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坑后我变成了菜鸟角色本人小说(尹花语南宫向远)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弃坑后我变成了菜鸟角色本人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弃坑后我变成了菜鸟角色本人)

穿越重生小说《弃坑后我变成了菜鸟角色本人》是作者“FfFreedom”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尹花语南宫向远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你饿了?”对方听不见尹花语脑内的狂风暴雨,只在她头上粗粗地揉了几下,“看一眼臭豆腐低一下头,我家暴暴讨食都没有你可怜”“向远师兄,”尹花语小声道,“暴暴是谁?”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尹花语开启了新一场的脑内咆哮鸢鸢的日志里明明没有提到有这件事她今天和南宫向远有互动吗?南宫向远听见她的轻语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连带着后面的鸦鸦师兄也笑得嘎…

小说叫做《弃坑后我变成了菜鸟角色本人》,是作者“FfFreedom”写的小说,主角是尹花语南宫向远。本书精彩片段:蜿蜒的下山路漫长,当尹花语意识到她们下到了山的另一边的时候,她已经没有什么思考的力气了。因为眼前同样可以称之为“山”的灵石灰烬堆用光了她的感叹,让她没有多余的词可以分给还要再爬一次山下一次山才能回客栈这件事。糖糖师姐就是单纯的希望她帮忙处理掉一点灰烬吧……怪不得带她一个陌生人来灵植园这么爽快,尹花语…

第5章 保送的快乐 试读章节

听到山下两字,尹花语瞬间失去了将笑容维持在脸上的意志力。灰烬都在山下,她费尽全力爬上来是为了什么!

“不过灵植园并没有对外开放,毕竟里面很多宝贝。”糖糖眨眨眼睛,“但是师妹如果想去的话,我可是有特权的人哦~”

“想去想去!”尹花语狠狠点头。已经爬的山又不可能退回去,总要拿到灵尘才回本。

蜿蜒的下山路漫长,当尹花语意识到她们下到了山的另一边的时候,她已经没有什么思考的力气了。因为眼前同样可以称之为“山”的灵石灰烬堆用光了她的感叹,让她没有多余的词可以分给还要再爬一次山下一次山才能回客栈这件事。

糖糖师姐就是单纯的希望她帮忙处理掉一点灰烬吧……怪不得带她一个陌生人来灵植园这么爽快,尹花语终于了然。堆肥的速度怎么可能赶得上练习场每天的消耗,再堆下去,灵植园就要变成垃圾山了。

“没事,我们还有一整个山谷的空间。”看出了尹花语的顾虑,糖糖指着后方一望无际的山脉说道,“只是杂役弟子犯懒,尤其最近招生事多,就堆在门口了。”

“你先取着,我爹喊我,我得走了。”没等尹花语回神,糖糖忽然扬手接住了一只飞来的蓝色牙签鸟,“师姐相信你,不要动灵植哦!”

说完她周身亮起黄光,凝聚在身侧成了一只香槟色的独角兽。独角兽的身后生出翅膀,载着糖糖飞走了。

你……尹花语呆滞地看着独角兽闪着金光的背影……你有独角兽为什么不带我飞下来……

灵石灰烬堆成的小山足有两三层楼高。依尹花语之见,和堆肥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纯属是在垒地基。再过几年,灵植园的山谷怕不是要被填平。

不过这不是她要操心的事情。将游戏手册翻到小夜灯的那页,摊平在地上,尹花语用两只手指捏住了小小的一撮灰烬,将手伸到最长,谨慎地撒了上去。

砰!果然灰烬如天女散花般爆开,在阳光的照射下形成一个五彩斑斓黑的烟花。尹花语拍拍手走上去查看,灵尘一栏的进度条果真前进了肉眼尚能分辨的一点点。

“还好我有先见之明。”尹花语洋洋得意。放松树枝的时候就发现了,游戏手册会将错误的材料反弹出来。这其实也算得上是实现了自动提纯的大好事。只是反弹的力度稍微有点暴力,操作会有些风险。

只要跑得够快就好了,尹花语自信地点点头。她再次将手册摊平,反着举起,然后直接向下扣在了灰烬堆里。

啊啊啊啊啊!砰!

