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惯以德服人》主角陈末初七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我惯以德服人》 小说介绍

陈末长袖一挥,露出一身肌肉。 这一战, 陈末打的很开心, 只见他背上的肌肉隆起,隐隐浮现一个狰狞的‘德’字。 他开口道:仁,把人一分为二的技术;义:指把头打进胸口的力气。 我每天反省自己多次,抡别人用没用全力,许下教训别人的话有没有说到做到,学来的技术有没有练习的比教我的人更好 。。书中主要讲述了:陈末长袖一挥,露出一身肌肉。 这一战, 陈末打的很开心, 只见他背上的肌肉隆起,隐隐浮现一个狰狞的‘德’字。 他开口道:仁,把人一分为二的技术;义:指把头打进胸口的力气。 我每天反省自己多次,抡别人用……
《我惯以德服人》主角陈末初七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我惯以德服人》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山巅的这群人这次是必须要去熊窝子沟。

他们的目的很明确,他的任务也很明确。

如今的山巅之上已经分成了两个派系,一个是保守派,他们认为维护好山巅目前的统治是最好的。

另一个则是拓荒派,他们不满足山巅日复一日永远不变的模样,他们迫切的想开疆扩土成就一番伟业。

这一次去熊窝子沟就是如此,他们觉得那个地方可以作为一个很合适的居住点,当然,仅仅是觉得不足以打动保守派的心,他们需要用行动来证明他们想法的可行性,因此他们瞒着所有人以寻找药草的目的从山巅上下来。

他们其实不需要引路的人。

但是为了更像那么回事儿,所以无论需要还是不需要都得有个引路人,好让一行人更像那么一回事。

他们知道了陈末的信息,当然他们也知道夫子的信息,一个绝佳的借口不知不觉的就浮现在所有人的脑海里面,有什么比夫子佐证更能堵住悠悠之口的?

他们用芋头开路,打听了陈末更加详细的信息,更是把队伍去熊窝沟采药的消息散布的满天飞,他们不约而同的认为陈末就是最好的带路人。

不打听还好,一打听所有人都觉得此次熊窝子沟之行真的是老天开眼。

从众人的口中他们得知,这个叫做陈末的少年一个月前就去了一次熊窝子沟,不但活着回来了还亲手打死了一只小熊崽子。

虽然归来的少年看起来已经是濒临死亡的边缘!

可谁曾想,十天之后这个少年像是换个了人一般又生龙活虎起来,而且仿佛开窍了一般,做事滴水不漏,手段更是层出不穷。

不但养活了自己,还能把一个死了爹妈的孩子送进了夫子的学堂,更有有谣言称他不但弄死了土狗,还差点弄死了土狗的高大哥。

“杨树,你确定那小子就住在这里?”队伍里一汉子怀疑道。

杨树笑眯眯的确定道:“错不了就是儿!”

“嗯!这人如果真的靠谱,我们回来后带的土货全部交给你打理了!”

杨树闻言,脸都笑开了花:“我说今早怎么喜鹊一直叫,原来出在这儿啊,贵人提携,多谢贵人提携啊!”

这杨树不是别人,正是跟陈末鹿肉换芋头的二道贩子。

有了贵人的提携,二道贩子杨树自然多了底气,他站在门口大声喊道:“陈末,陈末,山巅之上的贵人来你还不赶紧出来迎接?”

窝棚的门猛地被打开,露出一个初七小小的脑袋,还有那张哭红眼眶的小黑脸。

二道贩子见初七这个样子,本能的觉得不妙,赶紧问道:“你哥陈末呢?”

只见初七猛地哭嚎道:“哥哥前一日抓角鹿被怼了,如今……如今……”

讨好贵人的机会就在眼前,杨树想都没想就钻了进去,几个性子急得也往里面伸着脑袋。

看着陈末那一大片青紫,杨树不由的吸了口凉气:“狗日滴,有些东西,你这没死?”

陈末翻了翻白眼:“暂时死不了!”

“还能上山不!”杨树不甘心道。

“你去问夫子,夫子说能我就去!”

杨树闻言立马就蔫了,退出窝棚,苦笑道:“这小子活不长咯!”

话音落下,队伍扭头就走,刚才还以为这次是老天开眼,谁知道开眼是开眼了,那小子也开眼了!

晦气。

陈末透过缝隙看着众人离去,二道贩子还在努力地争取着:“陈末虽然不行了,田鼠也不错啊,他弟弟虽然死了他不是活了嘛!活着,那就是有经验的,要不……”

队伍里面有人叹了口气:“那就只能将就了,天亮就出发!”

陈末笑眯眯的看着他们离去,就在陈末为自己机智而得意的时候,队伍末端的那个带着大帽子的女孩突然回头了,她朝着陈末摇了摇头,嘴角咧出一道笑意。

好似在说:我抓住你了哦!

陈末下意识的错开视线,他突然有一种做恶作剧被人发现的感觉,上次给自己这个感觉的还是夫子。

这样的人应该不简单吧,明明格格不入,为什么会在一个队伍里面呢!

