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前夫成了我二婚路上的绊脚石小说(陆斯年余半夏)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陆斯年余半夏(离婚后,前夫成了我二婚路上的绊脚石陆斯年余半夏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陆斯年余半夏)

《离婚后,前夫成了我二婚路上的绊脚石》主角陆斯年余半夏,是小说写手“浮生”所写。精彩内容:等再次睁开眼,陌生的环境让余半夏下意识地坐起身“怎么坐起来了?快点躺下!真是的,都怀孕了还不爱惜自己的身体”陆斯月将水杯放在床边,小心的扶着余半夏躺下“这里是哪里?”“还能是哪儿啊!这里当然是医院咯,你都不知道你突然晕倒,可把我给吓死了!”一想到脸色煞白躺在自己怀里的余…

小说《离婚后,前夫成了我二婚路上的绊脚石》,是作者“浮生”笔下的一部​霸道总裁,文中的主要角色有陆斯年余半夏,小说详细内容介绍:余半夏没有半分犹豫,猛踩油门直奔酒店。当她赶到酒店,刚出电梯门就听见陆斯月声嘶力竭的咆哮:“开门啊,有脸当小三没脸开门?不是要追求刺激吗?那我就帮你贯彻到底!给我开门!”“小姐,请您不要这样!”余半夏拍了拍急得快哭了的服务员,“我来吧。”服务员像是见到了救星,赶忙给余半夏腾出空。“四月,回去…….

第2章 如湘想见你 试读章节

一个月后。

余半夏接到陆斯月的电话时正在参加一个医疗学术研讨会。

那头压着声儿,“夏夏,我今天逮住那个勾引我哥的女人了!他们现在往鹿豪酒店去了,等着,我去给你报仇!”

余半夏愣了三秒才反应过来,穿着白大褂就朝外跑,“四月,听我说你千万别冲动,你先回家,喂…..喂?”

还未说完,电话直接被挂断。

再拨过去,直接忙线。

余半夏没有半分犹豫,猛踩油门直奔酒店。

当她赶到酒店,刚出电梯门就听见陆斯月声嘶力竭的咆哮:“开门啊,有脸当小三没脸开门?不是要追求刺激吗?那我就帮你贯彻到底!给我开门!”

“小姐,请您不要这样!”

余半夏拍了拍急得快哭了的服务员,“我来吧。”

服务员像是见到了救星,赶忙给余半夏腾出空。

“四月,回去….”

“余半夏,陆斯月?你们在搞什么!”

吼得正欢的陆斯月一愣,不敢相信的看向出现在走廊的陆斯年。

一身剪裁得体的高定西装,深色西裤下长腿笔直,周身气质斯文清贵,仅仅是站在那里就已经光芒万丈。

半个多月没见,他似乎变得温和了不少。

看来她选择离婚是对的。

至少,他现在过得很幸福不是吗。

余半夏苦笑一声,垂下头后退半步,并不想参与陆家兄妹之间的“战斗”。

陆斯月没察觉到余半夏的异样,有些悻悻地开口:“哥?你不是应该跟你的情,妇在里面吗!”

陆斯年没回答,幽深的眸子落在了余半夏身上,“你跟斯月说了什么?”一张口便是埋怨和质疑。

余半夏有些好笑,他们离婚这件事情她都能按照他的要求守口如瓶,又能跟这个前小姑子说什么呢?

说他半个月都不回家?

还是说他为了前女友抛弃了她?

她明明都已经按照他说的一忍再忍,一瞒再瞒,先破坏规矩不回家的人是他陆斯年,他有什么资格埋怨她?

余半夏不说话更加证实了陆斯年心中的猜想,他就知道余半夏不会守口如瓶!

喀哒

剑拔弩张之时,紧闭的房门缓缓打开。

在看清女人的样貌后,陆斯月瞪大了双眼,“如湘姐?”

顾如湘跟他哥算是青梅竹马,但是当年她见陆家不行了,直接把债务缠身的陆斯年给踹了后就出国了,陆斯月现在能叫出这声姐完全是她本人素质高。

不过,这么多年没见,怎么瘦成这个样子了?