梦想和现实还是有点差距。在剧烈的爆炸声中,尹花语刚刚往外跑出两步,就被炸起的手册书脊精准击中后脑勺。在漫天灰烬中,她以标准的海星姿势趴在了地上,然后结结实实被随后落下的灰烬覆盖。

正好打开灵植园大门手印的鸦鸦完整地见证了这一幕。

尹.社死.花.这个游戏支持读档吗.语颤颤巍巍地抬起头,噗了一口嘴唇上的尘土:“师兄好……”

“哈哈哈哈哈……怎么这么不小心啊?”鸦鸦师兄大笑着走上前,把尹花语从地上拉了起来。他的嗓门太大了,尹花语感觉自己身上的灰烬都被震下去一些。

“每年都有好多灵兽摔在这里,师妹还是头一个。”鸦鸦一边笑得打颤,一边帮尹花语捡起地上的游戏手册,“诶这是你的书吗?怎么跑到这里看书来了?”

“啊啊是我的!”尹花语慌忙伸手去夺鸦鸦手里的手册。这怎么能被男主们看到,会乱套的!

鸦鸦坏心思地举着手册后退了两步,尹花语蹦着也够不着。情急之下她和手册之间的联系不受控制地亮起,一道白光闪过,游戏手册当着鸦鸦师兄的面被收回了尹花语的掌心里。

完……蛋……了……

尹花语放弃了挣扎,直接一屁股坐回了地上。

腿好酸,不知道怎么解释,坐一会儿再说。

“刚刚那个……”鸦鸦师兄的眼中却冒出了诡异的惊喜,“是你的灵体吗?”

“我的灵体?”尹花语的脑中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经历了绝望,到希望,到一个完美剧作家的转变,又在下一秒成为了最佳演员,“是啊,都被你看到了。”

“灵体还有书啊?”鸦鸦一脸兴奋地蹲到了她旁边,“我们的灵体都是动物和植物诶,从来没有见过谁的灵体是东西。”

这是什么物种的师兄?为什么这么好骗?尹花语看着鸦鸦憨憨的笑脸有点心虚。

“那是因为我的灵能很特别。”尹花语慎重地看着鸦鸦的眼睛,一脸要说出重大秘密的严肃表情,“你有没有注意到,我的灵能是白色的。”

“啊我第一天就发现了!”鸦鸦激动捶地。尹花语不动声色地捂着耳朵往旁边挪了一点。这位师兄真的是木系治愈灵能吗?他修狮吼功一定是天赋异禀。

“这是因为我的系别也非常特殊,”尹花语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我是预言系的。”

“鸦鸦,你功课做完了吗?又来我的灵植园霍霍花草?”尹花语的话音刚落,灵植园大门的手印又被一次开启,南宫向远一脸不爽地从里面走了出来。

今天什么日子?尹花语无语。今天本该是鸢鸢日记里写到的,不会碰见任何一个男主的风平浪静的日子。这下不仅是男主们,连男主中的男主——南宫向远,她都遇到了两次。还是在这种捅娄子的时刻。

“诶远哥,你知道吗?小尹是预言系的诶!你听说过这个系吗?你快来看,她的灵体是一本书呐!”鸦鸦仿佛没看见南宫向远的臭脸,兴致勃勃地把他拽了过来,兴奋地招着手,催尹花语放出她的游戏手册。

尹花语绝望地看了一眼傻乐的鸦鸦师兄。真是成也憨憨,败也憨憨。这下南宫向远也来了,不知道还能不能糊弄过去。

她摊开手心,游戏手册随白光浮现,又随白光消失。

“我还没看清!”鸦鸦强烈抗议。

“你们不能看,”尹花语抬眼窥了一下南宫向远的脸色,“这是预言之书,不能给别人看的。”

“预言之书?”南宫向远皱眉,“你会预言?”

