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鬼缠上后大号不保(聂子墨黎怨殊)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被老鬼缠上后大号不保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被老鬼缠上后大号不保)

《被老鬼缠上后大号不保》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聂子墨黎怨殊是作者“沐念卿”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聂念念这一系列的条件整的一家三口不知所措,那罗素率先反应过来,“我说妹子,你这侄女儿莫不是天上的仙女,没爹没妈的,还有那么个拖油瓶,这些条件都提的出来”黄美春这会儿倒是站在聂念念这边了,她笑着说,“我这侄女生的好,十里八乡的谁不知道你们啊出门早,几年没回来不清楚,念念以前的男朋友可是个富二代看见这栋房子没有,都是念念那个男朋友给钱建的,还有咱们村里的公路要不是…

现代言情小说《被老鬼缠上后大号不保》,是作者“沐念卿”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聂子墨黎怨殊,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精彩片段如下:”“哎呀!这人都来了,你让开,我自己去叫她!”黄美春说着就往楼上去,还顺势扒拉了一下挡在楼梯口的聂子墨。聂子墨赶紧追上去,扯住黄美春往下面拉,重复道,“姐姐睡觉,生气!”“她生哪门子气,都二十好几了,再不结婚没人要,我这可是为了她好。”黄美春一把扯开聂子墨往下推。乡下妇人下地干活有把子力气,聂子墨毫…

第5章 奇葩婶子上门 试读章节

打开门,聂子墨还没来得及看清就被人连推带塞的挤了回来,嘴里都是中年女人念叨的声音。

“真是的,敲了半天才来开门,冷死了!”黄美春搓着胳膊往里走,身后还跟着一对中年夫妻和一个二十多岁的胖男人。

聂子墨瞬间懂了,这是又上杆子来给聂念念介绍对象来的。

果然,黄美春又急忙开口,“你姐呢?都几点了还不起,一点女人家的样都没有!懒死了!”

聂子墨让开步子,远离黄美春傻兮兮笑,漂亮脸蛋儿藏在黑乎乎的煤灰下,“姐姐睡觉,不起,不起。”

“哎呀!这人都来了,你让开,我自己去叫她!”黄美春说着就往楼上去,还顺势扒拉了一下挡在楼梯口的聂子墨。

聂子墨赶紧追上去,扯住黄美春往下面拉,重复道,“姐姐睡觉,生气!”

“她生哪门子气,都二十好几了,再不结婚没人要,我这可是为了她好。”黄美春一把扯开聂子墨往下推。

乡下妇人下地干活有把子力气,聂子墨毫不意外的被推下了楼梯,后脑勺重重磕在地板上,脑袋瓜嗡嗡作响。

他疼得哇哇直哭,黄美春就跟没听到一样快步上楼,只剩下那对中年夫妻和年轻胖男人。

许是看不下去了,中年妇女罗素上前拉起他,“摔哪儿了?没事吧?”

聂子墨抽噎了一声,睁眼看到楼梯拐角的一片黑衣,冷飕飕的气息瞬间包裹住他。

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聂子墨哭的更大声,哇的一下可谓是震天动地,吓得罗素一个激灵,露出个嫌弃的表情来。

旁边的父子两个同样如此,胖儿子孙宇一脸嫌弃,“真要娶了那女人,这傻子不会也要跟着来吧。”

罗素冲他使了个眼色,让他别多话,想着把聂子墨先哄好。

而聂子墨根本不理,眼泪汪汪的盯着楼梯转角的位置,在他哭出声的那一刻那片黑衣顿了顿,还是退了回来,此刻正站在转角处看着他。

聂子墨吸了吸鼻子止住哭声,被推下来他是很疼,可他都习惯了,犯不着让黎怨殊给他出头,给黄美春吓出个什么好歹来。

他抬起手摸了摸眼泪,水迹遇到黑煤灰画的满脸都是。

他毫不在意的拔腿跑上楼,路过黎怨殊时牵住他的手,一口气到了楼上。这会儿黄美春已经到了聂念念的房间,一个劲儿敲门,让聂念念起来。

然后就是一声响动,白色的房门剧烈颤动了一下。

“大清早的叫魂啊!”

