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术师:未知法则阿玄的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咒术师:未知法则》 小说介绍

未知法则无时无刻都在悄然运转,它就像催化剂,使拥有资质的人格,得以化为不可思议的力量。人格特质所孕育出的特殊能力,即为未知法则的一环。运用着这种咒力的他将被无情的卷入各类事件的深渊。又或者,从他首次获得咒力的同时,就已陷入命运的残酷泥沼?。书中主要讲述了:未知法则无时无刻都在悄然运转,它就像催化剂,使拥有资质的人格,得以化为不可思议的力量。人格特质所孕育出的特殊能力,即为未知法则的一环。运用着这种咒力的他将被无情的卷入各类事件的深渊。又或者,从他首次获……
咒术师:未知法则阿玄的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咒术师:未知法则》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于是,我那坏心眼又要开始作祟了。

“多少钱?” 我假装想要花钱消灾的样子。但我不可能会买。

既然你想跟我耗时间,那我也不急着走,小寒已经去追那个跟踪者了。

能从她手中逃过的人我去追也没用,这样一来,我就陪着你耗时间吧!

看看谁比较会哈拉,总之你就算激动的讲到舌头咬断,我也照样不买帐。

“这个啊,纯手工的喔!价格不是那么重要,只要三百元就可以帮我们圆梦喔!拜托拜托!”

纯手工的零钱包?

乍看实在粗糙,他翻动着嘴皮,一派自然地说出非常过分的价钱。

“不好意思,这个价位的话我可能帮不上忙……”

我给自己的外表搭上一层诚恳的伪装。

“你不要这样说!来你自己看,别想骗我!你自己扪心自问没有钱会来地下街吗?”

“来这边的都是有钱人,这我最清楚啦!而且这个包包非常方便,它……”

以下省略,没有听取吹嘘技巧的必要。 好讨厌的人。

他那张脸皮的厚度,可能连全速落下的断头刀都无法利落切开吧?

“我赶时间,而且没钱。” 还是别跟他纠缠了吧,没意思。

前几秒决定跟他纠缠,后几秒又改变主意,要说我善变,我也无可否认。

我总是忠于自己的心情,感到有趣的话就会积极行动,但失去兴趣后很可能就弃之不顾。

“哦。” 再怎么不会看人脸色,他也定能明白我是不会买的。

“这不是有没有钱的问题,而是人恶不恶心的问题,什么事情都要扯到钱你这人!”

“铜臭味那么重做什么?你一定没什么朋友吧!要转学就快点去转学了。”

“反正肯定也是因为被排挤才会想转学,好啦乖乖乖,想哭就哭吧,再见再见!”

啊?我愣住。 你这家伙在用那礼貌且迅速的方式,说些什么?

当我回神时,我发现我的右手已经贴在黑色风衣的内袋。

冷静、冷静……别与这种人计较。

说服自己,我慢慢放松右手,没错,现在的重点不在这个推销员身上。

而且,既然他都那样说了,那我也没必要多言。

内心获得有效率的冷却。

我转身就走。

只是下一秒。

我的左肩被一只手掌抓住。除了手掌的触感,还有圆管状的东西跟着那只手掌顶住我的触觉。

排除那是异形触手的可能性,我认为大概是那种小型手枪的枪管。

以外套宽厚的袖子掩人耳目,假装拉住我的肩膀,实际上是挟持我的做法……吗?

“举止自然点。跟我走,别废话,也别东张西望,有可疑行为我会马上开枪。”

他的语气一沉,即使变得严肃,却还是不改唠叨呢。

是因为没有把那坑人的烂货卖出去,才愤而挟持我吗?

我认为没这么单纯,再说要生气的也是我才对。

“你不会敢在人群中开枪的。”

我动也不动,没有因为肩膀被枪管顶得更大力而动摇。

他如果在这个人来人往的地下街开枪,我敢肯定他的人生也会跟着完蛋。

不论如何,只要在这个地方开枪,他就绝对无法脱身。

相对的,假如我笨到跟着他走,就会变成我无法脱身。

“谁知道呢?”他回答得非常迅速。

“假如我的某种特殊能力 ,你好像称之为咒力吧?”

