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王爷快跑,白莲王妃不好惹》在逃格格巫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王爷快跑,白莲王妃不好惹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在逃格格巫

简介:【穿越+甜宠+男强女强】史上最惨穿越者——二十二世纪的江慕清参观个博物馆居然穿越了,更可气的是她刚来就遇上了绿茶姐妹死渣男。但是我有爹爹疼爷爷爱,撒娇流泪装可爱,娘亲暖哥哥护,当个快乐小白莲。什么?你说复仇、宅斗。江慕清楚楚可怜的拉着楚王的衣袖:“景烨哥哥,你保护人家好不好?”看白莲王妃如何武力值全开虐仇敌,看冷面王爷如何实力宠妻啪啪打脸……

角色:江慕清,曹御医

王爷快跑,白莲王妃不好惹

《王爷快跑,白莲王妃不好惹》第1章 穿越了?免费阅读

北元。

正月里的北风冷的刺骨,雪花窸窸窣窣的从天空飘落下来。

西翠山顶站着两个女子和一群黑衣人,“许若薇,你想干什么?”江慕清被逼的向后又踉跄了一步,脚下的山石立马滚下了身后的万丈悬崖。

只见得黑衣人面前的女子现出了狰狞的面容,“我当然,是想要你死。”

江慕清一路被人追杀到这里,身上被砍了好几刀,血迹斑斑。“你敢,我爷爷和爹爹不会放过你的,”只见她的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珠,试着提起内力再挣扎一番,可是……

“江慕清,哈哈,是不是感觉越来越浑身无力,”许若薇再一步逼近了她,看着江慕清一脸震惊又欲言又止的样子,她继续道:“没错,你中了软骨散,堂堂相府的混世魔女也不过如此啊。”

“还有,要嫁给景逸哥哥的人只能是我,”许若薇娇笑着拢了下被风吹乱的发丝,随即对身后的黑衣人吩咐道:“动手吧。”

京城相府月清阁。

江慕清缓缓的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是古色古香的建筑和摆设,还有面前无数张写满了担忧的面孔,她的大脑一瞬间有些短路。

她又闭上了眼睛心里暗自道:“什么鬼?我是在做梦吧,我一定是在做梦。”江慕清试图再次进入梦乡来证明这是一场梦,可聒噪的声音不断在耳边响起。

“妹妹醒了!”江慕言揉了揉眼睛,他一直紧盯着江慕清,。

江老爷子对着他的脑袋赏了他一个爆栗,“胡说什么,言小子你癔症了吧。”虽然江老爷子也很希望他的宝贝孙女快快醒来,但是清儿伤的这么严重…….

“爷爷,真的我看见妹妹睁开眼睛了。”江慕言笃定自己没看错。

这时站在一旁的婢女小蝉着急道,“真的,少爷说的是真的。我刚刚也看见了。”

“真的?臭丫头真的醒了。”江老爷子猛然一喜,可转头看着躺在床上的人儿还是一动不动,他又面露苦涩,“快,杨管家,拿着我的令牌进宫传御医来。”

杨管家听了命令一溜烟跑去了。

“小蝉,你也去,御医来的慢,你去找大夫来。”江丞相听了也是一喜。

而此时试图的入睡的江慕清再次睁开了眼睛,她这是真的穿越了?不是梦。她眼神空洞的不知道飘向了哪儿,心里想的却是:我这一个平平无奇的搞文学的穿越了,不会医也不会毒的,也没有绝世武功也没有特异功能,怕不是活不过开头就要被人整死了,可真要命。

“死丫头你醒了,你有没有事儿,伤口还疼吗?谁把你伤成这个样子的。”江老爷子看到江慕清睁开了眼睛连忙上前道。

看到她醒了,江慕言江丞相等人都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开始询问情况。而江慕清毕竟是刚穿越过来的完全搞不清楚状况,她坐了起来讪讪地笑着对着众人说了句:“大家好呀。”

这次轮到众人懵圈了,什么情况?该不是撞坏脑子了吧。

此时小蝉带着大夫也匆匆赶来,连忙让大夫上前给江慕清把脉。大夫连忙上前,而江慕清则是好奇的打量着大夫是如何把脉的,毕竟她刚穿越来对一切事情都很好奇,而她也慢慢开始承认自己穿越的事实,无论如何,总不能刚穿来就死掉吧。

大夫也把完了脉,江老爷子连忙询问怎么样,大夫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小姐脉象平稳已无大碍,只是身体虚弱需要调理,在下开服药方即可。”这大夫在江慕清刚被救回来的时候他也是在的,当时人已经奄奄一息了,没想到……

紧接着杨管家也带着曹御医到了。曹御医再次把了脉之后与刚才那位大夫所说无异,众人这才放下心来。

“只是,清儿却像是不认得我们了,这是为何?”一旁的江丞相发出了疑问。

“这……微臣所把脉象所得,小姐身体并无任何不适,只是经此大难,难免磕磕碰碰撞到了脑袋,导致暂时失忆,但是并无大碍。”曹御医答道。

“好,好,这就好。”江老爷子连道了三声好,一展愁容,谁也没有注意到他精明的眸子的露出了一道喜悦的光芒。

“大家都散了吧,让清丫头好好休息。”众人听得老爷子发话了,都离开了月清阁各忙各的事情了,这里只留下了小蝉伺候。

出了月清阁,杨管家带着曹御医和那位大夫去领赏钱去了。江老爷子派江慕言去抓害他宝贝孙女的凶手,让江丞相明天早朝时禀奏皇上,这件事势必要给江家一个说法。

而明天的朝堂之上,势必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月清阁里。

江慕清刚刚说了一句话之后就再也不敢乱开口说话了,而她大概也猜出了就是这副身体的主人被害而她恰好穿越到了这副身体上。只是她想不明白的一点是,她明明是在博物馆参观文物来着,她原身又没死……

刚想深究一下,她的脑子就开始隐隐作痛,她最后看见的那道白光,一定有问题。

“小姐,你没死可真是太好了。”此时江慕清看见那个叫做小蝉的丫头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朝她扑来,抱着她就开始呜呜的哭了起来。

看见这丫头哭的情真意切的,江慕清也有些动容,轻轻拍着小蝉的后背安慰道,“别哭了,我这不是还好好的在这吗。”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小蝉终于停止了哭声,江慕清终于抓住机会开口了,“那个,你叫什么名字呀。”

小蝉听得这话又要哭,“小姐您真的不记得奴婢了吗?我是小蝉呀。”

江慕清连忙让她打住,“哎呀,我不是撞坏了脑子吗?小蝉,那……我叫什么名字呀?这里是哪里呀?现在是哪朝哪年啊?我又是为什么会受伤啊?”

她一连串的发问让小蝉也有些懵,看来小姐是真的撞坏脑子了。于是小蝉开始耐心的回答了江慕清这一连串的问题,说的她口干舌燥的,在她讲完之后连喝了五大杯水。

而江慕清也算是对这个朝代对她的身份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不过小姐,您堂堂京城出了名的魔女谁不要命了竟敢去害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