“不会不会!”尹花语连连摆手。她哪里会预言呐!她只能从每章的判定条件和每天的鸢鸢日志里找到一点游戏剧情的蛛丝马迹。判定条件非常模糊,时间又覆盖整个章节,只能猜个大概故事线。鸢鸢日志又不是很准,像今天就全变化了。靠这么点信息,哪能编出什么像样的预言。

可是也不能说完全不会吧?尹花语条件反射地否认完后,又反应过来,刚刚才说自己是预言系。

“其实会一点点,”她想了想又添了一句,“我的预言灵能非常弱,而且非常的不稳定,而且也不能进阶。”

太完美了!尹花语在心里狠狠地给自己鼓掌。灵能弱又不稳定,所以预言不准。到时候只要靠游戏手册偶尔预言对一些事情,就可以自圆其说。不能进阶,身体就不能增强。就能解释这个凡人身体的孱弱,理所当然地被保护起来。最重要的是,游戏手册现在是她的灵体,是别人不能窥探的预言之书。她以后可以正大光明地当着别人的面掏出来而不被窥视了。

多么完美,多么无懈可击的逻辑啊!我尹花语是什么绝世小天才,短短几秒内就能创造出这么完美的人设!

尹花语强掩心中的雀跃,牢牢压住了想要上翘的嘴角,用委屈的上目线可怜巴巴地盯着南宫向远。

如果南宫向远和鸦鸦信了这一套,尹花语打算得寸进尺,用这项灵能进入万得宗。虽然她能力很弱,但物以稀为贵,破格录取也不是不能吧?至少按照万得宗的规矩,有灵根就能进外门。

“是个麻烦。”南宫向远似乎没有被尹花语殷切的目光打动,“测灵池以山中灵脉与被测者共振。我万得宗开宗数万年,从未听说过预言系,也从未有过白色的灵脉。测灵石验不了你,你该如何自证?”

“还要怎么自证?”鸦鸦疑惑,“她刚刚已经展示过灵体了。”

“如此把戏,或许一些奇巧机关就可以做到。”

“那她还会预言呢!”

“对啊我还会!”尹花语接着鸦鸦师兄的话头有些得意忘形,咽了口口水突然音量减了下来,“我还会预言呢……”

“这件事我会禀报师傅,”南宫向远思索片刻后做了决断,“你的情况特殊,如果是真的,万得宗必然要收你。”

“好呀好呀!”尹花语当然乐意。

“但在证实你所言不虚之前,我宗不能收你入门。这样,你半月后先来报道,我在宗中给你寻个职位。等你证明了自己的预言能力,才能成为弟子。”

“好呀好呀!”尹花语没有意见。第一关的判定就是进入宗门而已,不论任何身份,这样就算是就搞定了。看来这个保底男主南宫向远是个很讲道理的人,没有好感度也能用其他方法诓骗,啊不是,说服他。

心满意足的尹花语笑盈盈地看向通情达理的南宫向远,后者回赠她一个嫌弃的眼神,衣摆一甩就走了。

“所以他是干什么来的?”好心情的尹花语转过头问鸦鸦,“什么也没干就走了。”

“可能就是日常巡视吧,灵植园一直是水院在负责,远哥是这里的头头。”鸦鸦习以为常的样子,“诶师妹,所以你刚刚在灰烬堆里干什么?”

剧情第二天的尹花语收获满满。不仅从鸦鸦师兄那白捡了一个低级储物袋,装回了三座灵石灰烬的小山。还搞定了保底男主南宫向远,拿到了万得宗的入场券。还有半个月之久的第一章判定在第二天就过了,尹花语躺在客栈的大床上直接一觉睡到第三天中午。这种保送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