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首席别爱我小说(沈罂夜北煦)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霸道首席别爱我)沈罂夜北煦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霸道首席别爱我)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霸道首席别爱我》,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沈罂跌坐在夜北煦的腿上,整个人都傻了他,他这是做什么?霸道的男性气息瞬间侵占了她所有的感官“放,放开!”呆愣了两秒,沈罂才反应过来,伸出小手抵挡在沈罂的胸前,试图拉开两人的距离啪!夜北煦扣住她细白的手腕,眸色沉郁地拉着她的手扣住,冷声:“你前夫,没告诉你怎么解吗?还是你在故意跟我装,…

小说《霸道首席别爱我》,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沈罂夜北煦,文章原创作者为“时妩”,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到底要怎么做才可以?难道,真的要打掉孩子?正思索着,外头传来脚步声,沈罂的神经猛地收紧,她拉开洗手间的门,恰好就看到萧肃推着夜北煦进了房间。目光在空中对上,还不到一秒,沈罂便别开了眼眸,然后迈开步子紧张地朝里面走去。“站住。”冰冷的声音传来…

第11章 不脱衣服,怎么洗澡? 试读章节

“让我再想想。”

最后的结果是韩雪幽将沈罂送回了夜家。

“三天时间可不多,罂罂,早做打算,想好给我打电话。”韩雪幽临走前叮嘱她。

到底要怎么做才可以?难道,真的要打掉孩子?

正思索着,外头传来脚步声,沈罂的神经猛地收紧,她拉开洗手间的门,恰好就看到萧肃推着夜北煦进了房间。

目光在空中对上,还不到一秒,沈罂便别开了眼眸,然后迈开步子紧张地朝里面走去。

“站住。”冰冷的声音传来。

沈罂的步子一顿,如在地上生根一般,动弹不得。

“想清楚了?”夜北煦唇边夹带着嘲弄的笑意,眼神如嗜血的豹子一样危险。

沈罂两只手的食指绞在一起,咬住下唇:“不是说三天吗?”

“你敢给我耗三天?”

夜北煦语调微扬,目光又冷了几分。

沈罂忍不住瞪大眼睛,“你说话不算话?”

那双美眸瞪大,布满了震惊与错愕之色,似冷泉涌动。夜北煦眯起狭长的眼眸,冷笑一声:“你想玩,可以。规则,得我说了算。”

“你需要我做什么?”

“萧肃,告诉她,夜太太需要做什么。”

萧肃看了夜北煦一眼,不明白他在想什么,但还是按照他的想法对沈罂道。

“夜少腿不方便,洗澡的时候你要在旁边照看着,最好是随叫随到,夜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说完,萧肃还是不放心,索性走过去跟沈罂低语了几句。

沈罂一开始认真地听着记着,听到后面,白皙的脸蛋有些绯红,她轻咬住自己的下唇,“一定要这么做吗?”

萧肃是个粗神经的,抿着薄唇:“那肯定啊,好好做吧,小心夜少发火直接把你扔出去。”

沈罂被他吓得缩了缩脖子,点头:“我知道了。”

叮嘱完以后,萧肃回去跟夜北煦报告:“夜少,那我先走了。”

“嗯。”

萧肃离开房间以后,还是不太放心,于是便站在门口用耳朵贴着墙听里面的动静。

房间里只有她和夜北煦两个人。

沈罂毕竟是个小姑娘,愣着不知道该怎么做。

“愣着做什么?过来!”夜北煦突然冷声喝了一句。

沈罂被他吓了一跳,娇小的身影哆哆嗦嗦地朝他走了过来。

夜北煦看她害怕得不成样子,气不打一处来,又斥了一句:“推我去浴室。”

于是沈罂只好按照他说的将他推去了浴室。

夜家的浴室很大,大概是考虑到夜北煦的腿不方便,所以特地修建的。只不过推着他进去之后,夜北煦身上那股强势冰冷的气息瞬间就将浴室拢罩了。

一时之间,浴室居然凭空变小了。

“睡衣在第一个柜子,拿蓝色那套来。”

“好。”沈罂转身去取了蓝色的睡衣,回来的时候发现夜北煦居然已经脱掉上衣了,光着上身的样子让沈罂吓了一跳,尖叫一声转身过去捂住自己的眼睛。

“鬼叫什么?”夜北煦蹙起眉。

“你干嘛脱衣服?”

听言,夜北煦眸中涌过一抹不悦,扭头发现那个女人居然站在门口背对着他不敢进来,他低头看了自己一眼,随后唇边勾起一抹嘲弄的笑意。

“怎么,孩子都有了你还在跟我装纯洁吗?”

沈罂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催眠自己,你们已经是夫妻了!嫁之前明明就已经做好了思想工作,这会儿不应该怯场。

思及此,沈罂转过身,小脸已经恢复了平静。

“衣服拿来了,你还需要我做什么吗?”

“脱衣服。”

沈罂噎了一下,走上前去。

“先替我把皮带解开。”

解开皮带?

沈罂眸光朝夜北煦看去,他是个有腿疾的人,平时应该不能站起来锻炼,沈罂还以为他肚子上肯定会有很多赘肉,可没想到入目的居然是精壮的胸膛和平坦的小腹。

“傻了?解开皮带没听见?”冷不防的,夜北煦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沈罂抬眸便对上他锐利幽深的眼眸,她慌乱地点了点头,颤抖着双手给他解开皮带。

可是她根本没有碰过这东西,怎么也弄不开……

夜北煦蹙起眉。

望着眼前这个半弯下腰身的女人额头布满了冷汗,看起来似乎是真的很着急跟紧张。

“女人,你是故意的吧?”

“啊?”沈罂越是着急,便越是不知如何打开。紧张得过了,她的声音都带着哭腔对夜北煦道:“我,我不会……”

女人的手柔若无骨,带着温温的暖意,夜北煦眸色渐浓,墨色的眼底似有风暴凝结。

“你,你自己来,好吗?啊!”

沈罂的话还未说完,手腕被夜北煦扣住,然后被他强势拉进怀中。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09:11
下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0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