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恶毒女配如何自救(箫霁雪李子彦)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箫霁雪李子彦)穿成恶毒女配如何自救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穿成恶毒女配如何自救)

小说《穿成恶毒女配如何自救》,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箫霁雪李子彦,文章原创作者为“爱吃鳗鱼饭”,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温泉热腾腾的蒸汽四散在池水周围,为泉中的景色打上了一层朦胧的滤镜箫霁雪尴尬地别过眼,尽量使自己不要将注意力放在面前那个一身裘衣的男人谁来告诉她,她一个母胎单身至今的黄花大闺女要怎么面对这幅场景啊?反观这个李子彦,分明是个古人却一丝羞涩的感觉都不见,此时他正领口敞开,手肘抵在地面,撑着脸颊,好整以暇地看着箫霁雪坐立不安的模样“爱妃为何拘谨?此次出行也是,处处避着我,像是……在害怕什么似的”该…

完整版古代言情小说《穿成恶毒女配如何自救》,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箫霁雪李子彦,由作者“爱吃鳗鱼饭”精心编写完成,精彩片段如下:无他,他带出来的猎物太多了,侍从们手上皆提着抱着好几个。周围一同旁观的一位文臣抚须笑道:“宁大将军之子自十六岁时第一次参加起,年年春猎都要出这么一回风头,当真是风头无两。”太后脸上挂着愉悦的笑,朝宁窦微微招手,身边的太监见状,忙尖声道:“宁大将军当年便勇猛过人,这回当真是虎父无犬子,宁小将军可是猎了…

第9章 兔子 试读章节

随着时间的推移,众人陆陆续续地从围猎场中走了出来,有些人手中空无一物,而其他猎到了东西的人,则吩咐自己的侍从将猎物送到皇上和太后的座位前进行清点。

这人都出来得七七八八了,李子彦和宁窦怎么不见踪影?箫霁雪心中有点着急。

终于,宁窦也驾着马,带着一众随从走了出来。

他一现身,便惹得众多女眷发出一声声惊呼。

无他,他带出来的猎物太多了,侍从们手上皆提着抱着好几个。

周围一同旁观的一位文臣抚须笑道:“宁大将军之子自十六岁时第一次参加起,年年春猎都要出这么一回风头,当真是风头无两。”

太后脸上挂着愉悦的笑,朝宁窦微微招手,身边的太监见状,忙尖声道:“宁大将军当年便勇猛过人,这回当真是虎父无犬子,宁小将军可是猎了只赤狐回来?”他看向宁窦手上一直拎着的狐狸。

宁窦犹豫了一下,下马行至太后与皇上跟前,拱手道:“是的,臣在草场西北的角落发现了这只狐狸,想着打来为家母做件狐毛围脖,于是便拿在手上。”

既然太后身边的人问起,他本应该将这狐狸进献给太后,但是要他拿着别人猎来的东西向太后邀功,他做不到。

太后脸上的笑容一滞,她本以为宁窦会顺势将这狐皮献给她,却没想到宁窦好似压根没想起来。

她倒也不是稀罕这么一张狐皮,只是宁家世代掌握兵权,是很大的一张牌,她本想若宁窦进献,便借着这事对宁窦加以奖赏,好拉拢宁家。

不过目的没有达成,她也并没有过多怀疑,只当宁窦一向实诚惯了,不会那些奉承之事也正常。

于是太后淡淡地说:“难得你有这么一番心意,如此孝顺,自然是一番好心。”

皇上此时在一旁道:“既如此,那就赏吧。”说着便赏赐了宁窦许多物品,挥挥手让他退下了。

他的身体早已被求神炼丹之事掏空,如今坐着一上午已有些疲累,只想赶紧赏完回程了。

宁窦拱手退领赏,箫霁雪却发现他隐晦地瞟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李子彦。

箫霁雪精神一振,看这情形,男主这是成功和宁窦搭上线了啊!不愧是男主,做事根本不需要别人担心。

然后她便看见李子彦身旁的侍从手提一只活蹦乱跳的兔子,跟在李子彦身后,朝皇上走去。

周围人见状,窃窃私语:

“这太子殿下也学习骑射有几年了吧,怎得就猎了个兔子过来?”

