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门孤女好凶猛,冷面郡王心尖宠叶云舒冷星禾的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将门孤女好凶猛,冷面郡王心尖宠》 小说介绍

刚穿越就遭灭门?伪造通敌信件,陷害忠良?心理学家特工叶云舒来不及忧伤便手起刀落,上阵杀敌。可惜还是晚了一步,祖父父亲连带着整个叶家军几乎全军覆没! 将门千金成了战场遗孤,叶云舒冷酷轻笑:叶家的仇,将士的怨,我都接下了! 查真相,找凶手,背后的敌人抖三抖!清官场,杀贼寇,家仇国恨死不休! 家道中落被人退婚,手染鲜血被人嫌弃,叶家的嫡长女嫁不出去!呵!本王的心尖宠也是你们这些凡夫俗子敢品头论足的?。书中主要讲述了:刚穿越就遭灭门?伪造通敌信件,陷害忠良?心理学家特工叶云舒来不及忧伤便手起刀落,上阵杀敌。可惜还是晚了一步,祖父父亲连带着整个叶家军几乎全军覆没! 将门千金成了战场遗孤,叶云舒冷酷轻笑:叶家的仇,将士……
将门孤女好凶猛,冷面郡王心尖宠叶云舒冷星禾的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将门孤女好凶猛,冷面郡王心尖宠》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捏信的指尖纤细苍白,心中怒火翻腾,精致的五官面罩寒霜。叶云舒坐在椅子上,显得格外孤寂。

益州刺史杨广,府上走水,全府上下一百多口,全被烧死!叶云舒闭目沉思,按邹将军所言,杨府一直处于监视中,事发前后并未发现可疑人员进入府中。难道是家贼?一百多口,却无一人逃出生天,说明起火时,就已丧失了行动能力。既然已经掌控了所有人,为何还要用火?毁尸灭迹还是掩盖……

叶云舒的手指点在桌上,速度越来越快,突然睁开双眼,眸子璀璨如星辰!

“来人!千里加急把这封信送到凉城邹将军手上。”

夜色如墨,寒风袭来,叶云舒紧了紧身上的黑衣,有些想念前世的紧身皮衣啊。

也不知大理寺的停尸房在哪里?循着昏暗的烛火穿梭在夜色中,一丝腥臭随风传来。叶云舒动了动鼻尖,转身如幽灵消失不见。

大理寺的停尸房果然够大,一排排尸体放入其中却半点不显拥挤。门口,窗外,院子里都有站岗的衙役。叶云舒趴在房顶上,与夜色融为一体。

果然有情况!叶云舒不动如钟,只眼角的余光向着右边的大树移去。来人武功很高,叶云舒不敢多看,只默默等着机会。

可一刻钟过去了,对方依然没有任何行动。难道不是来毁尸灭迹或栽赃嫁祸的?莫非是跟自己一样来抓狐狸尾巴的!

正脑洞大开,带着桐油味的火把从天而降,直直落向停尸房的屋顶,火光瞬间冲天而起!

“走水啦……”衙役高声呼喊,东奔西走,很快左右两边的院子同时起火,场面愈发混乱。叶云舒一个起落,朝着停尸房奔去!

就要闯进去时,之前的黑衣蒙面人飞身挡在前面。两人战成一团,眼见火势越来越大,周围的衙役提着水桶奔来,两人心照不宣的越打越远。

叶云舒手中的匕首舞的密不透风,一个虚招右手一晃,左手快速拉下黑衣人脸上的面巾。“疾风!”

两人俱是一惊!叶云舒摘下头套,“是我!”

“我不是疾风!”

叶云舒细看之下,果然发现端倪,五官一样,但神情气质却不同。“双胞胎?你不会叫骤雨吧!”

骤雨依旧面无表情,只紧抿的嘴角透露出一丝无奈和委屈?

叶云舒前世可是心理学家,虽说主修催眠,但微表情还是略懂一二。见少年这幅表情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真叫骤雨呀!你不喜欢?要不以后跟我吧,名字随你取!”

骤雨依旧一副面瘫脸,开口的声音却清亮悦耳,带着少年的稚嫩和干净。“叶姑娘!”

