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修仙界搞技术(木浔天溟)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我在修仙界搞技术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我在修仙界搞技术)

木浔天溟是古代言情《我在修仙界搞技术》中的主要人物,梗概:木浔翻开着书,发现里面的字和在王大娘那看到过的还有些不一样歪歪扭扭还缺些笔画,她看着就有种学了繁体字后,又看到半繁半简字体的不适感不由想到什么,从枕头下面又抽出另一本,当初从矿炼宗拿出来的书,上面是一模一样歪歪扭扭的字体木浔悟了,同一个大忽悠出版社出品把这本扔到旁边又去看炼器大师前面刚一开头,就是作者在…

网文大咖“又是一诸怀”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我在修仙界搞技术》,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古代言情,木浔天溟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你倒是个懂事孩子,就是命有点苦”木浔很难不赞同了,原身确实惨。老头找了十几年前在青崖城相识的人,托给木浔找个能做的活干。“周老弟,这小子也小了些,能做的活可太少了”那人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木浔,脸上有些为难。“跑腿的活之类的也都可以,就我们祖孙两个生活确实为难”木浔之前在铜镜里看过,原身这底子还是不…

第五章遇到木宝儿 试读章节

青崖城最近涌入太多逃难的,现在城外不轻易放西部过来的人进城,城内的物价也在飞涨。

老头在门口抽着罗锅,有些愁眉不展,虽然每日也能接些小生意,但是这青崖城的花费也大。

木浔从每天两个的窝窝头里也能感受到这日子确实不好过了。

“师傅我去外面帮活吧,也能补贴一些,等赚些银子了再回来跟师傅学打铁”

老头叹了口气。

“你倒是个懂事孩子,就是命有点苦”

木浔很难不赞同了,原身确实惨。

老头找了十几年前在青崖城相识的人,托给木浔找个能做的活干。

“周老弟,这小子也小了些,能做的活可太少了”

那人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木浔,脸上有些为难。

“跑腿的活之类的也都可以,就我们祖孙两个生活确实为难”

木浔之前在铜镜里看过,原身这底子还是不错的,她在脸上偷抹些粉,把自己抹成黄蜡一张小脸,现在穿着小子的衣裳,倒真能蒙混过关。

“那我打听打听吧,要是真没门路我也就没办法了”

“谢谢林大叔”

木浔连忙道谢。

本来她也没抱太大希望,但是过几天竟然真还有了消息,给她找了个酒楼后厨帮活的事。

木浔不由微松一口气,整天在这巷子里,什么消息都探听不到,还是得出去。

外面难民那么多,她住的青崖城外部区域也是一片贫穷的样子,但是往城里走一走,就能感受到青崖城的繁华和富庶了。

酒楼在城里也算是中档规格的了,总共三层。

木浔虽然肤色抹的黝黑,但是一双水眸大大的,看着也很是精神喜人。

每日在后厨洗菜择菜,忙的根本没空去打探消息,但是倒也能从大娘们每日的闲谈中,听一耳朵的杂事。

“凌家的大公子今天回来你们不知道吧”

“前年不是去皇都了么,怎么回来了?”

这大娘话一出,果然引起周围人的兴趣了,都凑了过来,木浔不禁也把小板凳搬过来了一些。

“说他那未婚妻,周家那小姐是个假的金枝玉叶,现在真的小姐找回来了,凌家让他回来重新商定这门亲事”

“原先在街上纵马打人的那丫头,乖乖,不是真的小姐?”

“这事原本被周家压下来了,但是哪有不透风的墙,我大舅子的侄儿正好在周府做事,说这事下面人都在传,不过那周夫人还舍不得原先那小姐,现在两个都养在府上了”

“那凌大公子可就只有一人,这怎么分?”

几个脑袋凑在一起,脸上都是幸灾乐祸的笑。

“谁说不是呢?一个是找回来的亲骨肉,一个是在养了十二年的明珠,不知道那周夫人舍得哪个?”