聂念念的骂声从房间里传出来,透露着怒气和不耐烦。

同样不耐烦的还有黄美春,她跟着猛拍房门,“怎么跟长辈说话呢!一点家教都没有!快给我出来!”

这动静别说在楼上的聂子墨了,就是楼下的一家三口都能听到。聂子墨吓得躲回房间,只拉开一条门缝往外瞧,用极低的声音对身后的黎怨殊说,“你是鬼,不能随便伤人的,会招惹麻烦。”

黎怨殊没有说话,抬起的手掌轻落在他后脑,拍了拍,揉了揉,眼底有种让人看不透的情绪。

“已经不疼了,没事,聂念念会帮我报仇的。”聂子墨说话继续贴到了门上,往外边去看。

黄美春还在教训房间里的聂念念,叽里呱啦说了半天,在房门被打开后才有所收敛,露出一副长辈高高在上的模样,训斥道,“我说念念,你也太没分寸了点,这都几点了都不起来,还要我这个做婶的来叫你。”

“我求你来的?”聂念念挑眉,“我几点睡觉几点起关你屁事,你以为你是我妈?就算是,她都管不了我,就凭你?”

“你怎么说话呢,再怎么说我都是你长辈,是你婶子。”

“婶子怎么着?婶子了不起?婶子管天管地管我睡觉放屁?!”聂念念不客气的怼回去,直接将黄美春扒开,来到聂子墨门前,把门推开。

聂念念怕冷,一贯穿的厚实,可站在聂子墨门前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不情愿的问,“大早上哭什么?”

聂子墨一脸委屈,手指向跟过来的黄美春,“婶婶推我,疼。”

说着聂子墨挤出两滴眼泪,把后脑勺往聂念念面前凑,“有包包。”

聂念念顺势摸了上去,果然碰到了一个大包,随即眼神一冷,回头怒瞪黄美春,“这就是你做长辈的样子,大早上闯进来推我弟弟?”

“不就是个捡来的傻子,你宝贝个什么劲儿。”黄美春并不觉得自己有错,反正就是个傻子,又不是聂家亲生的。她轻声呵斥,“别在这儿墨迹了,赶紧下楼,人还等着呢。”

黄美春说着自顾自往楼下走,一边走一边念叨,“我跟你说,这小孙家里可有钱了,市里县里都有房,还是个独生子。要不是看你爹妈死的早,看你可怜,我可不会把人带过来,便宜你。”

黄美春那副嘴脸当真让人厌恶,聂念念冷笑一声,拍了拍聂子墨的脑袋,语气温柔,“等着,姐给你找场子去。”

聂子墨乖乖点头,在聂念念下楼后小心跟上去,就坐在楼梯拐角,只露出半个脑袋往客厅里看。

聂念念的样貌完全是继承了父母的优点,天生白皮,双眼皮大眼睛,眼底有光忽闪忽闪的,鼻梁不算高,却是生的小巧精致,配上一抹樱粉的唇妥妥的大美人一个。

聂念念身高一米六五,即便穿的臃肿也丝毫不影响身材。

前凸后翘,是个男人都会被吸引,何况是那个孙宇。在见识到一群相貌平平的相亲对象后,看见不比网红明星差的聂念念后眼睛都直了,一双眼睛恨不得镶在聂念念身上。

聂念念瞧都不瞧一眼,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她扬了扬下巴,穿着拖鞋的脚抖了抖,“我就说的直白点,有车有房,存款不能低于七位数。彩礼二十万,另外一套房写我和子墨的名字,要全款。结婚后我不工作,不要孩子,你们也必须负担我弟的生活,帮他娶妻生子,为我们聂家传宗接代。”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08:48
下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