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我,白鬼帝,修的诡道又如何》天蚕二豆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我,白鬼帝,修的诡道又如何

小说:玄幻

作者:天蚕二豆

简介:沈轻羽本是一名谦谦君子,却因身怀鬼帝玉,多年来在沈国一直成为众人杀伐和憎恨的存在。  旁人辱他,伤他,弃他,他都一笑了之,不曾计较。  直到某天,沈轻羽性情大变,开始修习邪术反击。  “白鬼帝,帮帮我……”  “呵呵,这么多年,你终于想起我了麽? 要想使用我的力量,必须要付出代价。”  “你想要什么,就尽数拿去好了。”  “即使万劫不复?”  “即使万劫不复。”

角色:楚雪,沈公子

我,白鬼帝,修的诡道又如何

《我,白鬼帝,修的诡道又如何》第1章 没有道心的少年免费阅读

沈国的初秋,霜风如刀般携着清寒的秋雨,将破旧小庙外的满树枫叶,染成了火焰一般的鲜红。

一名披着斗笠蓑衣的白衣少年,正立于那棵古枫树下。

他神色焦急的来回踱着步,像是在等着什么出现。

一颗颗晶莹的雨珠,从破了好几个缺口的竹斗笠渗下,濡湿了少年鸦羽一般漆黑的长发。

少年身形单薄,即使抱紧身子仍然不敌秋寒,脸色略显苍白。

待到天色渐晚,白蒙蒙的雨幕里,终于出现了一个支着一把白伞的青幽人影。

她不顾小泥路的坑坑洼洼,踉踉跄跄向树下的白衣少年跑去。

“阿暖,找到了麽?!”

沈轻羽接住差点就要摔倒的少女,少女的手湿漉漉的甚是冰凉,让他心头不由一紧。

“沈……沈公子……找……找到了!”

渐暗的天光里,楚雪暖抚着胸口喘息不已。

“做的好!阿暖,我们走。”

斗笠下,沈轻羽那张一直紧绷着的脸,终于流露出一丝喜色。

他接过白伞,搀扶着快要虚脱的青裳少女。

在愈显冰冷的秋雨下,急匆匆的走进那荒草丛生的破小庙中。

沈轻羽将斗笠摘下。

他那身白色衣裳虽有点破,还沾染着一处处暗黑色的泥垢,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行乞要饭的。

但他的脸,剑眉凤眸,挺鼻薄唇,整个人看上去温润如玉,却是生得很是好看。

沈轻羽将干草点燃,火焰在黑暗中幽幽窜起。

这位于荒野一方的小破庙,终于有了几分生气。

此息,秋雨稍停,即将入夜。

沈轻羽拿出早就备好的药罐子,又从小庙外的泥潭盛来一些雨水,将其架于火堆之上灼烤起来。

做完这些之后,沈轻羽低眸,俯视着青衣少女眉眼带笑。

“阿暖,东西呢?”

楚雪暖抱膝坐在火堆旁搓着手,秋寒被渐渐驱散,湿透的身子也变得暖和起来。

“喏,沈公子,这可是我跑遍了梅林镇整个集市才找齐的。”

楚雪暖从怀中掏出一包鼓囊囊的东西,仰起月容递给沈轻羽。

若轻纱般的银白色月光,自爬满蛛网的纸窗倾洒而下,飘落在楚雪暖的身上。

她三千青丝蘸水,直直的垂落到满是荒草的地面。

皓腕凝雪,眉黛似柳月,眸子若点漆一般,楚雪暖举止神色之间,自会散出一种温婉如水的气息。

“阿暖,辛苦你了。

这本是我自己的事,却劳烦你跑了一趟。”

沈轻羽从楚雪暖的手中,将东西接过打开。

他将湿漉漉的白袖挽起,把蓝银花,青黛,杀心莲这三种药草放进药罐子。

在沈国,它们都是用于清热解毒之物。

其中蓝银花和青黛在集市上很常见,唯独杀心莲不常有。

“沈公子见外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一年前沈公子拼死救下我,于我而言恩重如山。这点小事,又何足挂齿。”

之后,楚雪暖便一直跟着沈轻羽,在沈国四海为家。

楚雪暖抬眸,看到沈轻羽那两截雪白的手腕上,布满了一道道像是蚯蚓一般触目惊心甚是丑陋的伤疤。

虽不是第一次看见,但她还是忍不住唏嘘一声。

也不知沈公子他之前究竟经历了什么。

沈轻羽注意到了楚雪暖那稍带惊异的眸光。

将白袖放了下来,讪笑道,“阿暖,吓到你了麽?”

“不不不……只是沈公子,我一直想问,是谁,将你伤成这样的?”