一个大娘手里忙个不停,还没落下八卦。

“原先那周家小姐嚣张得不得了,这亲小姐回来了不一定落得了好”

“咱看个乐呵就好了”

木浔一副认认真真干活的模样,八卦一句没落。

她心头有些明悟,那天于莲也说木宝儿是周家小姐,现在大妈也在说周家小姐。

怕不是木宝儿就是那找回去明珠?真假千金加上二女抢一夫的戏码,怎么看都很精彩嘛。

“小木头快和我一起去买点鱼回来,今天竟然没备足”

林大娘一边把手擦干净,一边连忙招呼木浔。

“好嘞”

木浔赶紧把手上的活放好,跟着林大娘出门。

林大娘就是林大叔的内人,也是她介绍来的这个活计,寻常对木浔也有些照顾。

卖鱼的地方在那边集市,离酒楼也不算远。

街上人本来就有些多了,前面还有两辆马车互不相让,好些人都在那看热闹。

林大娘着急酒楼的鱼,拉着木浔就向前挤。

还没走过去,一辆马车就飞出一条红色的鞭子,打在对面的马身上。

那马儿受惊,竟然扬蹄,朝人群冲来,木浔被左右的人惊慌推搡,差点跌倒在地。

“小姐小姐,你小心!”

受惊的马车里,一个姑娘正在惊恐地喊叫。

木浔瞳孔一缩,那马竟然向她这个方向过来,后面的人把她挤的动弹不得,她心里转了好几个心思,正要借着袖口里的铁钩子翻到马车上去。

突然一道温润的气息拂了过来,本来还狂暴不已的马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停在原地打着响鼻。

木浔一秒就把钩子收了回去,做出一副害怕不已的模样。

”没事吧?”

木浔抬头看过去,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面若冠玉,眉眼精致温润,一根月牙白的发带挽起长发,一派说不尽的恣意潇洒风流。

见他还温和地笑看着她,木浔摇了摇头。

“凌公子,多谢公子挂怀,我家小姐她……”

一个丫鬟装扮的姑娘从受惊的马车里出来,看见少年眼睛唰的亮了一下,立马又涌现出大颗大颗的眼泪,一副我见犹怜委屈不已的模样。

木浔在旁边看的啧啧称赞,这演技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少年面色未变,手中的折扇一收,语气柔和。

“周小姐还好吗?”

小丫鬟没想到凌公子竟如此担心她家小姐,还出声问了两次,不免心中有些得意。

真的金枝玉叶哪是那些野丫头能比的。

轻轻的咳嗽声从马车里传出来,一个蒙着面纱的娇弱姑娘从马车里出来,对少年福身行了个礼。

“羽灵见过公子”

微微抬头,见到少年长相,竟然看愣了,还是小丫鬟偷偷拽了下她的袖子,连忙低头,有些手足无措。

木浔偷偷向人群里走了走,这人也是原身的熟人了,原身的妹妹,木宝儿。

虽然是缩水了大半的木宝儿,但那狭长高挑的眉眼间熟悉的刻薄神色,实在是让木浔一眼就认了出来。

只是原来的农家女现在成了周府千金,还有点让人意外。

木浔嘴角微微勾起,这一家子真是有点意思。

“漠怀哥哥你回来啦?”

一道轻灵雀跃的声音传来,身着红裙的娇艳小姑娘几步就过来了,满眼都是少女的倾慕。

凌漠怀轻轻摇了摇折扇。

“一回来就又看到羽宝在闯祸”

少年声音醉人,笑意更加醉人,语气有些无奈。

“才不是我在找事,明明我先到这街上的,她偏偏要和我撞过来,让我给她让道”

周羽宝娇俏的脸上略有些娇蛮的神色,此时一副小女儿家告状的样子也不让人生厌,只觉得灵动可爱的紧。

木浔在旁看戏看得津津有味,这大概就是周家的假千金了,确实是一副讨喜的样子,难怪那周夫人舍不得送走。

周羽灵一听她这告状的话,眼泪就落了下来,竟有些站不稳,还是旁白的丫鬟扶住,才没让她倒下。

“姐姐为何要如此冤枉我,母亲生病了,我拿了药着急回府,这是回府最近的的一条路了,我担忧母亲,让姐姐相让一下,为何成了我故意为之?”

“对啊,担忧母亲着急回府确实情有可原”

“咦这姐姐妹妹的,周家哪多出来个小姐?”

“你这消息落后了吧,买药这个是周夫人亲生的,当年抱错了,原先那个是假的”

“竟还有这事?那难怪了”

周羽灵一副柔柔弱弱的姿态,立马就让周围的百姓倒向她那边了,那面纱让她整个人都有种隐隐绰绰的朦胧美感。

木浔看着她裸露在外面皮肤敷的那层厚粉,真觉她俩可都是能在三十多度天里糊腻子的勇士。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08:41
下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08: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