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我在试炼场送外卖》宝芽儿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我在试炼场送外卖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宝芽儿

简介:季末是个小聋子,他找到一份送外卖的工作。上工第一天,他被卷入冥府试炼场。凶残的boss、动机不明的试炼者,通关失败,季末觉得自己要死掉了。 等等!通关失败,他没死!冷漠领导乔觉:“你一个送外卖的,不要跟试炼者凑热闹。” 季末:“?”一本多达三百页的公司发展史扔在他面前。哦!原来冥府试炼场是集团主营业务,而他只是个送外卖的打工仔。只是……为什么他总觉得公司同事都不是人?

角色:李木奇

我在试炼场送外卖

《我在试炼场送外卖》第1章 神风外卖免费阅读

“签了劳务合同,你就是我们神风外卖的正式外卖员了。”

头发全白,带着老花镜的人事专员,动作迟缓的把一份劳务合同推到季末面前。

季末看着眼前似乎年过七十的老头,不禁疑惑,这么老还不让退休,这家公司是不是不太正规?

“咳……咳……”

老头咳了两声,有些不满的将目光落在劳务合同上。

季末这才收起疑惑,仔细阅读起面前的合同。

薪资五位数——完美!

双休、法定节假日、年假——完美!

足额五险一金——完美!

饭补、车补、电话补、下午茶、团建、一年两次出国游——完美!

最重要的是解决他现在最难的问题——住房,提供单人宿舍,水电全包!

只是……作为一个外卖员的待遇,是不是完美过头了?

老头似乎看出了季末的疑惑,吸溜了一口陶瓷缸里的浓茶,幽幽开口:“小伙子,你有哪里不满意,提出来,我们可以改。”

季末捏着薄薄的劳务合同,有一丝丝扭捏,难不成说,你们这里待遇太好了,我觉得我不合适?

可是看着老头殷切的眼神,如果自己不问出什么,似乎不太好。

思忖了半天,季末拿捏了一个比较得体的疑问:“不,不需要试用期吗?”

老头听了这话,推了推眼镜又吸了一口浓茶,若有所思:“不需要吧……毕竟你们人,能挨下去的都回归不了正常生活,挨不下去的都死了……”

“嗯?”季末揉了揉自己的耳朵,怀疑耳朵是不是“又”出什么问题了。

老头话说到这,一拍脑门,把季末手里的劳务合同抢了过来,刷刷又添了几笔:“对了,我得把伤亡抚恤金给你填上。”

“小伙子,现在没什么问题吧?”老头把劳务合同还给季末,笑眯眯的看着他,似乎还带着点蛊惑。

“没了吧……”季末还在揉着耳朵,总怀疑自己听错了。

老头蛊惑的笑意更深,拿了一只笔直勾勾的看着季末。

在这带着一丝丝蛊惑、一丝丝疑惑中,季末最终还是在劳务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毕竟……鉴于自己目前的处境,他也找不到比这待遇更好的工作了。

老头接过劳务合同,像宝贝一样抱在怀里,脸上的笑意更浓。

有那么一瞬间,季末感觉老头笑的嘴叉都咧到了耳后根,后糟牙清晰可见。

怎么自己继听力不济之后,视力也不济了吗?

老头笑的心满意足之后,拉开抽屉,再次笑眯眯的看向季末:“对了,我们的劳务合同上,还得盖个手印。”

季末看着面前的印泥,和普通鲜红的印泥不同,颜色红的发黑,仿佛干涸的血液,而且还散发一阵腥臭。

“这印泥是不是过期了?”季末皱眉,不太想把自己的手指戳进印泥里。

老头的脸色微微有些变化,不过很快恢复镇定,依旧是那副笑眯眯的模样:“可能或许应该是吧,我会给行政部门发出警告……不过,现在去买新的印泥已经来不及了。”

“不如……凑合用用?今天盖手印,工资从今天开始算,不然只能从明天开始哦。”

季末低头算了算,按照约定的底薪,一天就是五百大元,现在的他根本无法抗拒这五百。

索性,把心一横,食指飞速戳进印泥里,飞快的在合同上按了个手印。

“滋……滋……啊……”

在按完手印的那一刹那,季末的耳中忽然传来一道尖锐的电流声。

那种尖锐刺耳的声音,直冲天灵盖,让他整个头皮都发麻。

季末捂着耳朵,使劲的甩了甩头,好一会世界才变得清净。

“小伙子,你没事吧?”老头看着季末,往下扒了扒眼镜,露出一阵疑惑。

“没事,没事……”季末再次甩甩了头,连忙说道:“请问,我可以今天入住员工宿舍吗?”

他必须尽快离开这里,回去看看自己的耳朵。

而且,他已经无家可归了,他来面试的时候,行李箱就放在门外。

“当然可以,对面那栋大楼就是我们的员工宿舍,我送你过去,今天先好好休息,明天我再跟你说你的工作安排。”

说着,老头从办公桌后挪了出来,慢吞吞的往外走。

老人家行动迟缓,季末也不好意思催,只能拖着行李箱耐着性子跟在后面,好不容挪到了电梯。

季末忽然想起一个问题:“这个独栋别墅都是咱们公司的吧?我怎么没看见其他人?”