叶云舒突然对冷郡王有了丝兴趣,怎样的主子才能养出这么反差萌的两兄弟……

“你也是来抓狐狸尾巴的吗?糟了……”叶云舒被这一打岔忘了正事,瞪了骤雨一眼,重新戴上头套只露出双眼朝着停尸房奔去。

大火已经被扑灭,只剩下零星的火苗。衙役从烧毁的废墟中抬出一具具焦尸。

一男子面罩冷霜疾步而来,“怎么回事?不是让你们打起精神守好吗?放火的人可有抓到?”

众衙役默默低头不敢言语。男子愤怒一甩袖,“尸体都搬出来了吗?仵作可都验过了?”

“回大人,都搬出来了。只是……原本是打算明日让大理寺,刑部和京兆府的仵作一起来验的。”

男子看着满地的焦尸,怒声斥道:“大理寺真是好能耐!林大人倒是睡得安稳!”

叶云舒眯了眯眼,悄无声息出了大理寺。看向身后的骤雨,“现在好了,咱俩白打一架,让放火的人给逃了。”

骤雨也知犯了错,垂着头不吭声。

“你家主子醒了吗?我现在去拜访不会很唐突吧……”

郡王府,冷星禾见到叶云舒时眉心跳了跳。“叶姑娘深夜来访是为了白日之事?可是大理寺之行不顺利?”

“那些刺客是来杀你的!我只是受了无妄之灾!你的小侍卫武功不错,就是眼神不太好!所以我其实是来找冷郡王算账的!”

骤雨单膝跪地,“属下办事不利,请公子责罚!”

冷星禾看两人神情,大概也猜到了事情经过。面上还是一派淡然,声音有些低沉,“叶姑娘想怎么算账?”

“急风骤雨分我一个吧!”

虽然早就知道叶大小姐与众不同,但此刻冷星禾还是觉得有些…离谱!眼中的神色有些让人看不明白。

气氛正有些压抑,疾风从外走来,“公子,叶姑娘不在……在这里?”

叶云舒看着疾风眨了眨眼。疾风敏锐地捕捉到空气中的一丝压抑,瞟了眼跪着的骤雨,默默退到门口当起了门神。

“叶姑娘有话直说!”冷星禾喝了杯茶,声音依旧有些低沉。

“看来冷郡王舍不得!那不如你告诉我,想要杀你的人是谁?”

“叶姑娘高看我了,本王要是知道又何须派人去查?早该抓到文德殿去告御状了!”

叶云舒对此说法不置可否,“既然如此,那就不打扰冷郡王休息了!告辞!”

门口的疾风看了眼自家主子,拿出怀里的瓷瓶递给出门的叶云舒。御用贡品,每年只有两瓶的雪肤膏!叶云舒挑了挑眉,接过瓷瓶,转头看向冷星禾。

“冷郡王如此大方,那我也不能太小气。其实今夜大理寺之行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停尸房里的尸体少了一具,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少的那一具应该是个……太监!”

冷星禾抬了抬眼眸,神色平静,但跪着的骤雨却是惊得抬头,看着消失在夜色中的人久久不能回神。

“起来吧!说说怎么回事。”

骤雨将两人的乌龙打架事件原原本本讲述了一遍。还是想不通,“属下并未注意前后数量的不同。叶姑娘是怎么知道少的那具是……太监呢?”

“叶姑娘当众剖尸都干得出来,扒尸体……”裤子应该也不难吧!疾风被主子凉凉的眼神吓得更加忧伤,捂着嘴退回门口眼观鼻鼻观心。

“收起你的那些胡思乱想!”

第二日,早朝自是一番鸡飞狗跳。一向仁慈的建德帝发落了不少官员。负责京城治安的巡防营,主管京城事务的京兆府,以及被人放火烧尸的大理寺统统吃了挂落。

而事件的主角冷郡王据说身受重伤,性命垂危……

建德帝一向对这个从小失去父母的外甥关爱有加,甚至宠爱超过了某些皇子皇女。听闻此事更是担忧不已,几乎把整个太医院的人都赶去了郡王府。

疾风送走一个又一个老太医,脸色一次比一次难看。这些人就差没说要备棺材了,一群庸医!

三皇子府上,听着下人的禀报,温润的脸上露出一丝快意,而后又转为遗憾,“直接死了该多好!给我盯紧了郡王府……”

小说《将门孤女好凶猛,冷面郡王心尖宠》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3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