第二日陈末和初七一起去夫子那儿。

结果夫子家的大门紧闭,通过哑巴爷爷两人才得知,夫子身子不舒服,准备休息几日。

陈末心里虽然纳闷,但也知趣的慰问了几句,他心里隐隐觉得夫子应该是不舒服,可要说出个什么来,又是没有一点的头绪。

抱着芋头两人无聊的回到家。

初七已经习惯了每日去学堂作息时间,今日突然不去了他突然一下子有些不知所措了。

“哥,咱们去做点什么吧!”

陈末好奇道:“做点什么?”

初七眼珠咕噜噜一转:“昨儿你不是说夫子给你了几张药草的图纸么,要不咱们去找找看?”

陈末想了想:“也行,去找找看!”

两人就开始在附近转悠,整整一上午石叶草毛都没找到,倒是找到了不少的金钱草。

“这玩意是药草?”初七打量着掌心的金钱草不确信道。

“应该是的,夫子应该不会骗人!”

“那就多找点!”初七一下子变得干劲儿十足:“嘿嘿,要是有人问我在干嘛,我就说我在找铺床的草!”

陈末不可置否道:“除非你不卖,你一卖立马就露馅了!”

初七笑了笑:“那也无妨,咱们比他们多卖一次咱们就赚一次。趁着现在大家都不知道,咱两多弄点,一点都不给他们留!”

两人如同两只自得其乐的小老鼠,在村落附近悄悄的转悠,自得其乐。

第二日夫子依旧没开门。

第三日依旧是。

第四日的一大早,进熊窝子沟的那一批人回来了。

好巧不巧,陈末和初七正在外面摘金钱草,两个人和出山的队伍迎面碰上。

“你不是快死了吗?”有人问道。

陈末:?????

“喂,你不是快死了吗,怎么还好好的?”那人又问道

陈末悄悄地翻了翻白眼:“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死了!”

“就那天晚上啊!”

“那是二道贩子说的,我当时什么都没说啊!”

那人歪着脑袋想了想,好像是那么回事!

气的跺了跺脚:“妈的,回头再来找你!!”

队伍急匆匆的离开,陈末闻着若有若无的血腥味,再数数了人数,陈末暗暗咂舌,出去四天就死了八个人,这些人到底遇到了什么啊!

不对,应该是九个人,刚才没有看到带路的田鼠!

“哥,那个人胳膊没了!”初七看的比陈末还仔细。

“哪个人?”

“就是当日跟在二道贩子身后的那个人,背着棍子的那个!”

“走,回家!”

“看热闹去?”

“不!”陈末摇了摇头:“我们去缅怀下!”

回到村落,首先听到的就是是田鼠家媳妇呼天抢地的痛哭声。

看热闹的人很多,陈末和初七根本挤不进去,两人没法只好爬上了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

树端上初七晃着腿,听着田鼠媳妇抑扬顿挫像是唱歌一样的哭喊声,咯咯直笑:“真好笑,一滴眼泪都没有!

“那你也不能笑啊!多可怜啊!”

“我也不想笑啊,她这一哭我就想笑,我也控制不住我自己啊,你看啊,大家都在笑!”

陈末看了一眼,大家的确都在笑,就像看戏一样,看得津津有味满足的笑。

有一个人在跟二道贩子商量着什么,过了一会儿,二道贩子提来了大半袋子芋头扔在了田鼠媳妇身边,田鼠媳妇立刻就不哭了,掂了掂,背着袋子就走了,看不出一点悲伤!

“唉!”陈末叹了口气。

初七看了眼陈末,说道:“这个女人就是田鼠从别人那里抢来的,现在田鼠死了,她比谁都开心呢,还白白得了一袋子芋头。”

陈末想了想,回道:“我们做人要有悲天悯人的胸怀,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更不不能拿别人的痛苦当我们欢笑的源泉。如果实在做不到,就一定要坦然,一定要,算了,我编不下了!

初七听前几句还以为哥哥要说教呢,还摆出一副聆听的坐姿来,谁知道听到后半句就蒙了!

这说了相当于没说嘛!

但是初七还是看出来了哥哥不喜欢自己跟着别人一起笑。可是,初七有些捉摸不透哥哥心里在想些什么,哥哥的为人他是知道,他经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兔死狐悲。

其实,陈末是怕自己也落得如此下场,初七在那里哭,别人在那里笑。

简单的处理完这一切,剩余的十九个人开始在这里扎营,他们用芋头为工资,在短短的半日就搭建了一个很大的木制屋舍,完事之后有人骑着马离开。

方向是朝着山巅的方向。

“走!”陈末滑下树。

“去哪儿!”初七也跟着下来:“时间还早,咱们再去挖掉药草?”

“去找陆琪琪!”

“找他干嘛啊!”

陈末突然牵住初七的手,严肃道:“走的那个人应该是去搬救兵去了!也就说明他们这一次进山除了死人一事无成,他们整顿好还是会再次进山的。”

“哥你的意思是?”

陈末点了点头:“对,你猜的没错,等他们整顿好就会让我带路!别哭,万一不是呢!”

“不是,你找陆琪琪干嘛!”

“早做准备!”

小说《我惯以德服人》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10:21
下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1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