老头指了指正对电梯的一间办公室,说:“嗯,文员职工平时都在那里办公,外卖员这个时间都在外面。”

季末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可惜电梯关的太快,他只瞄到一眼。

似乎……并没有看见人,反而是看见一排排的铁架,上面放着各式各样的小盒子,盒子上好像还贴着照片。

似乎……是骨灰盒?难不成员工都在骨灰盒里?

季末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不禁笑了一声,自己今天太敏感了,这怎么可能呢?

电梯很快下行的一楼,透过大门,已经能看见对面的员工宿舍。

季末快走了两步,然而就在路过一楼一个紫檀木门的房间时,耳朵再次传来凄厉的叫声。

与刚刚不同的是,这一次除了那种让人发麻的电流声,仿佛还夹杂着各种生灵在呐喊哭泣,比刚刚更加瘆人百倍。

现在的他不应该听见生灵声音,这很不对!

季末捂着耳朵蹲在地上,那种仿佛刻在骨子里的尖叫声,折磨的人想要发疯。

好一会,那些惨叫才渐渐平息,季末长出一口气缓缓站了起来,整个后背都湿透了。

他必须立刻马上离开这里看看自己的耳朵究竟怎么了!

老头看出季末的异样,搀着他往外走了两步,离那道紫檀木门远了些:“不舒服?以后离这里远一些,你可以从后门进。”

说着,在这空无一人的办公楼里压低了声音,仿佛怕谁听见:“那是老板的办公室,我们平时都不靠近。”

季末刚从那种惨叫中缓过一口气,听到这话不禁皱眉:“老板的办公室一般不都在顶楼吗?”

“我们老板有些特别,地狱不空,誓不上楼。”

哈?

这句话不是这么说的吧?

季末现在十分确定,他的耳朵就是出现了问题。

好在老头并没有十分纠结,搀着他就进了宿舍楼。

宿舍十分随意,门口没贴铭牌的想住哪间就住哪间。

季末随手挑了一楼左边第一间,老头也没有多留,指了指食堂的方向就离开了。

关上门。

季末甚至没来及看一眼员工宿舍的环境,猛地一把就将双耳中一对迷你接收器扯下来扔到一边。

世界在这一瞬间彻底安静下来,没有一丁点的声音。

季末终于长舒了一口气。

按理说,今年应该是他的毕业季,他应该手捧毕业证和其他同学一起拍毕业照,可是如今他肄业了。

因为他在一年前双耳彻底失聪了,这对于一个语言专业的学生是致命的打击。

植入人工耳蜗需要六十万,他是个孤儿唯一的家当就只有素未蒙面父母在十八线县城留下的老房,市值三十万。

也就是说在植入人工耳蜗后,他不光没家了,而且债台高筑。

然而……也是在植入人工耳蜗后,他才真真正正意识到他回不到从前,世界真的不一样了。

植入耳蜗那一刻,他能听到声音了,各种各样的嘈杂的声音,但是声音不等于语言,他根本听不懂任何人说话。

因为人工耳蜗的原理一种经过解码,又重新编制的电信号,并不是自然声音,有点像‘哔哔哔’的电子信号。

经过了整整一年的康复训练,他现在勉强能读懂这些信号跟人正常交流。

但是这种听力,无法完成他的学业,更没有办法完成他的梦想——同声传译。

所以,现在,他不光是个聋子,还是个穷逼。

忽然间,季末口袋里的手机不停的震动,他掏出手机看一眼头像,就知道是同寝三年睡在上铺的兄弟——李木奇。

看着一连串的语音方阵,他并不想带上接收器,今天一连串的尖叫,让他头皮发麻。

尤其是刚刚的惨叫声中,他仿佛听到了生灵的声音,这很不对,他的世界已经只有电子声了。

他怀疑自己的耳朵问题是不是更严重了,现在他需要安静,绝对的安静。

索性将那些语音逐条转成文字。

“季末,一直跟你作对的老狗比拿到了外交部的offer,现在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大家都快烦死他了,那个名额本来应该是你的。”

“季末,一年了,你究竟去哪了?大家都挺担心你的。”

……

面对久久的沉默,那边似乎按捺不住,又发了一条:“季末,你好歹吱一声,就算是死了,也告诉我们坟头在哪啊。”

季末看见这句话,噗呲笑了一声,似乎回到了学校,终于编辑了一条微信:“没死,我挺好。”

电话那头连发了三个舞草,才问道:“季末,你现在到底干什么呢?”

季末想了想,回复了一条:“社会群众物资收集发放负责人。”

“……”

显然对面没领会到这句话的深意,沉默了半天又回了一条:“听起来有点像传销的噱头,季末,你可别走歪路,你可是咱们学校会八国语言的大神。”

季末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把今天新签劳务合同,有关待遇这一块拍了个照片发过去。

那头似乎审视了很久,终于放下了心来,发了一条:“加油,兄弟!”

“加油!”

季末回复完,将手机扔到一边。

是啊,加油吧,开始新的生活。

想到这,季末用手帮自己推出一个笑脸,熟练的帮接收器换电池,只是片刻之后,露出了深深的疑惑。

有电呀,那今天怎么一直吱哇乱叫?

然而还没等季末搞清楚原因,老头的电话打了进来,他只能再次带上有问题的接收器。

“小伙子,你赶紧过来一趟,现在有一个急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