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李渊若想称帝先问我手中刀免费(宇文成都李秀宁)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隋唐:李渊若想称帝先问我手中刀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隋唐:李渊若想称帝先问我手中刀)

《隋唐:李渊若想称帝先问我手中刀》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宇文成都李秀宁是作者“铁锅㸆大鹅”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上一秒还是活生生的人,下一秒便成了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如此恐怖场景纵然是历经了重生这等不靠谱事情的程都,也禁不住有些头皮发麻恐惧之余,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好悬将早上吃的几个野果子吐出来强压制住胃里的不适,程都攥紧了拳头:‘妈妈,古代太危险,我想回家……’此时此刻,程都多想身边有把加特林,直接将棕熊突突成筛子然而,不过只是他的一厢情愿罢了连穿越必备的系统都未曾出现身边只有一本破XX心法,封…

小说《隋唐:李渊若想称帝先问我手中刀,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铁锅㸆大鹅”,主要人物有宇文成都李秀宁,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原来电视剧里都是骗人的,与真正的相比,都是弟弟……’时至今日,他已经彻底认命:‘既来之,则安之,大隋无论你换不欢迎,我都来了。’几日来,经过与宇文士及和随行人员的攀谈中得知。时下乃是大业七年,具体是公元多少年,对历史只是一知半解的程都自然无从知晓。不过,有一点他还是比较清楚的…

第9章 南阳长公主 试读章节

程都勒住它的圆滚滚的脖颈:

“是吗?快说,你究竟祸害了多少懵懂的母熊?”

棕熊精被掐的小舌头吐出多长。

瞬间哑火。

……

数日后

当一行七八骑行之东都洛阳之际。

怀里抱着小灰的程都,望了一眼巍峨高大的巨大城池,不由心生感慨:

‘艾玛!这就是洛阳城的本来面目吗?’

霎时间,震撼,雄伟,气势磅礴众多词语在他脑中闪现。

‘原来电视剧里都是骗人的,与真正的相比,都是弟弟……’

时至今日,他已经彻底认命:

‘既来之,则安之,大隋无论你换不欢迎,我都来了。’

几日来,经过与宇文士及和随行人员的攀谈中得知。

时下乃是大业七年,具体是公元多少年,对历史只是一知半解的程都自然无从知晓。

不过,有一点他还是比较清楚的。

在大业八年的二月,历史上的隋炀帝便会御驾亲征,对高句丽发动第一次战争。

据说前后动员三五百多万人,结果却是遭遇惨败。

接下来的两年内,隋炀帝更是不顾朝中内忧外患,接连对高句丽动兵。

不仅严重耗损了隋朝的国力,亦造成了百姓民不聊生。

继而彻底激发了阶级矛盾,最终导致隋末农民起义的爆发。

以至于,导致盛极一时的隋朝走向灭亡,由李唐接管了社稷。

‘算算再有一年,隋朝便开始走向落寞了,我是该随遇而安,还是发挥一名穿越者的智慧,继而改变历史进程呢?’

‘话说改变历史会不会被抹杀啊?’

‘也不一定,至少历史上是没有宇文成都这一号人物的。’

‘我的出现没准就是天意呢?或许还能做个皇帝啥的玩玩?’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想想就令人兽血沸腾啊……’

‘等等,智慧?我有个毛的智慧啊,先不说能不能坐上那个位置,做皇帝多累啊,秦始皇那么牛逼,批奏折都累得半死,我又有何德何能?’

‘哎,如果可以还是做个富家翁,娶几个花枝招展的小姐姐做老婆,逍遥游快活……’

“成都,你怎么了,愣着干嘛?”

正想到妙处,忽听一旁有人呼唤自己的名字,程都忙擦了擦嘴角的口水。

顺着声音望去,就见宇文士及正疑惑的盯着他。

‘我去,想什么呢?我可是正人君子。’

程都忙解释道:

“啊,没,没什么,想到城里美食,肚子便有点饿了。”

怀里的小灰也跟着连连点头。

被程都下了封口令,它只能用行动表明自己的意见。

之前可是说了,倘若再在人前说话,程都便要阉割了它。

‘我也是,我也是。’

它是真饿了,一路疾行,都没空吃饭。

熊熊心里苦啊。

宇文士及苦笑摇头。

他也发现了,几天的相处,这个长子貌似只对吃的感兴趣。

饭量更是惊人,一个人轻轻松松便能吃掉十几人的份额。

可想而知,当初他娘带着这么一个饭桶,过得该有多艰难。

一想到他们娘俩过得苦日子,宇文士及不禁又生出无尽的愧疚。

“吾儿放心,自此以后,为父绝对不会叫你再饿肚子。”

说完,似是又想到了什么,压低了声音道:

“成都啊,马上就要进城了,回到家,可千万不要忘记咱们之前的话啊。”

‘不就是咱俩的父子关系吗?你放心,我才不稀罕给你当儿子呢!’

