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南往北贺常南沈邶(贺常南沈邶)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向南往北全文免费阅读)贺常南沈邶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向南往北)

小说叫做《向南往北》,是作者“左上”写的小说,主角是贺常南沈邶。本书精彩片段:老贺带着贺常夏和她妈去西安玩几天,邀我一起,我拒绝了他们走后,家里一下子变得安静舒逸起来我睡到自然醒,然后继续整理材料写好论文大纲,背完单词,再看部电影或是本书,午觉睡完,一天已经过去了四分之三老贺发微信来问,要不要贺常夏帮忙内推,进她工作的公司实习他说,文字编辑,很适合我现在是中午1点按理说,他应该和贺常夏她们在室外聊到什么话题,会想到我老贺平时跟我交流得少,这时倒是提醒了我…

主角是贺常南沈邶的精选现代言情小说《向南往北》,小说作者是“左上”,书中精彩内容是:老贺发微信来问,要不要贺常夏帮忙内推,进她工作的公司实习。他说,文字编辑,很适合我。现在是中午1点。按理说,他应该和贺常夏她们在室外…

第5章“我不行” 试读章节

老贺带着贺常夏和她妈去西安玩几天,邀我一起,我拒绝了。

他们走后,家里一下子变得安静舒逸起来。

我睡到自然醒,然后继续整理材料。

写好论文大纲,背完单词,再看部电影或是本书,午觉睡完,一天已经过去了四分之三。

老贺发微信来问,要不要贺常夏帮忙内推,进她工作的公司实习。

他说,文字编辑,很适合我。

现在是中午1点。按理说,他应该和贺常夏她们在室外。

聊到什么话题,会想到我。

老贺平时跟我交流得少,这时倒是提醒了我。

大三,还是该奋斗的年纪。

贺常夏,大我两岁,有了份稳定的工作。

与我不同。

——不用了爸

——我已经找好了,后天就去。

我敲完字,沉思片刻,打开何脩聿的聊天页面。

——在吗?

——在的

他应该是正在看手机,回的很快。

——我想打听一下,上次你说的那个地方,还招人吗?

——还在招

——你有兴趣?

——我马上把负责人的微信推给你

——谢谢

——没事(哈哈)

——她前些天还跟我这儿打听你有没有空呢

——是吗

——对啊

——她觉得你条件挺不错的

——哦哦

——谢谢

的确如何脩聿所说,玫玫姐,翻易公司的人事负责人,很看好我的样子。

她根据我发去的简历,简单地问了下我的学习近况,然后商定好面试时间、面试地点、注意事项等等。

到了吃晚饭的时候,我躺在床上,闭上眼。

不怎么饿,不想动弹。

又睡不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亦橙来了电话。

“贺常南。”

她别扭地开口叫我,丝毫不掩饰自己仍因昨夜的争吵还未消气的事实。

“过几天,出来玩吗?”

听着她里里外外透出来的不大情愿的语气,我颇有几分无奈,又觉得好笑。

要生气也是我生气才对。

“……我应该没时间。”

算一算日子,面试大概率能过的话,后面的日子会很充实而忙碌。

“呃…你要干嘛?”

“有个公司在招人,我准备先去面试,通过的话就去实习。”

“哦。”陈亦橙停顿片刻,“我也有实习啊,但过几天就周末了。你那个公司周末也要去吗?”

“……我不知道。”

“那每天工作多久?8个小时吗?”

“我…也不是很清楚。”

“喂,贺常南。”

电话那头的人突然不耐烦了:“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装作不知道?”

“你昨天,在食良,跟我绕弯子装糊涂,”

“你是真的做不到吗?”

我在查期末考试成绩的时候,林川的聊天界面伴随着通知声跳了出来。

——不好意思啊哥

——“我昨天晚上出去唱k了,回家倒头就睡,没回你消息”

——没事

我移动鼠标,把他的聊天框简化至最小。

接着,贺常南的脸从脑海里冒了出来。

啧。

真是奇怪。

她说的话。

她整个人都奇怪。

——啊?!

——“哥,怎么会这样啊?你又说了什么吗?”

我说了什么?

我也想知道。

——没什么

——她心情不好吧

——我还有事

教务系统界面上,清晰显示着成绩排名第二,综测第一。

还不错。

我关上电脑,叹了口气。

“沈邶,你告诉我。”

“我想知道,”

“你为什么要跟过来?还花心思买束花?”

为什么?

这个我没想过。

“是刚刚在饭店看见我哭了,觉得跟你有关吗?”

啊,猜得挺准。

“陈亦橙让你来你就来了?那你可真是听从指挥,服从分配啊。”

啊?什么鬼啊。

“还是说,你过来,还想看看贺常夏?”

贺常夏?

关她什么事?

你不提她,我都快忘记你还有个姐姐了。

“那你可能要失望了。…她在西安,不在这里。”

我,这……

有什么好失望的。

“沈邶,你告诉我,这么久不见,互相这样寒暄几句,有什么必要?”

必要?

这难道一定还需要个原因?

“当初你对程君阳说的,不是说和我贺常南,一点儿关系都不想搭上边吗?”

程君阳?

搭上边?

“什么啊,你在说什么啊。”我皱起眉,看着她。

“我说什么?”

“我看着你真烦!”

“什么什么啊?你又没听清吗?!”

“……算了。”

“我就知道是这样。”

贺常南猛吸了口气,低着头,垂下眼睑。她鼻尖红彤彤的:

“你走吧,沈邶。”

“不麻烦送了,真的。求求你,离我远点。”

“我这个人很记仇的。和我的记性一样。”

“我不行,我不行。”

以前,高二的时候,我进办公室搬作业,偶然听到杨班和其他老师正议论着贺常南。

杨班,杨静,是我高中的班主任。

她说贺常南,做人率真,做事心细,但说话总是嘴巴快过脑子,容易冒犯到别人。

不过,除了学习方面的记忆力强,她在生活中向来忘事。身上散发出的自信仿佛与生俱来,从来不怕别人尴尬不尴尬,说了一些伤人的话转头又忘,让他人都不好意思“记仇”。

“怎么能轻易地说不行?试试才知道啊。”

陈静贻,高中班上的班长,好像说过,当时自己正为英语的演讲竞赛紧张得在候场席坐立难安,贺常南跑了过来,抱住她的肩膀,给她加油打气,说了这么一句话。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10:35
下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1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