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农门逆袭:老太婆她带着空间致富》北凰歌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农门逆袭:老太婆她带着空间致富

小说:种田

作者:北凰歌

简介:本是大好年华女中医,无奈穿成老太婆。母胎单身好多年,一朝三代来同堂。家穷?我有空间可致富。子女平庸?我能引导他们走上人生巅峰。最后,大女儿富可敌国。二儿子当了大将军。三儿子当了宰相。四儿子人称再世神农。五儿子成了大发明家。六闺女一跃成皇后。这老太太人人羡慕,可靠空间发家致富,可靠儿女躺赢下半生。至于男人?如果无聊的话,可以考虑找个男人玩玩……感情?

角色:江涟漪,十文

农门逆袭:老太婆她带着空间致富

《农门逆袭:老太婆她带着空间致富》第1章 欠债被赶免费阅读

“你走!你走!有你这么个不要脸的亲家,我真是倒血霉了!”赵大娘粗鲁地将江涟漪推了出去,砰地一声关上了大门!

那门差点把江涟漪的鼻梁给拍碎!

“娘,你听我说……”江涟漪的儿媳妇赵氏连忙解释。

“你也滚!那可是你爹的救命钱!你要是不催着你婆婆把钱还回来,我就当没你这个女儿!”赵大娘气得眼泪都掉出来了。

江涟漪摸了摸鼻子,自知理亏。

“先回去吧,”她对二儿媳妇赵氏说道,“我一定想办法,尽快赚到银钱,还给亲家。”

赵氏小心翼翼地看了她一眼,婆婆今天真奇怪。

她这些年在湖塘村可谓是凶名在外,今天怎么对她娘那么客气?

这不像是她的作风啊。

不过,赵氏很谨慎地什么也没问,叹息一声跟着江涟漪走了。

身后,赵大娘的哭声渐渐听不见了。

可赵氏心里的难受,却越来越重了。

没了钱,爹会不会死呢?

在这个时代,人太容易没命了。

比如她的公爹白老头,昨天刚刚被埋进了坟。

他只是感染了风寒,也不是没捡过药。

可前后不到九天,人就没了。

婆媳俩一路往前走,快到湖塘村的时候,遇上了一辆牛车。

牛车上的人一看到江涟漪,立刻招呼了起来。

江涟漪以前在村里得罪了不少人,如今她家倒霉了,大家都想看她笑话。

平日里,她凶名在外,大家单独对上她,总是不敢招惹她,如今她家倒了这么大的霉,她正是萎靡不振的时候,再加上牛车上的人又多,他们当然敢“群起而攻之”。

“白老婆子!这是刚从亲家那里回来呢?还不上钱了吧?那可真是造孽啊!村里人送去吊唁的帛金也不少,你家二郎腿瘸从战场上退下来之后,朝廷一次性补偿了三十两银子,如今钱都被偷走了,你们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呀?”

“钱被偷了是小事!可你们家二郎以后就是个废人了,要白吃家里的饭,家里四郎、五郎、六妹还没说亲,本就贫困的家庭,那不是雪、雪啥?读书人说的啥,雪上加霜了吗?”

“是啊!是啊!真惨啊!”

……

江涟漪不开心!

她很不开心!

被人叫白老婆子很不开心!

被村里人嘲讽更不开心!

她,二十七岁好青年!

穿成了三代同堂老妇人!

她都快呕血了!

前几天,白老头死于风寒,原主江涟漪受了很大的打击。

由于家里太穷,她只能找亲家借钱办丧事,说好了,等村里人过来吊唁的帛金一收上来,就把钱还给亲家。

就在葬礼的第二天,衙役送来了银子,说是白二郎在战场上断了一条腿,这是朝廷的补偿款。

明月国所处的朝代有些类似于宋朝,宋朝在士兵残疾之后,会一次性补发三十千钱,也就是三十两银子,以后还会每个月给家里发军饷的一半。

不过也不多,白二郎每个月的军饷才三百文钱,减了一半也就一百五十文钱。

原主江涟漪刚死了丈夫,又听说自己的儿子瘸了一条腿,一时承受不住打击,在昏过去的时候,太阳穴磕在了桌子角,就这么一命呜呼了。

白家的人赶紧让人去请大夫了。

片刻后,大好女青年江涟漪穿越了过来,附身在了这个与她同名同姓,却大了她八岁的农家老太婆身上!

还不如死了呢!

更要命的是,在原主一命呜呼的时候,现场乱成了一锅粥,也不知道是谁,把白家收取的帛金和朝廷补偿的三十两银子全给偷走了。

江涟漪醒来之后,让家里人去村里打听了一下,想看看能得出什么线索,结果,大家都说当时现场太混乱了,没有人留意到到底是谁偷拿了钱。

这件事情便只能不了了之。

只是外债到底是欠下了!

还不起!

这让江涟漪很愁!

江涟漪本来心情就不好,面对村民们的嘲讽,自然不客气地说道:“是啊,我们家现在好可怜啊!既然大家这么怜悯我们,不妨一人给我们一点铜板,让我们家度过这个难关吧!我要的也不多,一人几十文钱就够了!大家都是一个村子里的人,不会连这点善心都舍不得发吧?如果真不愿意,这是吝啬呢?还是冷漠无情呀?”

大家一听这话,纷纷闭了嘴。

这老婆子果然不好招惹!几句话就堵得他们哑口无言!

还以为她现在倒霉就没有战斗力了呢!

这时候,牛车上的周二狗突然吐了起来,其他的村民们纷纷嫌弃地避让了一下。

周家和白家是邻居,关系不好也不坏。

他之前拉肚子拉了很久,痊愈之后,又开始呕吐。

大夫最开始给他开了党参,白术,朱砂和半夏,但是没有效果;后来大夫又让他吃竹茹、麦冬和芦根,结果还是吃不好。

到后来,又换了几种药,依然不见成效!

“你这咋还没好呢?”有人嫌恶地皱了皱眉,伸手捂住了鼻子,“算了,反正离村里也近了,我走回去好了!”

其他人闻言也纷纷跳下了牛车。

周二狗虚弱地趴在了牛车上。

他吐的不过是清水而已,却让村里人嫌弃成了这样。

他的身体很难受,他的心里更难受。

“让我看看!”江涟漪上前一步。

“让他回家休息吧!”村民们一边说着,一边又嫌弃地后退了几步。

“我想给他看看!”江涟漪坚持道,“我爹以前是大夫,我给他试试。”

村民们下意识地想要嘲讽江涟漪,可是只要一想到,她家倒霉了,她的战斗力都没有降低,他们要是“仗义执言”,肯定又会挨骂,便纷纷闭上了嘴。

白老婆子可不是普通人啊!

她那张嘴巴又毒又臭,曾经,差点把村里的另外一个老婆子骂得绝食而死!

今天也只能算周二狗倒霉了!

谁不知道,学医大概要二三十年才能够出师呢?

就算白老婆子跟他爹学过医术,可她十四岁就嫁人了,能学到点啥?

怕是连药材都认不出几种吧?

更何况,周二狗的病连隔壁村的大夫和镇上的大夫都看不好,她能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