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循环,异界漫漫求生路苏余山李心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死后循环,异界漫漫求生路》 小说介绍

在网吧熬夜第N次猝死后,我又来到了异界大陆——河海,在同样一家客栈里当上了店小二。 这一天,掌柜和客人凭空消失。 我被迫和同伴离开客栈,踏上了重生之路。 这是一条我无数次走过的路,循环了无数次,经历了无数次同伴惨死,只为了救出我的爱人和朋友,我渴望重回现代世界,过上平凡的生活,却在无意间揭露了世界本源的秘密……。书中主要讲述了:在网吧熬夜第N次猝死后,我又来到了异界大陆——河海,在同样一家客栈里当上了店小二。 这一天,掌柜和客人凭空消失。 我被迫和同伴离开客栈,踏上了重生之路。 这是一条我无数次走过的路,循环了无数次,经历了……
死后循环,异界漫漫求生路苏余山李心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死后循环,异界漫漫求生路》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两个月的训练时间很快就结束了,利安城第一个八人飞行小分队正式成立,队伍由六位正式队员,两位预备队员组成。

翁奚意料之中的留在了这个新鲜的营地中。

紧密锣鼓的训练加上考核之后,他们迎来了五天假期。

翁奚回到家的时候,老爹已经一个月不着家了,翁父的飞行船几天前已经投入飞行,现在正在检验阶段。

若是飞行船建造不出来,那他们这个队伍也就失去了价值,面临着原地解散的命运。

翁奚这几天十分疲惫,回到府里,洗漱一番就倒头大睡了。

翁奚的房间摆放的极其精简,就一张床榻,衣柜,洗漱架,书案和书柜摆放在房间左侧。除了两幅画和一个松柏绿植外,没有其他装饰。

这一觉,翁奚睡得不怎么好,他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站在深不见底的两个山洞前,犹豫不决,踟蹰不前,不知该往哪边走,等到他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向前的时候,马上就被黑暗吞没,无力感一直笼罩着他,他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山洞里走了很久,终于到达了尽头。

只见一眼清澈的泉水出现在眼前,婆娑的阳光映在泉水上闪着光芒,泉水缓缓的流向另一处黑暗,他慢慢走进,泉水突然翻涌而上,铺天盖地的泉水将他裹挟着冲向黑暗……

他惊醒的时候,屋外已是阵阵鸟鸣,不时会有几声脚步渐近又渐远,远处洒扫的声音听起来也让他感到安心。

他推开门,只见院中寂静,家中人知道他在休息,都远离了院子活动。他在院子里踱步了许久,夜幕渐渐降临,他快要喷涌出的血液才慢慢平息下来。

第二天,翁奚去杭芊府上,邀请她出城去游玩。

他特意穿了一身黑色劲装,腰系一条深青色宽带,一双清澈的双眸盯着远远走过来的杭芊,笑意上了眼角。

杭芊带了阿繁和一个侍从米于,翁奚平时跟阿繁打的交道多一些,他总是想办法送给杭芊一些小玩意儿,拜托阿繁帮忙带给杭芊,米于不爱说话,他说三句,米于也不见得会答一个字,米于总是抱着一把黑刀,在杭芊外出的时候跟在左右。

四人骑着马,走了许久,杭芊一直噙着笑容,听翁奚谈天说地,她笑着看着翁奚说,“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翁奚心虚的说,“都是在营里听来的。”他不爱看书,也不爱读书,他多看的是杂书,奇人异事和山志地理。

“前面的密林里有种蓝羽白胸的鸟儿,飞翔姿态优雅,叫声清脆动听。”翁奚介绍道,“待会我们徒步进去,以防惊着它们了,说不定能听见它们唱歌呢。”

……

很多年后,杭芊想,如果他们没有在那个时候进入密林,翁奚是不是还能好好的陪伴在她身边,她现在或许还能辅佐着父亲。

强风卷起落叶尘土,席卷着众人,翁奚牢牢抓住杭芊的手,两人却还是被迫分开,长时间的天旋地转,让他们几乎失去了知觉,偶尔还会有枝丫迅速的滑过皮肤,留下一道道伤痕。

杭芊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自己的府上,他们告诉她翁奚失踪了。她恍如隔世,亲自带人去寻了几天几夜,但还是未果,翁奚失踪的那段日子,她整夜不能合眼,她总是能看见翁奚的笑嘻嘻的出现在某处,他是那样前途光明的少年。

翁奚是在一个月后回来的,他拜见了翁父,而后来到营里报到。

杭芊盯着他一直没有说话,她深色的眸子里渐渐泛起泪光。

翁奚翘起的嘴角也很快收了起来,“我回来了。”

