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王妃凭演技上位(华檀傅南)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重生后王妃凭演技上位)华檀傅南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重生后王妃凭演技上位)

穿越重生《重生后王妃凭演技上位》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墨玉”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华檀傅南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闻言,傅琛愣了愣,他仔细看着华檀,对上后者眼神中的期待他蓦地一笑,抓住华檀回身一旋坐到床上,一手将人拦住,气氛暧昧到极点傅琛的脸更贴近些,温热的气息洒在华檀颈窝,她不禁头脑空白傅琛打量着她浑身紧绷,甚至大气不敢出一下的拘谨模样,突然拉开些距离,戏谑道,“本王看华小姐不是身子不好,是脑子不好吧?”“……”华檀心中的紧张一瞬间冲扫干净她怎么忘了现在的傅琛根本就不是那个赶来救她的傅琛是她操之过…

正在连载中的穿越重生《重生后王妃凭演技上位》,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华檀傅南,故事精彩剧情为:也是,上一世是在她嫁给傅南后,华征才靠着皇亲国戚的身份扬眉吐气的,至于现在……唇角勾起一抹轻不可察的笑,华檀将头重重磕在地上,沉声道:“民女华檀见过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起来吧,难得琛儿亲自带人进宫,说说吧,所为何事?”皇帝淡淡笑着,话虽是对着华檀他们说的,看向的却是傅琛。华檀心里一沉,连忙…

第16章 试读章节

没一会,在大太监的带领下,一行人陆陆续续跪在了皇帝面前。

金碧辉煌的大殿,高高在上的帝王。

有了上一世的经历,华檀对这些可太熟悉了。

倒是她一旁的华征,畏畏缩缩,显然是大半辈子了第一次来到这个权力中心。

也是,上一世是在她嫁给傅南后,华征才靠着皇亲国戚的身份扬眉吐气的,至于现在……

唇角勾起一抹轻不可察的笑,华檀将头重重磕在地上,沉声道:“民女华檀见过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起来吧,难得琛儿亲自带人进宫,说说吧,所为何事?”

皇帝淡淡笑着,话虽是对着华檀他们说的,看向的却是傅琛。

华檀心里一沉,连忙直起身子,垂着眸子道,“民女此番,是想为父亲求旨再立继室!”

“为父亲求娶继室?为何?”

皇帝本来还打量着傅琛,听到华檀这句话,眼里浮现一抹兴味。

他将视线转向殿下一直低着头的华檀,漫不经心地道,“抬起头来说话。”

只一眼,皇帝被华檀的容颜惊到了。

虽是稚嫩未脱,但绝色之姿初显,稍待些时日,必是惊心动魄的绝色美人。

可惜是个药罐子。

闻着自华檀进来后殿中就弥漫着的药味,以及华檀那明显比健康女子扁平一些的身板,皇帝眼里闪过一抹惋惜,静静听着华檀的阐述。

而他这一切微妙的表情变化,都被立在不远处的傅琛捕捉到。

将上首男人那遗憾的神色尽收眼底,傅琛心头没由来地涌上不悦。

他太了解皇帝了,这副模样,明显就是对华檀有了想法,却又嫌弃华檀这药罐子身材禁不住折腾。

想到手下递上来的一些暗闻,傅琛身子侧了侧,不动声色地挡住皇帝的视线。

与此同时,华檀的话也说完了。

皇帝眼里闪过一抹不悦,看向傅琛,“人是琛儿带来的,这件事琛儿怎么看?”

“臣只是一个晚辈,华家主说,长辈的婚事,臣这个晚辈没资格做主,一切还请皇上决断吧。”

大殿中寂静片刻,气氛一时诡秘。

“陛,陛下,草民冤枉,草民不是这个意思……”华征腿一软,差点没瘫在地上。

然而皇帝听到傅琛这番话脸色已经沉了下来。

“瑞王怎么也算是皇家之人,华家主可还将皇家放在眼中?”皇帝眉目间的和善尽数散去,那股属于上位者的威仪压下,让人心头一沉。

他复又看向华檀,“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华檀福身,不卑不亢行了一礼,随后慢慢开口道,“华家无主母把持,已然乱套,父亲被小妾惑了心智,险些做出宠妾灭嫡之事,民女担心父亲因此将名誉毁于一旦,特请求陛下下旨,让华家再立继室。”

她有意将华征美化些许。

毕竟照实托出,受影响的不止华征。

“陛下,休听小女胡言!”华征面带急色,连忙跪下,“草民岂敢如此肆意妄为?”

“放肆!”殿前太监瞅了眼皇帝的表情,尖声呵止,“这里轮不到你插嘴!”

