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总裁一起来种田全文(何玉娇萧幕瑾)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穿越总裁一起来种田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穿越总裁一起来种田)

《穿越总裁一起来种田》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何玉娇萧幕瑾是作者“西红柿”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是萧幕瑾!才三天不见,他怎么瘦成了这个鬼样子?这三天来,萧幕瑾过的很惨,萧家只让他干活,不给他吃的,自从抓了一只野兔子回去后,张氏整天都让他出来抓兔子,抓不到连水都不给他喝之前能抓到野兔子,有一半是运气,大山上没有那么多野兔子等着让他抓而他为了垫…

何玉娇萧幕瑾是小说推荐《穿越总裁一起来种田》中的主要人物,梗概:二子何来银和林菜花有三子。三子何来财和余娇娘生下两个闺女后,就一直再无所出。四子何来荣一直在外求学,考上秀才之后更是很少回家,娶了城里书香世家的赵氏,生下俩儿子。五子何来耀在小时候摔残了腿脚,娶杨金桃生下一儿一女就目前来看,估计还会继续生…

第4章 :闺女就是宝 试读章节

何玉娇揉了揉额头,“我饿了,什么时候开饭?。”

快到中午了,何老汉带着几个孙子下地种田回来,坐在桌子上抽着旱烟微眯着眼睛等饭吃。

王婆子就是饿着谁也不能饿着闺女啊,转身就进了厨房,指挥着余娇娘和几个孙女煮饭,时不时的能听见中气十足的骂声。

何家是个大家庭,长子何来金和朱春梅分别生下两儿一女。

二子何来银和林菜花有三子。

三子何来财和余娇娘生下两个闺女后,就一直再无所出。

四子何来荣一直在外求学,考上秀才之后更是很少回家,娶了城里书香世家的赵氏,生下俩儿子。

五子何来耀在小时候摔残了腿脚,娶杨金桃生下一儿一女就目前来看,估计还会继续生。

王婆子强势当家做主,把家里家外的打理的井井有条,除了何来金因为何玉娇寻死从县里叫回来外,家里就只有何来耀在院子里做木匠活。

家里人口多,自打几个儿子都成亲后,王婆子就没有下地干过活,带着几个孙女在家里煮饭收拾,顺势就把几个儿媳妇赶下地去干农活,不是农忙的时候,几个儿子都赶去县里干活赚工钱。

所以何家在七沟村,也算是比较宽裕的人家。

“馋嘴婆娘,娇儿的鸡蛋你也敢偷吃,不把我这个婆婆放在眼里,见天的就跟饿死鬼投胎似的,死皮赖脸的不改,不给你狠点的教训,真当何家没有规矩了。”

王婆子转个身的功夫,林菜花溜进厨房来烧火,脏手就伸向蒸鸡蛋,也不怕烫的抓了塞嘴里,要有多少难看就有多少难看。

厨房的骂声,大家都见怪不怪了,林菜花贪吃是全家都知道的。

林菜花抱着脑袋,来到院子里,乖乖的跪下,王婆子本来就一肚子气,顺手抄起木棍就往她身上狠抽。

二房的三个儿子见亲娘被打,都扑过去跪下来求情,抱着王婆子的大腿不放。

气不过的王婆子连三个孙子都踢倒,恶狠狠的瞪眼道,“不要脸的下贱货,中午不许吃饭,早晚让老二把你给休了。”

何玉娇惊呆住,文明社会里长大的她,从来没有亲眼见过婆婆私下里对儿媳妇责打,那是真打啊,往死里打,大家还不敢出声,好像这一切都是正常的事。

这个时代,孝字大过天,女人地位低,嫁入婆家是要受婆婆管教的。

林菜花从地上爬起来,摸着被打痛的身子,没有一点反省的样子,流着口水往厨房里张望,也是脸皮够厚的。

一身衣服脏的都变成黑色了,肥胖的身子在何家来说,特别的显眼。

估计是没少偷吃,不然这一身的肉从哪儿来?