相较于陆斯月的震惊,余半夏倒是一脸从容,对着顾如湘点了点头,“如湘,姐。”

顾如湘显然比陆斯月圆滑不少,丝毫不提当年的事情,笑着拉起余半夏和陆斯月的手,“这么多年没见,小夏和小月都长成大姑娘了啊,真漂亮。”

对于顾如湘的亲昵,余半夏微阖着眼没说话,陆斯月见此只得干笑两声,拉起半死不活的余半夏朝电梯口走,“抱歉啊如湘姐,我和夏夏还有些事情没做,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随着电梯门的缓缓关闭,陆斯年望着满脸平静的余半夏出了神。

她似乎…..真的了懂事不少。

这不由让陆斯年想起一个月前他跟余半夏提离婚时的场景。

本以为不会在意,不成想却久久不能忘怀那双哭的肿起来的眼睛。

这也是为什么他半个月没回家的原因。

余半夏以为自己瞒得很好,殊不知全都被陆斯年看在眼里。

就在这时,一双手缠上他的脖颈,将他从思绪中拉了出来。

顾如湘柔若无骨的靠在陆斯年的怀里,“斯年,怎么现在才回来啊?”声音隐约间流露出淡淡撒娇的意味。

陆斯年回过神,不着痕迹的拉下顾如湘的手握在手心,关切道:“公司有些事情,你身体怎么样?有没有哪里疼?”

感受到手心传来的温度,顾如湘笑着摇了摇头,俨然一个沉浸在幸福中的小女人,丝毫看不出是癌症患者。

陆斯年还是有些不放心,上下打量了一下顾如湘,见她面色红润才放下心来,任由她挽着走进了房间。

随着房门的关闭,余半夏被陆斯月一把拽到了沙发上。

“快说,你和我哥到底怎么回事,还有顾如湘怎么回来了?”

陆斯月挽着余半夏的手腕以防她逃跑,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表情。

看着都快挂在自己身上的陆斯月,余半夏叹了口气,“如你所见,你哥还爱着他的白月光,所以我们离婚了,但是为了不刺激眉姨和我爸,我们决定暂时先瞒着。”

“不是,我哥也太不是个东西了吧,竟然因为那个嫌贫爱富的女人和你离婚,好歹你喜欢了他十年!”

陆斯月一拳锤在抱枕上,下一秒就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捂着嘴小心翼翼的凑近盯着婚纱照愣神的余半夏。

“夏夏啊,你现在….还喜欢我哥吗?”

余半夏听后淡淡一笑,她对陆斯年的感情可不止喜欢这么简单,她爱他,可他是天上的神明,不是她这等肉骨凡胎能肖想的。

“喝什么吗?我最近新学了一款鸡尾酒,调给你喝?”

余半夏吸了吸鼻子,起身朝开放式吧台走去。

“半夏…..”陆斯月轻叹口气,换上一副期待的表情,“好啊,我最喜欢你调的酒了!”

“晚上就别回去了,在这里陪我吧?”

“好啊,但是我哥怎么办?”

余半夏将酒杯推给陆斯月,语气笃定道:“陆斯年不会回来的。”

“你又在跟陆斯月说什么?”

“哥?!”

陆斯月诧异的转过身,门外那个帅的惊为天人的男人不是他哥又能是谁?

余半夏不着痕迹地蹙了蹙眉,“你怎么回来了?”

陆斯年无视余半夏冷漠的语气,在陆斯月抗议的眼神中拿起吧台上面的酒杯,“我回自己家有什么问题?”

余半夏有些气恼的咬了下下唇,“要是我没记错的话,这个公寓现在好像是我的吧?陆总裁。”

也许是看惯了余半夏乖巧顺从的模样,陆斯年感觉到有些新奇,修长的手指在吧台上随意的点着,“把明天晚上空出来,如湘想见你。”

“…….”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09:33
下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09: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