“怎么还是活的?怕不是射到的的吧?”

三皇子在一旁看得分明,他抑制不住脸上嗤笑的神情,讽刺地问道

“皇兄怎么如此好的兴致,这是游园去了?”

李子彦没有理他,朝着太后皇上拱手:“恕儿臣无能,儿臣愿将此兔献给父皇。”

皇上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不必了,文轩你自己留着吧。”

“是。”李子彦再次拱手,将兔子带了下来。

他还是将兔子递给侍从,吩咐了两句,随即侍从退下,只留他一个人站在那里。

猎场中人终于全部出来,皇上的耐心显然已到了顶点,他立马宣布此次春猎结束,并让身边的太监汇报了此次的收获情况。

听完太监的禀报,他对众人道:“既然此次春猎收效不错,诸位爱卿就先去沐浴休息吧。”

众人应是,随即便各自回到自己的居所。

箫霁雪真想伸个懒腰,她真觉得这东西比她以前初中的运动会还要无聊,她坐的都快要发霉了。

到了她和太子所居的别院,突然有个侍女拦住了她,将一个篮子拿给她看。

“你是说,这是太子送给我的?”箫霁雪探头去看,果不其然是李子彦在猎场活捉的那只。

瞧着还是只半大的幼兔,因为受了惊,此时正窝在篮子的一个角落里,团成了一个雪白的团子。

箫霁雪一直很喜欢这些毛茸茸的东西,此时看着便有些动心,不过………

“太子为何要送我这个?”她有些莫名其妙。

侍女捂嘴笑着,就好像她讲了什么笑话。“太子殿下的心意,还需娘娘您自己去问呢。”

对哦,在他们眼里,自己和李子彦是一对新婚夫妻,在别人看来李子彦这种行为再正常不过。

萧霁雪知道这不可能,不过她也没有想太多。

可能单纯只是李子彦懒得处理这只小兔子,毕竟它只是他在太后和皇上面前装模作样的一个道具罢了。

于是她欣然接过了这只小兔子,随意地对侍女道:“那你替我谢谢他啊”

侍女应是,心下有些奇怪:为什么要她来代替太子妃给太子殿下道谢呢?这种事情不应该亲自去开口么?

不过她也不懂夫妻之间的事,兴许是某种情趣呢?

想到这里,侍女干脆地退下了。

箫霁雪目送她离开后,便一改刚刚淡然的模样,兴奋地提着篮子将小兔子带进了房间。

她将小兔子放在桌上,好奇地左右看着,看了半天却发现它还是缩成一团的那副模样,想了想,问到:“兔子要吃什么啊?”她从未养过兔子这类宠物,因为家里长辈不允许,所以上辈子她只有过云养的经验。

身边的叶子迟疑地说道:“奴婢也不太清楚……好像是菜叶子或者草什么的吧?”

“那你快去拿。”箫霁雪朝叶子挥挥手。

叶子退下之后,箫霁雪轻轻拿手翻动了一下小兔子,也许是吓得厉害,小兔子只是缩着头,也没想到在她手上咬一口。

箫霁雪将兔子检查了个遍,惊奇地发现它身上真的没有一丝伤痕。

那李子彦是怎么抓到的?莫非下了马跟兔子赛跑然后徒手抓的?

想到那个画面,箫霁雪不由得乐出了声。

…………

春猎结束之后众人并不会立刻返程,而是会举办一场宴席,原料使用围猎中的猎物,既享受了围猎的乐趣,又享受了美食,两全其美。

箫霁雪对这次宴席还是蛮期待的,因为历来春猎为了宣扬节俭之风,向来都是直接采用现猎的动物作为原料,加以简单的烹饪方式——说白了就是烤肉。

古代的烧烤啊,她很好奇是什么样子的。

于是当下人来请她前去参加宴会时,箫霁雪迫不及待地就拉着叶子跑过去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10:13
下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1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