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无弃妃闹翻天宋清欢萧辞(宋清欢萧辞)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三无弃妃闹翻天全文免费阅读)宋清欢萧辞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三无弃妃闹翻天)

书名叫做《三无弃妃闹翻天》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古代言情,作者“宋清欢”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宋清欢萧辞,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宋老夫人多年不问府中事务,只日日在福寿堂闭门不出,诚心礼佛福寿堂里里外外都是一股檀香味儿,宋清欢在正堂坐着喝了盏茶,才等来宋老夫人身边的孔嬷嬷“老夫人这会正在做早课,马上要过年了,还得抄金刚经送去寺里焚了,老夫人说让姑娘别等了,这儿味也重,孝心不孝心的,老夫人都晓得,也未必要做给旁人看”虽是传个话让宋清欢不必多礼,可言语间却也有训话的意思宋清欢抿了抿唇,她自…

“宋清欢”的《三无弃妃闹翻天》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姚月婵踉跄离去,哪里还敢留饭。浅云居回归于平静,宋清欢闭着眸子靠在玫瑰椅上半响不言不语。她乃孤女出身,同师父相依为命,那么多年虽是颠沛流离过得并不如意,也因如此更是比寻常人惜命。许氏流产瞧着不过是小事,可就是她这半桶水的医术也晓得,今日若不是恰巧自个多管闲事,许氏这会怕是都断气了…

