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残王独宠:农女医妃有空间》木火火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残王独宠:农女医妃有空间

小说:种田

作者:木火火

简介:(种田+甜宠+空间+女强)穿成天选“二皮匠”,一只银针一捆红线,能生死人肉白骨。一路虐人渣,虐绿茶,空间宝贝数之不尽。一儿一女想要爹,没问题,绑个男人回来。什么,这男人竟是当今最受宠的残废病弱王爷?还是她一双儿女的亲爹?那就看在他宠妻宠娃无底线的份上,让他长命百岁吧。秦笙:“王爷,别忘了您是残疾人,切不可纵欲过度。”   “本王那是装的残废,装的!”

角色:猪肉荣,穆景芮

残王独宠:农女医妃有空间

《残王独宠:农女医妃有空间》第1章 穿越遇上登徒子免费阅读

夜深沉,狂风大作,雷雨将至。

一辆华丽的马车在山道上疾驰,须臾,闪电破空而来。

刹那间,山道上亮如白昼,数十名黑衣人破空而来,剑尖直指马车车厢。

“保护王爷!”

随从们纷纷拔剑,将马车团团围住,铮铮剑鸣伴随着血雨腥风。

马车内,一男子头束金冠,宛若天人,正在不疾不徐的点一杯茶,举手投足间端是贵气高雅。

茶香袅袅间,冷意来袭。

沾血的长剑挑开车门,剑尖直逼男子面门,剑气将茶水震出一圈圈的波纹,却在即将划破男子喉咙时,被迫停住。

黑衣杀手一脸震惊,不敢相信自己拼尽全力的杀招,竟被对方以一个茶杯化解。

待他回过神来,脖子上已经架了数十把刀剑。

“你不是残废吗!”

穆景芮将茶杯放下,惋惜的摇头叹道:“可惜了这上好的白瓷杯。”

这种无形的鄙夷让黑衣人越发怒不可遏:“不过是个短命王爷,武功再好又有何用!”

穆景芮这才抬头,锐利的黑眸萃满了寒冰,一股睥睨天下的傲气油然而生,只一眼,就看得黑衣人软了膝盖,差点半膝跪地。

“谁派你来的?”

这五个字让黑衣人面色一滞,随即冷笑出声:“你永远不会知道的。”

“留活口!”

底下人急忙掐住黑衣人的下颚,却为时已晚。

片刻后,一名小厮打扮的下人过来,低声汇报:“回王爷,一共十七名刺客,无一活口,而且,来时面部皆毁。”

好一个面部皆毁,看来再查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线索了。

穆景芮低头轻咳,压下喉头翻涌的甜腥气,向风急忙给他顺背,脸色焦急。

“王爷,不如回王府吧,对方既然知道您出来了,想必不会轻易放弃追杀。”顿了顿,向风的眉心拧成山,“还有那个疯和尚,王爷就那么相信他吗?说什么逆天改命之人将出现在这临略乡,要真有那样的能人,怎么从前从未听说过呢,再说这临略乡,也不是什么好地方。”

临略乡嘛,确实不是好地方。

穆景芮低头揉着眉心,四年前他在这里被暗算,从此再也近不得女色,四年之后他重返故地,竟莫名的想起了那天晚上。

虽然是被人暗算,但那种滋味,却是他生平仅有,而此后,他竟然碰不得任何女人了。

那个女人,还活着吗?说起来,一夜相处,他竟然连她的长相都没看清。

暴雨渐歇,细雨绵密。

半响过后,才听到穆景芮回道:“信与不信,无非是走这一遭,你以为本王会畏惧那些魑魅魍魉?想要本王的命,也要先掂量掂量自己在阎王面前够不够分量,至于那逆天改命之人,若他真有这份狂妄之气,便足以让本王引为知己,至于本王自己的命运,又何须他人插手,本王要成之事,佛来斩佛,魔来斩魔,看谁敢拦!”

风雨凄凄,枯叶飘摇。

百年老树旁边的三进宅子里,一名面色苍白的少女躺在土炕上。

巴掌大的小脸惨白一片,额头渗着密密的汗珠,秀眉紧蹙,显然已经陷入梦魇。

一个又高又胖的男人猫腰贴近小屋,满脸横肉的脸上挂着猥琐的邪笑,一双鼠目里满是欲望。

他在门口左看右看,然后快速推开房门,闪身进去,几步奔到炕前,垂涎不已的盯着炕上纤弱的少女。

“笙妹妹,哥哥来疼你了。”

淫邪的视线仿佛毒蛇一般要将女子的衣物一寸寸的剥离。

一股猪肉腥气随着冷风扑面而来。

恶心又滑腻的触觉从秦笙的耳廓滑到下巴,带着热气的手撕扯着她的胸前的衣物。

色狼?!

秦笙猛地睁开眸子,入目是一张猥琐充满邪欲的面孔。

“找死!”

她怒极,抬腿狠狠踹向男子胯间,然而这狠厉的一招却被男人轻飘飘的用手挡开,并扬手狠狠甩了她一巴掌,打的她满嘴血沫,脸颊火辣辣的疼。

“臭娘们,给脸不要脸,你是老子用二十两银子买来爽的!”