杭芊快步走向翁奚,抱住了他。

……

翁奚很快重新回到了队伍。

飞行军队很快投入使用,一年后,翁奚一路做到了这个飞行营地的负责人,成为了利安城最年轻的小将军。杭芊则功成身退,搬出了营地,回到了少城主府。

翁奚和杭芊是在翁奚当上将军后才订婚的,他们请了家里的几个长辈,在翁府吃一顿简单的家宴。

他们向长辈们表明了自己的心意,城主百感交集,翁父意料之中。

城主表示他不会反对两个小儿女之间的情意,婚期得让他们看过黄道吉日再订下来,但是杭芊身份特殊,之后不能长居翁府,甚至以后会住在城主府,因此不能和多数普通女子一般在家相夫教子。

翁父表示自己一个人住的清净,翁奚和杭芊以后两个人想住哪就住哪。

翁奚则表示自己一切都听杭芊的。

杭父想了许久,说了一个秘密:杭芊出生的时候,他为了给杭芊起个称心又如意的名字,曾请命理师给他的长女看过命盘,命理师说,杭芊奇才双绝,是城之栋梁,在城中必有一番极大的作为,但慧极必伤,此女年不过二三。杭父伤心的遣走了命理师,令他绝口不提此事。

此话一出,在场之人皆沉默了,翁奚紧紧握住杭芊的手说“无论如何,我都会陪着你。”

翁父说,命理之事不可尽信,且走一步算一步,不能为了莫须有的未来,而放弃现在的缘分。

第二天,杭父就将水运司交给了翁奚,一时之间,城内哗然。他们的婚期在翁奚接管水运司的三个月后,昭告了整个利安。

大家都说这是一对强强联手的才子佳人。

翁奚默默开始准备彩礼,翁父带着他盘点了一番翁家的资产。翁奚发现他们家竟然很富裕。翁奚拿着整理了三四天才整理好的资产清单,划来划去。

“你是要把我们整个家底都送出去吗!好歹留点给你老爹我养老!”翁父说。

“我还有一张没看呢,再说不都是我们自己的吗?重要的是得有牌面。”翁奚揉了揉被敲的脑袋说。

两人的婚礼办的异常盛大,十里红妆,满城红绸灯笼挂起,这是整个城市最大的婚礼,婚礼那天飘起了细雨,翁奚牵着杭芊,看她带着轻纱,头戴凤钗,珠玉摇曳,领她了进了雕龙画凤的花桥。

但是后来,她在新房里左等右等,也不见她的新郎进来掀起她的红色盖头。

这一次杭芊等了足足一个月,仍不见翁奚的身影,她每日思念着他,期盼着他转眼间又能站在她的面前,对着她温柔的笑。

她肉眼可见的消瘦了下去,众人猜测她是相思成疾,杭父责令她回府休养,谁知道她的身体越养越差,经常见风就咳嗽,吃得也更少了,直到后来她病的不能下床了,翁父特意请命来看她。

翁父说,他还希望着能含饴弄孙,翁奚一定会回来的,望她千万保重身体。

只有杭芊自己最明白,她的命运还是不可避免,她的病只一小半是为了翁奚,一大半是平时落下的病根,她是不足月出生的,父亲母亲为了保护她,对外封锁了这个消息,她平时注重养生,又勤于习武,因此外表看起来比较健康。杭父举全城之力寻找翁奚和名医,对外宣称翁奚外出给少城主寻医。

杭父又宣来了那个命理师,问他解救之法,命理师说,“命运使然,但有一人可解。”

杭父问这个人是谁。

命理师答,“此人倾慕少城主,愿意拼尽性命相救,依臣下看,这个人就是消失已久的翁奚将军。”

杭父心知命理师看出了翁奚失踪已久,他忧心杭芊的病情连忙问,“翁贤婿此时在哪?可还活着。”

命理师答,“现在翁将军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之后他会回来,但是又会离去,来来去去,循环往复。”

杭父说,“卿是说,翁贤婿已经死了?去往生界走了一遭又会回来,而后又会通往往生界?那他会何时回来!芊儿的病已经不能拖下去了!”

命理师愣了一会儿说,“臣也不知。”命理书无法反驳杭父的话,却也不能解释究竟为何会呈现这么个命理结果,他只能看见命运的变动,却不能预见具体的细节。

翁奚是在一个深夜来到了杭芊身边,他坐在杭芊的床边,轻轻抚摸着她的脸庞,待到杭芊缓慢睁开眼睛,看见的是同样憔悴了许多的翁奚,她笑着抬手摸着翁奚的脸颊,慢慢的就哭了,她越哭越厉害,边哭边说,“我以为是在做梦。”

翁奚俯下身,轻轻抱住了她,“我回来了,你病了。”

“嗯,我病了,你再晚些可能就见不到我了,我还以为等不到你了。”杭芊哭着说。

翁奚抱她更紧了。

前两天,医师已经下了最后的医嘱,她也停止了用药,她就这两天了,很多人感叹她慧极必伤,也有些人嗤笑她相思成疾。

杭芊安安静静的被抱了一会儿,问“你去了何处?为何受了伤?”

