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刚不过摄政王,于是选择摆烂免费(苏青爱吃的素心)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发现刚不过摄政王,于是选择摆烂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发现刚不过摄政王,于是选择摆烂)

古代言情小说《发现刚不过摄政王,于是选择摆烂》,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苏青爱吃的素心,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爱吃的素心”,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苏青内心冷笑暗道:为臣者不忠,却要为君者一言九鼎,何其荒谬苏青也豁出去了,他道:“既然爱卿想要侍寝,那就要好好服侍朕”说罢,苏青凑过去,压在宇文章身上,作势要去解开他的扣子宇文章不闪不动,任由苏青在他身上作乱,只用一双深沉的眸子静静的看着苏青这一看倒是给苏青看怵了,他就是做做样子,又不是真的要睡人宇文章做这副样子,倒显得他是个登徒浪子一般可就这么算了,又觉得不甘心,总觉得输人一等苏青…

苏青爱吃的素心是古代言情《发现刚不过摄政王,于是选择摆烂》中的主要人物,梗概:这一看倒是给苏青看怵了,他就是做做样子,又不是真的要睡人。宇文章做这副样子,倒显得他是个登徒浪子一般。可就这么算了,又觉得不甘心,总觉得输人一等。苏青咬了咬牙,打算一不做二不休…

第3章 等我给你盖坟头 试读章节

苏青内心冷笑暗道:为臣者不忠,却要为君者一言九鼎,何其荒谬。

苏青也豁出去了,他道:“既然爱卿想要侍寝,那就要好好服侍朕。”

说罢,苏青凑过去,压在宇文章身上,作势要去解开他的扣子。

宇文章不闪不动,任由苏青在他身上作乱,只用一双深沉的眸子静静的看着苏青。

这一看倒是给苏青看怵了,他就是做做样子,又不是真的要睡人。宇文章做这副样子,倒显得他是个登徒浪子一般。可就这么算了,又觉得不甘心,总觉得输人一等。

苏青咬了咬牙,打算一不做二不休。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按住宇文章的胸口,在宇文章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空档,直接亲了上去。

宇文章只感觉眼前一花,接着唇上传来了柔软的感觉,如蜻蜓点水,一触即分。

宇文章:“……”

苏青一抹嘴唇,勾出一抹笑意道:“滋味不错。”

宇文章:“……”

他就说,这小皇帝肯定是活腻歪了!

苏青敏锐的觉得周围的氛围有点不同寻常,他不动声色的挪了挪身子,离着宇文章远了点。同时还在嘴硬:“是爱卿说想要侍寝的啊,擅自闯进朕的寝宫,朕还没有治你大不敬之罪。”

宇文章目光沉沉,苏青仿佛从那目光之中看到了杀气。苏青内心叹了一口气,心道怕不是明天就要准备失足落水了,这估计是他这几年重生以来最快的一次灭亡。

谁料宇文章看着苏青居然道:“能让陛下开心是微臣的福气。陛下,请继续。”

他越说苏青也是觉得不可思议,等宇文章说完了,苏青简直像看鬼一样看着他:“爱卿,你怕不是被什么人夺舍了吧?”

宇文章:“什么夺舍?”

苏青笑笑:“没什么,我以为你要暴起杀人。”

宇文章:“陛下不要开玩笑了。”

苏青心想我可没有开玩笑,我死了二十多次,全是你的手笔,其中有好几次都是你亲自捅的刀。

也是从那个时候起,苏青才知道这个大司马不但文能安邦定天下,武功也是不得了,无论苏青怎么闪避,他总是能够一击致命。导致苏青现在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够安全的活过这两个月。

苏青之前几乎没有跟宇文章有过什么交集,除了朝堂上见过几面之外,剩下的就是坐等宇文章的人刺杀他,两个人的关系仅此而已。

宇文章在朝堂上总是一副严肃庄重的样子,他就站在台阶上那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除了自己,没有人敢直视他,也许,在自己穿过来之前,连小皇帝也不敢直视这个皇叔。

与其说小皇帝在接受朝拜,不如说是宇文章在接受万官的朝拜,举手之间,皆是睥睨天下的霸气。

苏青不记得自己是第几次重生了,次数太多都忘记了,于是就将上一次定为第二十一次,而这就是他的第二十二世。

苏青记得前二十世,跟这个皇叔谈话的次数都很少,加起来也没有几句。

在朝堂上宇文章基本上不说话,但只要自己一违背他的意愿,就会有他的人站出来上书自己,很多自己的命令连这个朝堂都飞不出去就已经夭折了。

他们最亲近的一次是第二十一世的时候,苏青最后是死在了宇文章的怀里。

再就是这一世,宇文章躺在了他的旁边。

苏青注视着这个一朝权臣,他以前几乎没有这样近距离的看过宇文章的长相,现在才发现这人是个难得的美男子:剑眉星目,鬓如刀裁,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贵族的气质。

这人跟自己这个外来者不一样,这是真正的天潢贵胄。

“看什么呢,陛下?”

苏青拿过一旁的衣服披上,越过宇文章打算下床:“这床让你了,朕去偏殿睡。”

宇文章拽了一下苏青的胳膊,苏青一个趔趄差点栽宇文章怀里。摄政王的胸膛苏青可不敢砸,急忙手忙脚乱的撑住身子,低头问道:“做什么?”声音里都带着一点怒意。

宇文章:“陛下,这不合规矩。”

苏青心想不合规矩?你什么时候守过规矩?

“如果要守规矩,你现在坟头上的草都得有三丈高了。”苏青撂下这么一句话,然后翻身下床,披着衣服,头也不回的离开。

宇文章一个人躺在龙床之上,再不复方才顺从的模样,他翻过身,用手撑着脸颊,一挑眉一抹邪笑就挂在了唇边。他注视着苏青的背影喃喃道:“陛下,您说的对。”

这一夜,大司马宇文章睡在了龙床之上,皇帝陛下苏青则睡在了隔壁的偏殿。

第二日,苏青照例在龙椅上尽职尽责的充当一个傀儡,面无表情的听着下边跟斗蛐蛐似的吵吵嚷嚷,屁大点事也值得放在朝堂上说。

整个朝堂一分为二,一半参宇文章摄政专权,一半参大将军赵贵鱼肉百姓贪赃枉法。

偏偏两个当事人跟没事人一样置身事外,就静静的站在自己的位置听着大臣们吵。

让苏青想起来在现代两个养狗人养的一群家犬互相之间吵起来,场面简直一模一样。

苏青看的有趣,干脆用手撑住脸颊,津津有味的看起来。

皇帝一直是高贵威严的象征,从来都坐的笔直,何曾有过这样不成体统的做法。宇文章眉头微微皱起,苏青假装没有看见,依然我行我素。

两派人天天吵,都吵成习惯了。假如其中一派人中有一个在地上吐口吐沫,都能被另一派记上一笔然后参上一本,罪名就是侮辱皇室,罪同欺君。

好家伙了,就是吐口口水,就欺君了,还能引经据典旁征博引的,苏青简直目瞪口呆,惹不起,惹不起,给大佬们跪了。

眼看着大臣们花样给死对头罗织罪名,苏青赶紧提起毛笔记了下来。不为别的,以后有机会他打算全部扣在宇文章的头上。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08:26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0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