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绝色师尊:孽徒总想以下犯上》月下镜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绝色师尊:孽徒总想以下犯上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月下镜

简介:【清冷如月剑仙师尊VS偏执深情魔尊弟子】剑仙镜寻之徒自堕成魔,叛离正道,于魔界大杀四方登顶魔尊之位。众人看着镜寻:“你该反思一下。”许多年后,镜寻还在纠结自己的教育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彼时道心种魔的解悬环着镜寻,眼神偏执又疯狂:“师父,这极夜之地孤独寂寞,您在这儿陪我可好?”(注:女主不通情理,不懂情爱,男主为了得到师父的感情,用尽一生的阴谋诡计算计。)

角色:[db:角色]

绝色师尊:孽徒总想以下犯上

《绝色师尊:孽徒总想以下犯上》第1章 初始免费阅读

昔年道祖三清于昆仑悟道后开山立派,至今已有二十万年。将修真界共分七宗,以北斗七星命名。

其中以玉衡为七宗之首,盖因其下有宗门弟子勤奋努力人才辈出,上有大乘老祖上阳与剑仙镜寻坐镇宗门。

镜寻其人被誉为“天下第一剑,月下谪仙人。” 年纪轻轻修为高深,惊才绝艳,性格却不通情理,又极为护短。

玉衡现任宗主聂长风自觉口才甚好,但若因为解悬一事对上镜寻,便每每只觉憋屈无用,因为眼前人,根本什么都听不进去。

“镜寻师妹,你叫解悬不要再打人了。” 聂长风无奈的开口劝道,却深觉说了也白搭,谁不知镜寻对其弟子一向纵容宠爱。

果然,镜寻挑了挑眉,对着师兄道:“交流术法,哪有不受伤的道理。”

聂长风哽住了,又说道:“这我也知道,但他是你教出来的,下手再轻也是狠的,他将人揍得鼻青脸肿,都告到我这里来了。”

镜寻闻言皱紧眉头:“互相切磋,输了还要告状,对方弱解悬就要让着他吗?没有这样的道理。”

镜寻深以为然,瞟了眼广场边担忧看着自己的解悬,又看向聂长风:“而且我的徒弟我知道,他不会无故欺负弱小,揍人多半也是对方惹了他,师兄不如去问问那人。”

聂长风何尝不知,只好继续劝道:“是这个理,可你也知道,他在武较台将人打成这样影响多不好,万一把人打出阴影怎么办,况且……”

还没等他说完,就听见镜寻语气更加冰冷:“修仙之途漫漫,若因为这点小事便起了心魔,那还妄想什么白日飞升,不如趁早回家白日做梦去。”

镜寻走上前面无表情看着剑阁广场上训练的弟子们,冷冷的开口道:“修为低、毅力差、心性差、抗压差,看来平时对你们还是太轻松了,从今日起,加训。”

剑阁弟子们闻言肉眼可见打了个激灵:……

弟子们齐齐转过脑袋,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聂长风,个个生无可恋的样子。

聂长风:。。。

见宗主走了,解悬偷偷摸到镜寻身边,语气小心翼翼:“师父,我惹事啦?”

镜寻看着他想了想,术法切磋不算惹事,便摇头:“没有。”

解悬又问:“师父,我揍了那人,真的不生气?”

镜寻打量解悬,见他身姿挺拔不见狼狈,嗯没受伤。嘴角轻勾:“不生气。是他修为不济,与你何干。”

解悬听后,冲着镜寻笑得干净纯澈。

镜寻想到什么,便问:“平时都是点到为止,说吧,他怎么惹你了。”

解悬将人揍成那样,偏生他还一脸委屈的看着镜寻:“他嘴臭,还是不要让那些话污了您的耳朵。师父,你就别管了。”

“嗯,你有分寸就行。” 镜寻点点头。

解悬幼时被镜寻所救,带回玉衡时生得是粉雕玉琢,性子又腼腆乖巧人见人爱。如今不过十余载,就被她纵得桀骜不驯无法无天。

玉衡众人只觉,怨不得镜寻修为卓绝地位超然,却几百年来只收了一个弟子,盖因这也太娇惯了些。

——————

灵气匮乏,修真式微。上万年来人妖冥魔四界为争夺资源纷争不断。

十二年前,玉衡接到凡间皇帝的求救信,大批魔族出罗幽山脉肆虐人族。时间紧迫,由孤道峰主镜寻带领一众修士前往镇压,罗幽位于东海毗邻魔界极夜之地, 是魔道最为猖獗疯狂的地方。

人魔血战三天三夜,最后以镜寻为首的人族修士镇压了魔界之眼。也只让魔族两百年内不得出罗幽山脉。

镜寻携着一身血气走出罗幽山,便感知出一道微弱的呼吸,走到草丛边低头看去,发现是一个衣着褴褛的人族小娃娃。他魔气入体,表情痛苦紧咬嘴唇,头上冒出细密的冷汗,可见正在经历巨大的痛楚。

镜寻赶紧扶起他,喂他吃了颗丹药,压下他体内的躁动魔气,又将手放在小孩儿的头顶,一点点帮他净化魔气,一柱香后那孩子才趋于平静。

镜寻抱起他放在一块巨石上,从乾坤戒中取出一件衣服,包在小孩儿身上,还未松手,低头就发现小娃娃已经醒了正呆呆的望着自己。

镜寻看他呆愣的样子以为他被吓到了,语气稍温和些 :“吓到了?”

小孩儿呆愣一瞬,摇头。

镜寻看着他傻乎乎的样子,蹙眉询问,眉目有些严肃: “小娃娃,此地危险,你怎么一个人在这,父母呢?”

孩子又是摇头,表情怯怯的,他慌乱的组织着语言: “我没有父母,我,我一个人在这里。”声音有点暗哑,似乎极少说话。

镜寻了然,看见他便想起自己也是孤儿,幸得师父上阳所救带回玉衡。眼里便带了一丝柔:“那你可愿与我走?”

镜寻身为孤道峰主,修为卓绝,地位超然,修真界仰慕其风姿者比比皆是。她平日里冷淡威严的时候气势凛冽,现在冷冰冰的人不经意辗转一下的温柔却能让人看得忘了眨眼。

小孩儿回过神慌乱的爬起身子,不敢再看她的眼睛,不知如何就答道:“好。”

镜寻转身走了几步,还没等那小孩跟上,又问:“你叫什么名字?”

小孩儿摇着头:“没有,我没有名字。”

镜寻抬头看了看皓月当空,喃喃低语,“不知尘海茫茫劫,谁为苍生解倒悬?” 又低头看着他:“解悬,从今日起你的名字就叫解悬。”

“解悬。” 他开口郑重的念着这两个字,嘴角弯弯带出一抹笑意。彼时解悬还不知镜寻为他取这个名字的含义,只觉那仿若仙人的女子眼里带着慈悲。

多年以后解悬常常回忆起此夜,白衣之人披着明月清辉踏月而来,恍一初见就惊艳了他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