程都心中腹诽,脸上没有带出来:

“尽管放心,我晓得其中利害。”

“如此甚好。”

说着,还不忘回头对其余的人呵斥道:

“不想全家横死的,就管住你们的嘴。”

小六子率先表态:

“我等用项上人头担保,绝不透漏半分。”

其余人也连忙跟着保证:

“家主放心,我等至死也不会将此事说出。”

宇文士及满意的点头。

‘要不是看,你们世代都是我宇文家臣的话,安有你们的命在。’

……

城内,公主府。

近日来,南阳长公主总是觉得心神不宁。

自打听闻夫君宇文士及受伤之后,整日里魂不守舍。

每天都要派人去城门等候。

就是为了能在第一时间得到夫君归来的消息。

正当她心中惦念之际,陈武急匆匆走了进来:

“启禀长公主,家主,不,驸马爷已经回来了。”

长公主唰的一下,从座位上站起:

“他在哪?”

“已经进城,马上就要到家门口了。”

“善,快随本宫前去迎接。”

说话间,全然不顾自己的形象,双手提着裙摆,径直向外冲去。

侍女怀香忙不迭跟在身边,生怕公主有所闪失。

南阳公主府,门外。

七八骑勒马停于门前。

宇文士及对程都道:

“咱们到家了。”

说着还不忘用眼神示意他,千万不要说漏嘴。

一旦叫公主知道了,那可就惨喽。

程都心中好笑:‘那我当白痴吗?这点小事还一个劲的提醒,你就放宽心好了。’

就当众人自马上下来之时,公主府仪门敞开。

一群府中护卫,如潮水般涌出,继而分立于两边。

人群后,一名浑身上下,尽显贵气的绝色女子,在侍女的搀扶下,迈着小碎步出现在程都等人面前。

起初,他还没在意:

‘这个女人应该就是原主的小妈了吧?’

可当看清女子的面目时,程都整个人呆立当场。

‘妈~!’

一声‘妈’差一点脱口而出。

豆大的汗珠自他鬓角滑落,脑中浮现一个荒唐的念头:

‘难不成,老妈她也穿越啦!’

也不怪程都会如此想,面前的女人简直和他母亲年轻时一模一样。

不过是皮肤更好了些,气质更高雅了些。

就是这个和他前世母亲相似的女人,此刻正一脸关切的抓住宇文士及的手。

“夫君,你伤到了哪里,严不严重,快叫我看看。”

宇文士及脸上挂满笑容,目光温柔。

“公主费心啦,为夫皮糙肉厚,一点小伤早就没了大碍。”

说着还伸了伸胳膊。以示自己身体没问题。

“你看,不是好好的吗。”

南阳公主美眸浸湿:

“你受苦了,回头我便告知父皇,再也不叫你出门了,你个鸿胪少卿,还管什么征粮?兵部、户部那帮人都是吃干饭的吗?”

南阳公主仗着皇帝的宠爱,说起话来毫无顾忌。

宇文士及却吓得连连摆手:

“公主无需如此,既食君恩理当为国效力,怪只怪我一时不小心。”

害怕自家媳妇刁蛮劲上来,真去找皇帝老丈人,宇文士及连忙转移了话题:

“公主,为夫此行能够平安归来,全赖这位小英雄,倘若不是遇见他,我们一行人可就都回不来了。”

说着,他拉过身边的程都:

“成都啊,这位便是我的夫人,当朝的南阳长公主殿下,还不上前见礼。”

担心程都在外野惯了,不懂得礼数,宇文士及提醒道。

‘妈,我是程都啊,虽然我的样子变了,可我的名字你应该还记得吧?’

程都内心宛如万马奔腾。

此时此刻,他内心慌乱,既有期待也有恐惧。

然而,听到他名字的南阳公主却没有丝毫异样。

程都不禁有些失望。

‘难道是我想多了,也对,哪有那么巧的事!’

‘可,话说,也太像了吧!’

‘……’

“你便是程都小英雄?”

面对搭救自己丈夫的恩公,南阳公主显露出平易近人的一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3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