“哎,过往之事,不提也罢。”

沈轻羽眸光清澈,轻轻的搅拌着药罐中的草药。

楚雪暖见沈轻羽不愿提起,便也不再追问。

“还有,沈公子那是什么,你莫不是生病了?”

楚雪暖指了指那炭火之上的药罐子。

沈轻羽眯眼轻笑,“这呀,有个不怎么好听的名字,叫做镇邪汤。”

“镇邪汤?”

萧索的秋风涌进小庙,楚雪暖不自觉的缩紧身子。

“嗯,镇邪汤。”

沈轻羽的脸湮没在黑暗里,看不清神色。

“蓝银花,青黛,杀心莲,这三种药草混在一起熬成汤,有一种鲜为人知的功效,那便是镇邪。”

说话间,沈轻羽抓起药罐,将里面熬制的汁液倒进一只破碗里。

“镇……邪?”

楚雪暖坐在火堆旁,身子蓦然一僵。

她攥紧十指,面上有不易被察觉的异样一闪而过。

“沈公子,你难道……”

“阿暖,我生来没有道心,无法修炼,只能通过这种法子,镇住自己体内几分邪气。”

楚雪暖听了,顿时松了一口气,但看向沈轻羽的眸光里,甚是疑惑。

“沈公子,你到底怎么了,今日的你有些不对劲。”

在天还未亮的时候,沈轻羽便拉着她远离了梅林镇来到了荒外,寻了许久才寻到了这座破旧无人的小庙。

“阿暖,放心,我没事。”

十七岁的沈轻羽,转眸凝视着,看上去比自己还要小上一岁的楚雪暖,若无其事的轻笑。

今日,是十七年前,那个邪物被封印的日子,也可以说是它的忌辰。

这一天的夜里,它都会变得极其的暴怒与愤恨。

故每年的这时候,沈轻羽都像现在这般,会自己躲到人烟稀少的地方。

只是这一次不一样,他并不是孤身一人。

他还有楚雪暖。

沈轻羽举起那只破碗,仰面将镇邪汤一饮而尽。

他知道,就凭区区一碗镇邪汤,是镇压不了那东西多少邪气的。

但沈轻羽别无他法,能减一分是一分,但愿邪气不要将沈国那些修士引来才好。

“入夜了呢……”

沈轻羽站起长身,眺望着窗外寒风四起的黑夜,眸光迷离。

下一瞬,楚雪暖的月眸骤然紧缩。

沈轻羽缓缓转过身,“说起来阿暖,我这幅样子,你还是第一次见到吧?”

黑暗里,沈轻羽的凤眸,不知何时变成骇人的血红色。

他原本漆黑的长长乌发,此刻却如深冬霜雪般的覆白。

沈轻羽诡异的模样,和那明灭不定的火光,一起倒映在楚雪暖的月眸中。

血瞳,苍发……

乃是归墟之主白鬼帝的象征。

楚雪暖掩唇,身子剧烈的颤抖起来,像是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阿暖,我吓到你了麽?”

沈轻羽自头上抓过一绺长长的白发,也难怪,自己这副不人不鬼的样子,又有谁能不惧呢?

“没……没有。”

楚雪暖面色煞白若金纸。

她颤颤巍巍自火堆旁站起身,十指拢紧,月眸中有道冰冷的寒芒一掠而过。

“沈公子。

你是归墟邪主白鬼帝麽?”

“别害怕,阿暖,我是不会伤害你的。”

忽明忽暗的火光里,沈轻羽负手立于小庙的纸窗旁,苍发似轻雪飘动不息。

他的薄唇勾起一丝弧度,依然是那抹淡然的轻笑。

“沈公子,告诉我,你……到底是不是白鬼帝。”

楚雪暖十指紧紧拢着,那原本柔美的面容渐渐变得冷厉起来。

“你竟也知白鬼帝的事?”

沈轻羽那双血眸微微眯起。

楚雪暖唇瓣嚅动,眼帘深深低垂着。

“在沈国,白鬼帝这一响亮的名号,又有谁人不知,何人不晓。

它是归墟国最强大的妖邪,嗜血残忍,至邪至恶。

十七年前,白鬼帝在与沈国剑帝南阳墨的那一战,惊动了整个天溟大陆,而白鬼帝最后死于南阳墨之手。

自此,白鬼帝于世间销声匿迹。

但这些年,一直有小道消息称,其实当年白鬼帝并没有死,他已在沈国悄悄复生……”

“世人皆知白鬼帝是被败于南阳墨之手,其实……”

沈轻羽苦笑。

“难道不是麽?!”

楚雪暖月眸缩紧,面色煞白。

“本来让你看到我这副苍发血瞳的样子,我无论再说什么,听上去都像是在狡辩……”

小庙外,天地皆静,清寒的秋雨再次从漆黑的虚空垂流而下。

“但,阿暖,若是我说我不是真的白鬼帝,你会信我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