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化通天时飞扬爱酒不愧天(时飞扬爱酒不愧天)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造化通天全文免费阅读)时飞扬爱酒不愧天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造化通天)

时飞扬爱酒不愧天是奇幻玄幻小说《造化通天》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爱酒不愧天”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几年下来,大小恶战十数场时飞扬又被铁柱,救了好几次性命随着阅历的增加,本事又涨了不少再后来,架不住越来越乱,首领无奈,解散了商队在大伙儿都分到了一笔,相当丰厚的安家费之后,江湖路远,各奔前程!离家多年,思乡之情也油然而生置办了一身昂贵行头,二人结伴纵马扬鞭,踏上了回乡之路富贵不还乡,岂不是锦衣夜行!…………一路上越走,脸色越沉所过之处,谈不上遍地烽火,小股人马的争斗,却从未断绝抛去…

奇幻玄幻小说《造化通天》,讲述主角时飞扬爱酒不愧天的甜蜜故事,作者“爱酒不愧天”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黄泥青瓦,竹栅木筏,伴随着鸟语花香,正是诗人和画家,想在作品中表现的和谐韵律。青河村,其源头已经无从考究。可能是因为战乱逃荒,一群人聚在了一起形成了村落,至少大多数人是认可这种说法的。时飞扬自幼父母双亡,由村中人轮流抚养…

第4章 幻境(上) 试读章节

火一样的朝霞,托着金色的巨轮,从山脊上慢慢爬了上来,散发出万丈光芒。

消融了黑夜遗留的尘霜,照耀着树木田野以及山间的水流。

待慢慢地落下山去,远处的的群山,又渐渐地模糊成,一团灰黑色的影子。

山脚,有一处小小的村落,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黄泥青瓦,竹栅木筏,伴随着鸟语花香,正是诗人和画家,想在作品中表现的和谐韵律。

青河村,其源头已经无从考究。

可能是因为战乱逃荒,一群人聚在了一起形成了村落,至少大多数人是认可这种说法的。

时飞扬自幼父母双亡,由村中人轮流抚养。

今天张家给顿饭,明天在王家混个肚儿圆。

这个名字在一群柱子、狗蛋中显得格外扎眼。

这是出生之前,父亲用一顿饱饭,与落魄的游侠儿换来的。

如此亮眼的名字,并没有让他成为孩子头。

原因无他,他克服不掉,那与生俱来的懦弱。

七八岁的孩子,正是讨狗嫌的时候。

一群孩子上树捉虫,下河摸鱼,欺猫逗狗无法无天。

偏偏时飞扬是个另类,虫子也不敢捉,河也不敢下。

就算与同龄人起了争执,也懦懦地不敢多说几句硬话。

好在村里的孩子比较善良,虽然不喜其性格,出去玩儿的时候,也都带着他。

铁柱,作为时飞扬的死党,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其大名刘震山。

他老子从小,就对他寄予厚望,希望儿子能有出人头地,名震群山的一天。

铁柱也不负他老爹的期望,年纪轻轻,就已经能够,打出几招像模像样把式。

且为人豪爽,这样的性格,能与时飞扬合得来,也是一朵奇葩。

眨眼时飞扬就到了十岁,随着年纪的增长,胆量也‘略有’提升。

这天经不住一堆孩子的诱惑,偷着就一起溜上了山。

山中道路崎岖难行,草丛树林密布,好在百余年间,被前人踩出了一条林间小路。

小路上一般也没什么动物靠近,都被背弓持刀的猎户打怕了。

只有林间的鸟儿,和不知名的昆虫,伴随着众人尽情的飞舞。

一群毛头小子,都是第一次入山,闹哄哄的难掩心中的激动。

打打闹闹不知不觉间,竟偏离了小路,真正进入了布满凶险和危机的丛林。

待到回过神来,几个人都发现了异常,互相间看出了,对方神态的不妥。

脚步越来越慢,最后站在原地,谁也不吭声。

前方突兀地,传来了草丛拨动的声音,众人神态一紧,死死盯着灌木丛。

一只雪白的兔子蹿了出来,见到有人,腿脚在地上一点,如装了弹簧一般,一头扎进了草丛便不见了踪影。

时飞扬神态一松,吐了一口气。

寻了处树木稀疏之地,依靠着太阳辨别了方向。

虽然找不回小路,但只要方向正确,迟早能走下山去。

一群孩子急匆匆地往回赶,个个面色紧绷,再也没了谈话的兴致。

“吼……”

远方传来了一阵突兀的虎啸声,时飞扬感觉脑子里的弦,都要崩断了!

老虎狩猎本是伏击,这种吼声,是嗅到了人类的气味,在发出警告。

猎人的手段,实在是令大山中的掠食者记忆尤深。

毕竟还是十岁左右的孩子,有忍不住的哇的一声便哭了出来,像一只没头苍蝇般,拔腿就跑。

紧接着孩子群便炸了锅,纷纷大声哭喊着跟了上去。

殊不知这种举动,刺激了雄虎那脆弱的神经,暴起追赶而来。

也不知跑了多久,窸窣的脚步声,慢慢的响了起来,并且越来越大。

回头一望,一头巨大的雄虎,骤然跃了过来,半张的嘴巴中,吞吐着灼热的气息!

黄色的兽瞳,更是闪烁着凶戾的光芒,紧紧锁定着眼前这些幼年‘猎手’。

巨虎只一跃,便追到了众人身后。

凶残的虎口,仿佛正要择人而噬,时飞扬跑得最慢,落在了众人身后,自然是首当其冲!

他脑袋里好像一团浆糊一样,想拔腿就跑,却无法控制身体。

眼看就要丧身虎口,危难之际,身体被一股大力一拉,整个人被拖了出去。

努力地回头一看,铁柱正手持木棍,盯着巨虎,大口喘着粗气。

完了,临死还拖上了兄弟一起送命!

这是时飞扬脑海中,闪过的最后念头。

“嗖!”

破空之声在身后响起,又接连十数响!

一枚枚利箭,以迅雷之势划过,射入虎躯,其中一支正中虎眼!

巨虎哀嚎倒地,只扑腾了几下,便不动了。

时飞扬回头一望,热泪盈眶。

身后是村中十余名猎户,个个抬臂引弓。

裸露在外的手臂肌肉虬结,强健有力的臂膀,让自己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心。

这一刻,名为野心的念头,在他心中滋生。

“总有一天,我也要像他们一样!”时飞扬的心中在嘶吼。

此事过后,偷跑上山的孩子们都挨了揍,时飞扬也没逃过,铁柱他爹把两人一块收拾了一顿。

…………

两年过后,铁柱表叔回乡省亲。

与铁柱的父亲一合计,问过铁柱与时飞扬,便将二人带走,随商队一起,走南闯北长见识去了。

春去秋来年复一年,二人已经长成了二十来岁的棒小伙。

期间,时飞扬也跟着铁柱,一起习武,奈何天赋不够,总是差铁柱一筹。

商队行进之处,不乏穷山恶水之地。

前几年世道还好,后因皇帝昏庸,各路藩王蠢蠢欲动。

自然少不了与天争与人斗。

表叔本想将二人送回去,奈何二人不情愿。

见识过了花花世界,也不愿再回到,那山沟沟里去讨生活,加上身手不错,也就留了下来。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11:28
下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1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