第15章 铺路1 试读章节

宋清欢没有错过姚月婵面上的惊惧,也没有错过她那句:“你记起来了?”
她顶了宋家大小姐的身份时记忆已是不全,张云微提起萧蔚言辞闪烁,只当那些不记得的旧事是为着萧蔚,可今日瞧姚月婵这模样,想来倒不如自个想的那般简单。
姚月婵面上惊惧的神情不过维持片刻便收敛起来,可心情却久久不能平复。
神色复杂的看得宋清欢一眼,她揣着不安的心,屈膝一福:“王爷让妹妹带的话已经带到了,姐姐若是无事的话,那妹妹就先告辞了。”
宋清欢稳坐不动,意味深长的勾唇浅笑:“别啊,我还打算留妹妹一道用膳呢。”
姚月婵踉跄离去,哪里还敢留饭。
浅云居回归于平静,宋清欢闭着眸子靠在玫瑰椅上半响不言不语。
她乃孤女出身,同师父相依为命,那么多年虽是颠沛流离过得并不如意,也因如此更是比寻常人惜命。
许氏流产瞧着不过是小事,可就是她这半桶水的医术也晓得,今日若不是恰巧自个多管闲事,许氏这会怕是都断气了。
而今许氏虽是性命无忧的,可若是没碰到个医术高明的大夫,日后能不能当娘也难说。
都说皇家无情,原来她只当是戏台上唱得夸张了,可今日才真正意识到,什么是皇家。
萧蔚自来不是个眼里能容得沙的人,这会子倒还能容忍自个占着正妃的位置,若是将来有一日坐上那个宝座了呢?
刘贵妃娘家这些年来在朝中横着走,有这么个舅家在,王皇后嫡出的禹王都不敢冒尖。
真到了萧蔚羽翼丰满的那一日,宋清欢怕是只有死路一条,不仅如此就是要动宋家也跟碾死只蚂蚁般简单。
“不行,这邑王府不能待了。”宋清欢猛的睁开眸子,心中一阵狂跳,不仅邑王府不能待了,就连宋家也不能继续这般得过且过了。
“踏雪,我有多少银子?”宋清欢站起身来,说着话便已经进了内室。
孙嬷嬷管着宋清欢院里的事务,踏雪寻梅一个管嫁妆私产,一个管衣物膳食。
宋清欢要清点自个有多少能用的银子,踏雪立时便跟着进屋应道:“姑娘出嫁时陪的三千两,咱们这些时日也没甚个大的开销,那笔嫁妆银没动过,田产跟铺面的收益都还得到年底。”
说着便从黑漆雕花柜里取出个匣子来,里头锁的是陪嫁的田产,铺面契子,还有账薄同银票。
宋家自打老侯爷去后,宋文德便袭了爵,他自小喜好附庸风雅那些玩意,败起家来也从不手软,到得如今齐北候府便一日不如一日。
宋家置办不了丰厚的嫁妆,便将宋清欢生母云氏的嫁妆匀了两分,一双儿女对半分,到得出嫁时,加上宋家置办的那些一起,这才勉勉强强看得过去。
宋清欢将自个手里的银子拿出来点上一回,不由得叹口气,一根稻草压死人。
原来跟着师父朝不保夕的时候从来就没想过有一日手里能捏着三千两银,真到又这么一天的时候,才晓得在高门大宅里头三千两顶个屁用。
心里肉疼得不行,可还是抽出二千两来交给踏雪吩咐一番。
踏雪拽着银票,不赞同的看着宋清欢,劝道:“姑娘如今成了亲,日后人情世故处处都要打点的,田产同铺面的收益如今也还未知,若是置办了那些物什,咱们可就捉襟见肘了。”
“你自放心去办,我心里都有本账呢,不过这事你得般的小心些,别叫旁人瞧见了。”
宋清欢心里跟明镜似得,可老话说得好,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踏雪是个稳妥的,虽是不赞同,可还是依吩咐照办下去。
寻梅捧了食盒来,将热滚滚的肉糜粥同几碟小菜一一摆上来,一张小脸却拉得老长。
“姑娘且先用些垫垫肚,一会再喝药。”
深秋的天时黑得早,从禹王府回来便时辰不早了,这会子日头也有了西沉之势。
折腾这么一天,宋清欢也不过早上吃了一笼汤包同胡辣汤,早就饥肠辘辘。
她坐到膳桌边,先起筷吃了几口小菜,见寻梅脸色臭得不行,便笑:“小嘴儿都能挂油壶了。”
寻梅闻得她声儿沙哑难听,却还有心思说笑,不由得气得跺脚:“姑娘还有心思笑。”
说着便泪眼婆娑起来:“都伤成这样了,还笑得出来。踏雪也是个没用的蠢货,跟着姑娘出去都能让姑娘受伤。”
宋清欢也就觉得快被掐死时吓得要命,这会好好活着的时候,却又不长记性了。
吹凉了肉糜粥送入口中,宋清欢又笑着附和:“是呢,踏雪胆小,下回你跟我出去,若是有人敢对我不利的,保证还没近身就被你给一眼瞪得不敢上前了。”
“那姑娘可要说话算数。”寻梅吸了吸鼻子,浑不在意宋清欢不过说笑。
宋清欢吃了两碗粥下去,又捏着鼻子灌了碗药下去,这才觉得喉咙的疼痛缓解不少。
挨在西墙的临窗暖炕上,透过窗柩望着满是红霞的天色,渐渐泛起了困意。
踏雪办完事回来已经月上中天了,宋清欢睡了一觉醒来,正抱着大迎枕同孙嬷嬷叙话。
“老奴打听了,王爷平日里不怎么喜欢甜食,吃食上头虽也没甚个特别喜好的,可每回上进的吃食,只要是面食一类的,撤下来都是光盘的。”
孙嬷嬷面颊发红,眼眸亮晶晶的,说起话来还带着一股子酒气,但周身都透着一股子精神气。
宋清欢嫁进了王府几日,却从来没想过要去讨萧蔚的欢心,今儿却主动叫孙嬷嬷去打听萧蔚的喜好,只当是这位小主子开了心窍,心里如何不高兴。
她自个舍了银钱下去请了几个灶房里干活的婆子吃了酒席,几杯酒下去,再给点好处,便都打听得清清楚楚的了。
孙嬷嬷原就是亲娘云氏身边的人,宋清欢自是晓得她是有几分本事的,捻了块白糖糕打牙祭,面上团着笑:“那我若想给王爷送些吃食,可做些甚个好。”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09:23
下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0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