“假设我能够以咒力让枪管无声的杀死你,或者射入致命性的毒素呢?”

这家伙,不是普通的推销员!佯装惊叹的内心戏令我有些空虚。

听起来九成是虚张声势,不过也可能是真的。

比起这个,他竟然知道咒力的存在,这代表他也是同类吗?

好个拐弯抹角的家伙。 回到重点。

首先,那把枪应该不是虚张声势的玩具枪。

因为那是在他知道我是咒术师的前提下拿来对付我的。

而在这个枪口与我零距离接触的状况下,我也确实是没有任何对策。

倘若对方是持枪在对面或许还可以挣扎一下。

如果可以,我尽可能不会与子弹作对,理由是就算使用全力抵御,我也几乎不可能全身而退。

唉,不过这种掌心雷的子弹我就不晓得了,大概威力比较小吧?

假如我抱着被子弹欢迎的觉悟,说不定就能够扭转情势。

“暂且听你的。” 我淡淡地道,小寒在场就好了!

如果有她在,哪怕区区一把掌心雷,说不定连榴弹都可以顺利解决。

于是我跟着这名假推销员移动。

不过,在我有限的知识与记忆内,这周围没有什么地方是冷清的。

因此我倒挺想知道他要把我引去哪边。 说起来,小寒呢?

小寒还没追到那个跟踪者吗?

还是说,那个跟踪我们的人,跟这假推销员是一伙的?

如果有什么差错,或者追丢了、迷路了的话,她会用手机联络才对。

然而手机顽固地保持着沉默。

“喂,你知道我,应该也知道小寒是谁吧?她是不是被你的同伙引开了?”

光是思考并没有用,如果连基本的线索都没有,那我连行动方针都没法决定。

假推销员没有回答,只是专心地用枪顶着我,让我走在前面。

也对,如果是我也不会回答,万一回答的刹那分神而被反制就好笑了。

走出向上的阶梯后,我被新鲜冷风吹得打了个冷颤。

离开地下街,回到地面上。

如果现在与我行动的是小寒就好了,我就可以马上对她抱怨。

我不喜欢地下街的空气,但此刻的我连伸个懒腰都不被允许。

“打开车门,进去。” 我没有选择权,只能伸手拉开身前那台计程车的黄色车门。

将身子侧坐到最里面,鼻腔在吸气的那一刻嗅到我最讨厌的车内异味。

枪管在这一串的行动自始至终都指着我。

碰!闷响,车门被跟着坐进来的假推销员关上。

看样子期待他会就这样留在车外的我是太天真了。

开玩笑的,我从来没有那样想。

没有任何语言的交流,甚至连眼神亦没有交会,计程车司机在我们乘上车后。

便踩下油门,计程车发出一阵引擎声。

嗯,与其无能的期待车子抛锚,不如以咒力来搞怪吧!

唉,我可没傻到无视掌心雷的威胁,估计那把掌心雷不会准我运起咒力。

你给我老实说,你是不是对这个情况乐在其中!

内心某处有个家伙搞笑般的大喊,我既没否认、也没肯定,任由这道分明不存在的声音消逝。

假推销员跟计程车司机是一伙的。我望着车窗的隔热纸如是想。

两个敌人。对我来说,复数的敌人是最棘手的。

因为我的特殊咒术,对于「复数」无计可施。

特殊咒术是我乱套的称呼,不过其意义简单明了。

拿我跟小寒举例来说,小寒能够将咒术缠绕双脚使用「速咒」。

我也能办到,这是基本的咒力运用。

然而小寒透过咒力延伸出具备个人特性的能力,我就学不来。

这就是她的特殊咒术。同样,我所使用的特殊咒术,即便是她也学不来。

车窗外的景色从高楼大厦转为绿意盎然的森林景观,这段时间非常无聊。

而我基于无聊而盯着窗外看,但这个动作根本没有意义。

车窗外景物不断窜过,看得太久只会让我眼花缭乱、陷入放空的状态。

待回过神来,窗外已转为偏僻郊区的绿色视野。

我所乘坐的计程车已在不知名的山路上。

我有预感。

接下来,是属于恶意与杀意的时间。

小说《咒术师:未知法则》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3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