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唐剑歌李璟叶轻侯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李璟叶轻侯)李璟叶轻侯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盛唐剑歌)

军事历史小说《盛唐剑歌》,男女主角分别是李璟叶轻侯,作者“叶轻侯”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第二日天高气爽,风清和畅扬州城西南有座小镇名唤再来镇,此镇依山傍水风景秀丽,再加上离城不过十来里,所以就成了扬州里的达官贵人、富商豪绅郊游度假的好去处,有不少大户人家在此修园建院再来镇北有一条河唤作清溪,河道蜿蜒向东与运河相连清溪边上修了一座占地颇大的别院,其后门还专门铺了条鹅卵石小径直通清溪日上枝头,…

小说叫做《盛唐剑歌》,是作者“叶轻侯”写的小说,主角是李璟叶轻侯。本书精彩片段:”他在扶桑的时候,经常通过情报密探了解大唐内外的江湖信息,所以对铜钱会很了解。说起铜钱会,那可谓是大大有名,不过这却不是啥好名声。铜钱会早在本朝太宗年间就已成立,因帮中上下爱使铜钱暗器,而帮主又姓钱而得名。起初以护镖,看家护院为生,后来逐渐走歪,逐步发展到坑蒙拐骗、打家劫舍,甚至是只要为了钱,什么事…

第7章 铜钱会内乱 试读章节

“钱多多?”

李璟莞尔一笑,心道这名字够特别的。

此时边上的家丁阿福还没走。

他骄傲说道:“我们家小姐可是帮主的掌上明珠,是我们铜钱会的大小姐,我们铜钱会你晓得吧。”

铜钱会?

李璟心道:“何止是晓得,简直是如雷贯耳。”

他在扶桑的时候,经常通过情报密探了解大唐内外的江湖信息,所以对铜钱会很了解。

说起铜钱会,那可谓是大大有名,不过这却不是啥好名声。

铜钱会早在本朝太宗年间就已成立,因帮中上下爱使铜钱暗器,而帮主又姓钱而得名。

起初以护镖,看家护院为生,后来逐渐走歪,逐步发展到坑蒙拐骗、打家劫舍,甚至是只要为了钱,什么事都干。

充分诠释了什么叫:铜钱会,一切向钱看。

早些年,铜钱会与地鼠门、蝙蝠帮被江湖人称为三大流氓势力,那江湖人谈起来吐口痰都算是轻的。

所以,知道钱多多就是铜钱会大小姐,他心中还是非常惊讶的。

实在是反差太大。

虽然他表情瞬间就收了回去,但还是被阿福注意到了。

“喂,你这是什么眼神,我告诉你,我们铜钱会现在可不是什么邪门外道,我们已经是名门正派了。”

“名门正派?”李璟表情差点没绷住。

那阿福骄傲道:“是啊,虽说……虽说现在还有些许败类,但是那也只是一小部分了,帮主这次回来就会把他们全部都驱除出帮的。”

李璟心中不以为然,但却没有反驳那家丁。

对铜钱会他还是了解的。

铜钱会现任帮主是钱南篆,十几年前从他父亲手中接过帮会后,就决心摆脱邪门歪道。

在他的苦思之下,寻到了一个方法,那就是经商。

当时大部分帮众都反对,但是他一意孤行。

结果令人没想到的是:钱南篆竟然是个商业天才。

他利用帮会关系往来贩货行商,黑白通吃,只用了不过短短十来年就创下了庞大的铜钱商会。

商会分会开遍了巴蜀,关中,西域,荆州,幽州等大唐各地,势力直追传承悠久、财富通天的四大商会,甚至隐隐有超过的迹象。

只是,他这边商会发展起来了。

但铜钱会以前的老业务也并没有丢弃,在铜钱会一些守旧的长老带领下,什么坑蒙拐骗,杀人劫掠依旧还在做。

所以,虽然钱南篆一力在打压,但成效却不大,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两派的隔阂也越来越大。

也许是怕李璟不信,阿福补充道:

“我跟你说,七秀坊的小七姑娘跟我们小姐都是好朋友。”

“去年小七姑娘斩杀平卢节度使安禄山麾下大将的时候,我们家小姐就在现场。”

“后来小七姑娘离开秀坊闯荡江湖的时候,我们家小姐还专门去送行了。”

李璟真惊讶了:“小七姑娘为何要杀安禄山的部将。”

阿福愤然道:“那是他该杀,竟然在七秀坊公然调戏侮辱七秀坊弟子,小七姑娘为师门出头就杀了他。”

李璟点点头,据他这些年收集中原武林事迹得知,七秀坊的小七称得上嫉恶如仇,能与她为友,看来铜钱会这些年转变真的很大。

于是他端正态度道:“原来铜钱会已经是名门正派了,是杨某无知。”