厨房里热火朝天的麻利把午饭煮好,端上桌来。

饭菜很简单,一大蓝子的黑面馍馍,大盆子装着拍黄瓜,炖酸菜,一盘子韭菜,还有一大盆子的野菜。

王婆子从厨房里端出一个小碗,放到何玉娇的面前,还没有看清,就能闻到肉香了。

一大家子人吞着口水,不过他们都知道,没有他们的份,低着头等分饭。

何玉娇肚子里没有油水,闻着大肥肉香气,既然还觉得特别的有食欲,完了,那么快就融入到了这个身体嘛?

王婆子小心的打开上面的木盖子,碗里只有三块肥猪肉,是真的很肥,晶莹剔透还泛着油光,用筷子轻轻一碰,如布丁般软烂。

几个孩子眼巴巴的盯着肥猪肉,口水流下来了都没有注意到,压力好大啊,何玉娇哪吃得下去,正要说什么,王婆子一个狠杀的眼神扫过去。

一众人等全都羞愧的低下头去,眼皮都不敢抬一下。

何玉娇暗自震惊,好强的眼神杀。

王婆子拿着勺子,冷眼冷语的骂道,“娇儿差点死去,你们的奶还算计着要把娇儿卖给麻子残废,你们一个个的不关心也就算了,还都是白眼狠,见不得我对闺女好,背地里干些见不得人的事,老二家的馋婆娘连娇儿的鸡蛋都敢偷吃,老大,你是怎么想的?”

在等着吃饭的何来金,有些接不上王婆子的问话,左右看了看,不都一切安好,还要他怎么想?听话干活就得了,家里也轮不到他来拿主意提议见。

想了半天,何来金吐出几个字:“我去县里给小妹买好吃的补身子。”

“我呸,不是让你现在讨好娇儿,老二家的无法无天的偷吃娇儿的鸡蛋,你说要怎么处理?”王婆子碎了大儿子一口,拉长的脸特别凶。

何来金更是摸不着头脑了,望向亲爹,希望能出声解救他,可是他忘了,有后娘就和后爹,何老汉闷着头抽旱烟,置身事外全当没有听见。

这下可是真为难他了,旁边低着头的朱春梅眼睛都快要挤变形了,一直在暗示他。

“二弟妹不懂事偷吃了小妹的鸡蛋,应该还回来。”何来金眼角还偷偷的看向林菜花,希望二房不要怪他。

“老大都开口子了,我也就照着做,老二家的偷吃了,就得要还回来,前几天林家送来的母鸡养在家里也不会下蛋,正好杀了给娇儿补偿回来。”王婆子拍板定案,一口蒸鸡蛋换了一只老母鸡。

一般来说,婆家是不能动儿媳妇娘家送来的东西,王婆子这找着了借口,还逼着何来金开口,顺利的拿下了林家送来的老母鸡。

这心思不得不服,能在何家当家做主那么多年,果然不是吃素的。

何玉娇默默的给王婆子点赞,往后得罪谁也不能得罪她娘。

为了一口鸡蛋而失去一只鸡的林菜花,一脸忿恨,却又不敢发作,有王婆子在,她都不敢出声。

最是郁闷的,就数何来金了,真是无妄之灾,王婆子逼他做了坏人。

王婆子做事麻利,既然要吃了朱家送来的母鸡,就不会让这只母鸡多活一个时辰,“盼弟,去把母鸡杀了,洗干净点,放到锅里炖着,下午你老姑饿了可以垫肚子。”

大房长女何盼弟今年也有十六岁了,大姑娘一个,在家里都当成劳动力在使唤,忙里忙外的很多事都归她干。

午饭还没有吃上呢,王婆子让她去杀鸡,她不敢有半点的迟疑,木纳的去抓鸡杀鸡。

相比何玉娇这个当老姑的,捧着一碗肥猪肉吃独食,真是食不下咽。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09:07
下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0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