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诡案追踪者》此情深深深几许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诡案追踪者

小说:悬疑

作者:此情深深深几许

简介:平凡寡淡地过完了前半生,突然有一天,一个神秘的快递寄到了我的手上,至此我才明白自己身份不普通,这二十多年来受的苦难,原来是命中注定的,最后,我选择改变命运……

角色:郭铭,王建飞

诡案追踪者

《诡案追踪者》第1章 二十四岁之前免费阅读

我的名字,叫陆泽,男,今年二十四岁。

我的老家在江南省的一个不知名的三线小城市。刚刚毕业一年,目前正在远离家乡千里之遥的首都五环外的一个公司打工。

可是,就在昨天,我被那个嘴巴长得像蚊子般的老板炒鱿鱼了。老板嫌弃我不求上进,上班喜欢偷懒,经常迟到请假,让我另谋高就。

其实老板说的,都是事实。我就像一只围着他转圈的绿头苍蝇惹人厌恶。

昨天,我是一位软件设计师,有着收入不错的工作,幻想着二十年以后攒够钱回家买房子。今天,我是一个无业人员。

世事难料,但是这落差,超过了我的的预期。

从小到大,我的身体,都比较差劲。十岁之前,我好像隔三差五就要到医院报道,医生看见我比他亲生儿子还亲。我的爷爷是一位退伍老兵,他为了给我治病,联络了全国各地的老战友,搜集了一大堆的民间偏方,奇珍异草,像什么夜明砂呀,望月砂呀,鸡矢白呀,我可是没少吃,这些东西通俗来说,就是各种动物的屎。

所以每回喝完那碗大杂烩的药汤,我就感觉自己嘴巴仿佛就是厕所开的分店。

你还别说,虽然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挺奇怪,但是真的有效果。从那以后,我就很少光顾医院了。

尽管如此,我的身体和普通人相比,还是差了一截。

正是因为这个软肋,我进公司后,高强度的工作压的我喘不过气来,我才二十多岁,头发就一天一天排着队地掉。肾虚,往往是在过度劳累以后。但是我不是肾虚,医生告诉我我属于五脏六腑虚。

结果可想而知,我又开始成了医院的常客。久而久之,身体越来越不行,终于到了崩溃的这一天!

此刻,我颓废地躺在出租屋破旧的木床上,闭上双眼,脑海里回想着我的前半生。

我这个人,性格很奇怪,有的时候开朗,有的时候孤僻,假如遇见投缘的人,我可以和他侃侃而谈一通宵,但是如果看不对眼,你就是弄死我我也不会主动和你说一句话。

就是这样,我从小没有几个交心的朋友。孩童时期应该有玩的开心的,但是不记得了,在我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碰见了我的挚友————咕咕。

咕咕不是人类,它是一只流浪猫。

咕咕是一只狸花猫,长得漂亮,性格也很温柔,初见时它浑身脏兮兮的,几天都没有吃东西了,肚子不停的咕咕叫咕咕叫,所以我给它取名咕咕。

我拿出仅有的零花钱,跑到楼下小卖部买了一大袋面包和火腿肠。这也许,是它出生以来,吃的第一顿饱饭。

交朋友这件事,真的很奇妙,也许是缘分到了,它之后便成为了我形影不离的好伙伴。

一个人,遇见了一只猫,这世界,便少了两个孤独的灵魂。

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它只在我的幼年时期陪伴了我几年时光,在一个清晨安静地走了。

我的父亲,陆大有,名字不错,但是有钱有权有势,一个都不沾边。

大有,有病,有债,有气。

他是一个下岗工人,在工厂的机床前待了十几年。突然有一天,单位垮了,工作没了。

失业之前,他几乎没有不良嗜好,但是之后,他迷上了抽烟,喝酒,打牌。破产后,他没有找过工作了,有的时候买点彩票,心想着有朝一日踩狗屎运,中他个五百万,五千万,一夜暴富。积蓄渐渐花光,运气迟迟未来。憋了一肚子气,只好靠喝酒浇愁,打牌斗地主,手气不好,欠了亲戚不少钱,结果一气之下,病倒了。

做了检查,确诊为肝癌。他当时难以接受,但是没想到这么快,不到一个月,他开始吐血,消瘦,不久含恨而终。他死的时候,我才十六岁。

他这辈子,够失败了,而我,作为他的儿子,越来越活成他的样子。

我和父亲一样,平时不苟言笑,周围人都觉得我没意思,不愿意和我说话。直到我考上了一所一本院校,我才结识了两位交心的朋友。

郭铭,和我同岁,戴着一副厚重的黑框眼镜,瘦瘦小小,他在班级上被戏称为“闷葫芦”,你和他待三天,他都凑不够十句话。

王建飞,我另一个挚友,不过和郭铭不同的是,他性格极其外向,思维敏捷跳跃,你和他一路走,你不用说话,他可以嘚吧嘚半钟头不带重样的。

物极则反,由于他平日里喜欢研究高等物理,化学,哲学,等等,甚至有点魔怔了,他在别人的印象中成了一个话痨,神经病,没人愿意听他那些乱七八糟天马行空的理论,除了郭铭,和我。

至于我母亲,俞文静,人如其名,性格斯文安静,也没什么好介绍的。我一直认为我内向的性格遗传自她,而我懒散的性格,遗传自我父亲。

长这么大,我没有谈过一次恋爱。我唯一有关爱情的回忆,是在高一的时期,暗恋前排的女同学。

她的名字叫做宋蝶雨,个子矮矮的,扎着双马尾,戴着牙套,一股学生气息。说句实话,她的模样不算好看,只能够算一般,但是我很怀恋和她一起的那种感觉。

那是一种,介于友情和爱情之间的关系。

我暗恋她,不为别的,只因她是唯一主动和我打招呼的女孩子。我感觉到,她对我,也有一丝丝好感,只要每天见到她,她就会对我微笑,我当然也还以笑容。

可惜的是,高二一开学,她转校了。当年通讯不发达,我之前没有手机,没有她的电话号码,从那天起,她在我的生命里,消失了。

上了大学,我一心扑在学习上,我不想像我爸一样当一辈子穷人,到头来死的如此凄惨。然而我的自制力不是很强,大学里的花花世界吸引了我,我的成绩不瘟不火,浑浑噩噩过了四年,勉强算是毕业了。我按照我的专业软件开发找了一份程序员的工作,原本以为生活会有一点起色,直到,我失业了,身体,也不行了。

想到这里,我的眼眶不知不觉中,湿润了。就在这个时候,身旁的二手手机铃声响起。

“喂,阿泽吗?我是老王啊!”电话那头传来。

“老王!建飞啊,好久没联系了,你现在怎么样了?”我一看来电是老朋友王建飞,失落的情绪稍微有些好转。

“我现在还不错,在研究院工作呢,郭铭也还行,在学校图书馆当管理员,对了,你现在咋样啦?”

“我……”我愣了几秒,我不想让他知道我刚刚失业,替我担心,“我现在挺好的,这份工作太适合我了!”我强颜欢笑的回答。

“哦,那就好!等忙完这阵,我叫上郭铭一起,到煌城找你玩哟!”

“好啊!随时欢迎!”

挂断电话,我长舒一口气,他们现在混的风生水起,我,还是原来那个失败者。

就在我黯然神伤之时,电话再次响起。

“你好!是陆先生吗?这里有一件快递等您签收一下。”快递员礼貌的说道。

快递?我最近半个月都没有网购呀,是什么快递?

我一边思索着,一边打开出租房门,下楼去。

——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