣女。”

“静候佳音!”

陈凡躬身拱手,很有礼节。

等到宁张走了,陈凡才起身站直。

他轻轻摸了摸自己的手腕,嘴角勾起。

宁张肯定不是周浦的人。

那天他在院子里见过,周浦的那些属下一个比一个粗糙,甚至有不少人就是农户,他们的手当然不可能细嫩,而是粗糙干裂的。

而这个屡次和自己有交集的宁张,手却柔软紧致,大概率会是随圣女而来的人。

并且,他也赌对了。

圣女和周浦有矛盾,这是他自己看出来的。

那天被他们抓,大约也是他们刚开始搭伙不久,令出两人口。

给他们一段时间,或许他们能磨合好,并且周浦估计仍然是心向太平教的。

可是陈凡不想给他们这个机会。

只要在宁张心里埋下怀疑的种子,再有任何令出二人口的事件发生,他们双方一定会渐行渐远。

等到宁张走后,陈凡也没有停留,而是直接去了驻所。

驻所当中目前有军司马吴候率领备武校尉的五曲人马,其中有三曲各有军候统帅,剩下两曲则是由吴候自己亲领。

而陈凡所在的屯便在三曲之中,一曲两个屯长,一个是钟诚,另一个则是被称作“木头桩子”的屯长孙旭。

钟诚那边自己已经格格不入了,陈凡也没想过去自取其辱,因此,来到驻所后他便直奔孙旭的小院子。

其实如果想要夺权回来,找吴候是最简单的方式,只是好不容易有了那么一丁点小交情,陈凡不想浪费在这上面。

人和人的交情,尤其是和比自己强的人的交情是有一个量的,消耗完了,那你们二人只怕比陌生人还要生疏一些。

“陈队率,孙某没有记错的话,你是钟屯长的人吧?”

孙旭正在院子里站桩,陈凡进来都没有惊动其分毫,看起来颇为认真。

直到过了小半个时辰,孙旭这才缓缓松了劲儿,开口问道。

“孙屯长这养气的功夫着实了得!”

陈凡心中感慨着,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原来的他从来没有注意过,修炼长春功以后,他便发现其实孙旭和钟诚都不简单!

钟诚身上的气如同大江大河奔涌一样,只可惜水有源而他的气没有源头,势头强劲但没有后续,所以身体才会多汗难耐。

孙旭身上的气则像一块不动的磐石,坚毅不倒,团成一块,但是无论孙旭怎样行动,他身上的气似乎都要慢一截。

陈凡倒还不知道,自己身上的气是什么样子。

当然,根据他对孙旭钟诚的了解,自己身上八成还没有练出来足以被二人发现的“气”……

“孙屯长,钟屯长不要我了,思来想去没地方投奔,只好来找您了。”

陈凡陪笑说道。

不管要干什么事,没有启动资金是不行的。

而在鹰扬卫的事业上,启动资金就是人!既然钟诚不肯给,那陈凡也只有试一下能不能拉来天使投资了。

“陈队率说笑了,大家虽是一家人,可是终究有行伍之别,陈队率在我这里,被别人知道了像什么话?”

孙旭笑了笑,婉拒了陈凡的请求。

“孙屯长,我知道我这么唐突过来,让您去跟钟屯长要人您肯定不愿意,不过我还是希望您能听我一言!”

陈凡心中叹气,又要比拼演技!

几乎没有怎么用力,他的眼圈便渐渐泛红,开口道:“孙屯长,您不知道,我眼睁睁看着我的那些兄弟们被太平教的妖人杀害是什么感觉,此仇此恨,不共戴天!”

“可是我只有一个人,实力实在太弱小了!”

“所以,我想在孙屯长您这里挂个名,不需要您给我什么人马,只要孙屯长能在我追查出线索以后,帮我杀那些妖人,陈某便感激不尽了!”

陈凡抬头望着天,眼角泪珠滚了又滚,终于是落了下来。

孙旭看着陈凡,心中也开始计较。

他之所以不愿意要陈凡,是因为不想和钟诚起冲突,那个死胖子着实缠手又麻烦。

可是陈凡如今只算在自己这里挂个名号,这便没有什么麻烦,更何况自己不需要给他腾出来人马,手底下的人也不会有意见。

而且如果对方真的能找到太平教,那自己还能立大功一件,驻所里明眼人都知道,军司马吴候想太平教的人都快想疯了。

这么一来,似乎没什么好拒绝的。

孙旭笑了起来。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