“那个戒指你还记得吗?我被那个戒指又带去了光明山。”翁奚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他沉默了许久,才开口道,“那里有一汪泉水,我在那里看到了我们的未来,泉水带着我去了一个跟我们这里不同的世界,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我已经在那个世界找到了救你的办法。”

翁奚的声音充满了信心,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方被裹起来的手帕,他小心翼翼的将手帕打开,里面是一粒极小的白色药丸。

翁奚就着水将药丸给杭芊吃下,让她卧在怀里,轻摸着她的头发,拍着她的肩膀,哄着她入睡。

翁奚是在一周后离开的,他拜别了父亲和新婚妻子,便离开了。

昔日意气风发的少年郎,褪去了青涩与莽撞,被命运推向光明山的深渊。为了保护他的家人,在异世界里摸爬滚打,磨平了棱角,积累了沉稳。他本以为此去,不过是数月,没想到却是兜兜转转数个春秋。

翁奚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光明山会选中自己,他的这个人,跟万万个他人又有什么区别呢?它是不是已经料定了自己会义无反顾的跳进那个深渊。

这一辈子本就没有多少让人时光虚耗,循环往复的日子还要过多久呢?他的妻子这般美好,不该就这么离开世间,所以他拼了命地去救,去逆天改命,纵然会有分别,但是以后还有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他还可以和妻子共度许多时光,他们的未来很多时间,可他的父亲已是知命之年,叫他忍不住去挂念。

……

翁奚行走在广阔的马路上,他学会了走人行道、过斑马线、看红绿灯,他不就会不动声色的和人打交道,他熟练的找到换的衣物,背上背包,宛如一个本地人开始寻找……

有时候他会落在偏远的山间,得走一两个月才能到达目的地,他漫步在山间小道,偶尔会有农户经过,问他要去哪里,要捎带他一程,他有时候会坐上牛车或者各式机械车,他其实很疲惫,有时想要在路上一直慢慢的走下去,希望时间能够放缓下来。

这次,他走了三天,走进了一家公园,公园有个小女孩在弹一种新式琴,周围坐了几个人,似乎是沉醉于音乐,小女孩年纪小,乐感却很准,等到曲终人散,小女孩也准备收拾东西走的时候,他掏出一枚天青石放在她面前的背包里,他带着面罩,小女孩子看得出来他在朝她笑,女孩笑出了月牙般的眼睛,向他道谢。

女孩背着琴,准备走出公园,忽然,他看见女孩就被几个人拦住了,这群人看起来跟小女孩差不多大。

翁奚远远的感觉到,这些孩子来者不善。

他稍稍走近,在一个木制长椅上坐了下来,谁知道小女孩三言两语便摆平了几个人,然后扬长而去,剩下的人虽看起来忿忿不平却没有再追上去。

他歇息了一会,没有跟上去,而是寻着热闹的地方走去,掏了用金条换的这里的通用货币,买了一个包子,很便宜,是肉菜混合馅儿的,这是他三天里的第一顿饭,就在刚才他完成了此行的第一个任务。

现在他要去找一个中介,帮他买药,他没有这个世界的通章,买不了药。

之前有好几个中介都用诡异的眼神看他,怕他是什么通缉犯或者黑户不敢给他买药,还有一次带了捕快来抓捕他,幸好他反应机敏。也有人会讹诈他,不过他就这么点破石头和几个金子,他在这个世界藏了几处,总能根据指引找到它们。在这个世界他学会了耐心。

从中介那里拿到药,又买了一些东西,他就准备往回走了,光明山让他带回的那个女孩子命不久矣,早晚会自己跟着天青石的指引来到利安城。

……

他回到利安的时候,已经是两个月之后了,翁奚往府里送了几次东西和几枚珍贵的药,有的药是给翁父的,另一部分是给他的新娘的,他们还在府里等着他,他却只敢远远的看着他们,他害怕,害怕听见他们开口让他留下来,翁奚曾经留信给杭芊,信里除了说明了药的使用方法,还说了他的忧虑和期盼。

杭芊看了很生气,回道,“拜了堂,我就是你的妻子。你不在家中,自然要我来主持家事。”翁奚犟不过杭芊,又心疼她又责怪自己。

……

他是通过院子里的那个鱼缸来到光明山的,鱼是信使也是监视者,光明山教会了他很多障眼法,大部分时间待在客栈里的都是一个障眼法形成的“翁奚”,他去异世界通常要花很久的时间。

他不想去管太多光明山的事情,也不想去找那个什么狗屁的预言,他只想让爱人和家人活下去。

客栈里的人们总是懵懵懂懂,可爱又可怜,翁奚也不知道他能带他们走多远。有一天他好不容易在客栈,就心血来潮的召开了例会,召集了四个人,他还是那般俊秀,尽管少年的朝气在消失,蒙上了沉重的心事,眼神还是一如往昔的清澈。

小说《死后循环,异界漫漫求生路》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