“华檀所求,朕允了。”皇帝沉眼看着傅琛,眸中闪过一道暗光。

“至于人选……”

“陛下!”

华檀心中警钟乍响,想到上辈子发生的一些事,忽地抿唇,再度跪倒,“民女还有个不情之请。”

“说。”皇帝眉头蹙起片刻,有些不悦华檀的胆大。

然而华檀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她呼了口气,紧捏住的手心渗出细密汗珠,“民女自幼丧母,若非有外祖母家帮衬,只怕日子更难过,华家如今没有别的长辈,择妻之事父亲本人又多有不便,请陛下开恩,准允由民女外祖母亲自为父亲择一个温婉贤淑的女子为妻!”

她说着,将头低了低,态度虔诚。

皇帝一语未发,眼神沉沉地落在华檀头顶。

殿内气氛再度冷凝,众人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就在华檀额角快要渗出冷汗,心中做好最坏的打算时,上头终于传来一道沉稳威严的声音,“允了。”

说罢,皇帝冷哼一声,带着御前大太监拂袖离去。

这次是真真正正从鬼门关走了一遭。

等大殿再无那道明黄身影,华檀脱力般坐在地上。

至于她身边已经抖成筛子的华征,她已经懒得搭理了。

“你倒是胆大。”

头上传来男人淡漠的声音。

华檀心里咯噔一声,忽然想起傅琛还在场,连忙浮现一抹讨好的笑,“多谢殿下,民女日后定备一份厚礼感谢您今天的大恩。”

“本王等着。”

深深看了华檀一眼,傅琛头也不回地离开。

华檀不懂傅琛最后那个眼神,她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后,毫不顾忌华征像要吃人的眼神,出宫后直直奔着姜府而去。

华檀抬头看着恢宏大气的牌匾上的姜府二字,心中有些复杂。

姜府出身茶行,整个建筑如茶般清雅,沉稳内敛。

她眼瞳微润,上前敲门,道出来意。

前世今生,在这世上还惦念着与她的亲情的,怕是就只剩外祖母姜老夫人了。

“乖乖,怎么突然来了?”姜老夫人握着拐杖,快步往华檀走来,“来,快进府。”

姜老夫人笑得和蔼,拉起华檀的手便往里面带,“怎么今日想着来外祖母这儿了?华府那些个亏待你了?”

华檀回拉她的手,避之不答,“外祖母怎么还亲自出来迎,该是我来给您请安才是。”

“这是哪里话。”姜老夫人一脸喜色,怜爱地看着华檀,“今日来是有什么事吗?”

“有些事,此处不方便说话,我们进屋了说。”华檀一想起华征,面色便有些沉冷。

姜老夫人精明一世,自然没错过她这一瞬的变化。

华府当年断送了她女儿的命,若再亏待她女儿留下的这唯一血脉,那她定要华征拿出说法!

姜老夫人想着,眼眸微沉。

待到了房里,姜老夫人将仆从遣散,这才满眼祥和地打量起华檀,“长开了,比以前更好看了。”

老人家慈眉善目,满眼都是疼惜。

华檀忽地心下一暖。

上一世她被华征逼着嫁给傅南之后就再没见过姜老夫人,后来傅琛起兵造反,姜家被陷害与反军勾结株连九族,整个姜氏大大小小二百三十人口无一幸免。

想到上一世那血流成河的场面,华檀眼眸低垂,掩下眸中蔓延的恨意,再抬眸时,眼瞳中氤氲着泪意。

“乖乖,这是怎么了?”姜老夫人忙扯着手帕替她擦擦眼角,叹着气将人揽入怀中,“不哭了,谁欺负你,外祖母给你出头。”

华檀泪意更甚,她沉吸一口气,努力稳住情绪,“确实有事要麻烦外祖母。”

华檀将今日之事全盘托出,对上姜老夫人满眼的心疼,她犹豫一瞬,还是沉声说出了今天的来意,“我希望外祖母能出面寻一良家子送入华府……做继室。”

她声音微顿,说完便咬着牙,低头不敢再看姜老夫人。

姜老夫人待她好,不光是因为喜欢她,更多的是因为母亲。

可她今日所求,却是要让姜老夫人亲自挑一个人,去享受母亲曾经所拥有的一切,这无疑是在姜老夫人心上扎刀。

华檀一时有点后悔自己在殿堂上的冲动。

可今日殿堂上的情形,皇帝明显是另有所图,若是只为钳制华征就将整个华家都断送出去,那又太得不偿失。

或许还有别的办法的。

想着,华檀快被心中的愧疚淹没。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09:42
下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09: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