“哼。”阿福挺着肚子骄傲不已。

……

李璟在清溪别院休息了一天,寒毒肆虐带来的伤势好了很多。

第二天天不亮他就悄悄起身。

他乔装打扮一番,便找到了前几日桑原森九岚替他阻敌的附近。

虽然他知道以桑原的修为想走,凌雪阁的人拦不住,但就怕她为了替自己多争取时间死战不退。

要不亲眼看一下,他心里始终不放心。

到了地方,他先在外围绕了一圈,确认没危险之后才进去查看。

看得出来,那夜的战斗非常激烈,地面还残留了不少血迹,周围的高大树木折断倒下一片,现场是一片狼藉。

后来,他在战场不远处,发现了他们用来传信的印记。

印记传递的信息是安全。

李璟这才放下心来。

等他重新返回再来镇,已是傍晚。

他本想直奔神都的,但他怕路上再遭到凌雪阁杀手截杀,决定先在扬州休整一段时间,等养好伤了再作打算。

不过令他奇怪的是,扬州城周围他竟然没有凌雪阁的人,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临近傍晚,李璟回到再来镇,见前面不远便是清溪,正打算沿着清溪走到铜钱会的别院。

哪知他刚到河边的竹林中,就听到有喊杀声从河对岸传来。

李璟精神一紧。

暗道:难道是凌雪阁找到了清溪别院?

他悄悄摸近清溪别院,只听偌大的院中惨叫声不断。

忽然后门打开,在一阵呼喊中钱多多和元宝慌忙地跑了出来。

有两个侍卫打扮的人跟在她们身后,刚逃出门不久便被人追上先后砍倒在地。

接着后门陆续追出来七八个人,在为首两人的带领下,把钱多多和元宝团团围在了河边。

那为首的两人,一个是三十多岁的精壮汉子,另一个是年龄相仿只是身材瘦小。

那瘦小的男子,一双眼睛盯着钱多多主仆俩上下打量,眼神中充满肆意。

那精壮汉子阴沉着脸说道:

“大小姐,交出各地商会的秘册,我可以替你向陶帮主求情,否则别怪武某不念旧情。”

“呸,谁要念你的旧情,武良德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钱多多怒骂道,“以前你不过是个流落街头快被仇家打死的小乞儿,是我爹好心救了你,收你入帮提拔重用,你如今竟然趁我爹不在帮着陶赤熊犯上作乱,你算个什么东西!”

其他人纷纷看向武良德。

武良德脸上有些难堪,他眼神一翻厉色喝道:“住口,钱南篆倒施逆行,帮中上下怨声载道,如今陶帮主拨乱反正,我,我这是弃暗投明。”

原来是铜钱会发生了内讧。

李璟心道。

“我爹倒施逆行?”钱多多气得娇躯颤抖。

“自从我爹执掌帮会以来,帮会一步一步摆脱下三滥的名声,会中的生意做到了天下各州,如今就连名门正派中的七秀坊都对我们刮目相看。”

“反倒是陶赤熊那帮老家伙,一直在拖帮会后腿,为了钱恶事做尽,要不是我爹一直护着,早不知道被名门正派砍了多少回了。”

“说我爹倒施逆行,你们也配!”

钱多多的话义正词严,不过用处却不大。

那瘦小的男子用戏谑的眼神看着武良德。

武良德瞥了他一眼,自知已上了贼船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他硬着头皮道:“大小姐,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如今陶长老已经当了新帮主,你只要交出秘册我保证你不会受到伤害。”

钱多多不理会武良德的话,反而继续向周围围着她的帮众继续道:

“各位兄弟,陶赤熊趁我爹不在犯上作乱,等我爹回来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你们只是受其一时蒙蔽,现在只要替我拿下武良德和刘七,我保证等我爹回来后不仅不会怪罪你们,还会对你们大加重用和赏赐。”

“我钱多多说话算话,从不食言,如违此言天打雷劈。”

周围的帮众有些迟疑,个别人低着头互递眼色,他们也是被上头裹挟,并不是陶赤熊等长老的铁杆。

那瘦小男子见状,心中后悔没有从城中多带点心腹过来。

他忽然站了出来冷笑道:

“哼,等你爹回来?”

“实话告诉你吧,你爹回不来了,他已经死了!”

钱多多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刘七,你说什么?”

刘七看着钱多多恶狠狠地说道:

“老子说,你爹钱南篆已经死了,识相的赶紧交出秘册……”

闻言钱多多一愣,见状,瘦弱男子心中大喜。他身形一矮立刻窜了上去,打算一举拿下二女。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08:53
下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0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