她一个黑带八段竟然被打了?秦笙被打的脑袋发蒙,手软的使不上力气,不过她很快冷静下来,仔细寻找男人身上薄弱的地方。

男人看她安静下来,以为她是认命了,饿狼一般再次扑了上来。

在男人即将贴上她面颊的时候,秦笙出手快如闪电,食指曲起,狠狠戳向男人腰侧的软穴。

下一秒,男人的身子竟然动弹不了了,就这样直挺挺的歪倒在了炕上,满眼的不可置信。

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竟会被一个弱小的小女孩制服。

而秦笙也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会被一个恶心男人压在床上占便宜,还狠狠的挨了一巴掌。

她更没想到,自己竟然穿越了!

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让她这个西医中医都精通的天才医生穿越来了古代,成了一名小农女。

据脑中记忆所示,原主是个重生的人,上一世,原主被人设计失了清白,怀了身孕,生下一对龙凤胎。

这个时代未婚先育是要浸猪笼的,多亏了原主的爹是家里的经济支柱,一直护着原主,藏着孩子,才保住了原主的命。

就在半个月前,原主的爹断了腿,没了话语权,原主的奶奶便做主将她卖给了猪肉荣——也就是眼前这个男人。

等到猪肉荣强了原主之后,秦家人来了一出捉奸在床,硬生生将一顶绿帽子扣在了猪肉荣的头上。

被人算计一通,猪肉荣娶妻之后将所受怨气尽数撒在原主上。

白日里拳打脚踢,晚上在床上使劲磋磨,更是将原主的一对孩子虐打致死。而原主被他折磨的多次小产,伤了根本,再也怀不了孕。

见她连孩子都生不了,猪肉荣更是厌弃,便勾搭上隔壁村一个寡妇,连家都不回。

他不回家还好,原主无非是受婆婆折磨,至少晚上不用在床上受那非人的磋磨,谁知道那寡妇不是个东西,撺掇着猪肉荣往家里带男人,硬生生将原主逼成了暗娼。

猪肉荣每日与寡妇拿着原主卖肉的钱逍遥快活,原主白天黑夜的卖肉,闲下来还要受婆婆辱骂,就连秦家人都受不了风言风语,上门来骂她下贱,逼她去死。

原主不多久就染了脏病,被猪肉荣推进井里淹死,又重生到自己正被奶奶卖给猪肉荣的这一天,想到接下来要遭受的地狱般的生活,竟是活生生的吓死了。

唉,秦笙摇头叹息,心疼原主的命运,更心疼自己的遭遇,被誉为21世纪天才医生的自己,竟然被人用二十两就卖了!

要不是她从小跟着师傅学中医,会了点穴的功夫,今晚怕真要被猪肉荣占了便宜。

秦笙一阵后怕。

不过既然有这些记忆,那么她绝不要活成原主那样。

她想活着,并且活出自己的风采。

眼下至关重要的一点,就是先解决这个悲剧源泉。

秦笙转头看向猪肉荣,满意的看着对方眼里流露的恐惧。

很好,还知道怕,要是他不怕,接下来的戏可就没意思了。

秦笙在猪肉荣的注视下从房里翻出一根生锈的铁针和一块垫桌脚的石砖,将石砖放在手里掂量了两下,嗯,还算趁手。

“让我想想,你刚刚用这只手打的我是不是?”

猪肉荣冷汗涔涔而下,吓的魂飞魄散,舌头打结几次猛地发现自己能够出声了,忙不迭的求爷爷告奶奶。

“求笙妹妹,不不,求姑奶奶放了我吧,我就是一条狗,有眼不识泰山,求您大人有大量……”

秦笙嘴角微挑,眸中是嗜血的光。她狠狠扬手将石砖拍向猪肉荣的左手,骨裂声在她耳边犹如交响乐般炸开。

同时,静谧的夜晚响起一声惨叫。

“啊!!!!”

“不好意思啊,刚刚砸错了,是这只手才对。”

不带感情的话语犹如催命符,秦笙举手又是一石砖,将猪肉荣的右手砸的粉碎。

“啊啊啊啊!”

秦笙扔下板砖,潇洒的拍拍手,满意的看着猪肉荣痛到扭曲的面容,只是想起原主前世的遭遇,还觉得不解恨。

她拿起铁针放在两指之间,顺着男人的第三条腿扎了下去。哪怕隔着裤子,凭她的从医经验,也能准确又飞速的将针穿进它该穿的位置。

这一次,如同杀猪般凄厉的喊声,响彻整个夜空。

“啊!!!”

“手滑了,抱歉。”秦笙贴近猪肉荣,声音暧昧的说道,“只是你这东西,怕是废了,将来再也不能人道了。”

想到这个猥琐男人的海绵体以后一充血就会痛彻心扉,秦笙就忍不住想说一句“活该”。

她可不是善男信女,知道别人要害她还优柔寡断。

上一辈子摸爬滚打,从一个孤儿成长为一名顶尖医生,纵然有师傅指引,一路也是磕绊无数。

那些磕绊让她明白,无论什么时候,只有强者才有话语权。

既然上天让她重活一世,那么她就好好活着,让那些欺她害她的人都得到应有的下场!

猪肉荣在炕上又痛又怕,扯着嗓子捂住裤裆怒吼:“你给我等着,一会看他们怎么收拾你!”

——

作者有话说:

开新坑了,小天使们多多提意见啊,要是看的喜欢,希望给一个五星好评,你们的五星好评是我码字的动力,爱你们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