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封魔至尊》滴水穿石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封魔至尊

小说:玄幻

作者:滴水穿石

简介:九州大陆,宗门林立,王权争霸,武道昌盛。少年慕北,因丹田被封魔印占据,无法修炼,受尽欺凌。后得无上魔功,手掌魔印,从此逆天崛起。身在乱世,慕北匡扶魔道 ,傲立世间,成为魔道至尊。

角色:慕北,秦老头

封魔至尊

《封魔至尊》第1章 你北哥还是你北哥免费阅读

北山城,听风楼。

喧哗的一楼大堂之内,人来人往,一个青衣少年掠过人群走上大堂内的一处角落。

角落之中,一个老者趴在柜台之上,眯着眼打着盹,忽然被一阵风惊醒,他干枯的手掌揉了揉惺忪的眼皮,打了一个哈欠道:“慕北小子,你又来打酒了。”

慕北一靠近老者,就嗅到了一股臭味,这臭味混合在酒气中,显得格外难闻,忍不住用手堵住了鼻子:“秦老头,你这天天买酒的时候睡觉,除了我,哪还有顾客?还有,你看看这一身破衣裳,到底是有多久没洗了,怎么这么臭。”

确实如慕北所说,听风楼一层大堂面积极大,周围分布了二三十个摊子,也就这里冷冷清清,与那边喧闹的环境显得格格不入。

秦老头闻言,端起一旁的酒壶,就这么对着嘴灌了一口,咧嘴一笑:“老头子年纪大了,贪睡。”

秦老头对于慕北的问题没有过多回答,慕北也只当是秦老头年纪大了,又无儿无女。据说他之所以能够在这听风楼摆摊,还是萌受昔日老友的福荫。

想着,慕北从腰间取出了两个木葫芦,一个大的一个小的,放在了柜台之上:“老规矩。”

一边打量着秦老头,一边观察这他背后的酒柜,这酒柜只有三层,每一层也就两米长,半米高。总共也就只摆下了十二坛酒。

秦老头打开最底层的一坛酒的封布之后,一股刺鼻的药味弥漫开来,闻得慕北是直皱眉头。

在秦老头利索的手脚下,很快,一坛足足有五升的药酒倒入了那看起来还没有一升容量的大葫芦内,而后秦老头又轻车熟路的端起第二坛药酒。

“你家老爷子这木葫芦可真的是神奇,小小的容量,居然能够装下二十升药酒,似乎还没有装满呢?”

“哎,谁说不是呢?我以前也挺好奇这酒葫芦的,本以为是个宝贝,那曾想不管我怎么折腾,它除了装酒之外一无是处。丢人啊。”慕北脑海之中,闪现了一道醉醺醺的身影,嘴角不知觉勾起了一丝温和的弧度。

“今日刚从大山下来吧。”秦老头问。

“嗯嗯,刚刚下来,最近有一段时间休息了。”慕北笑了笑,而后他又从怀中取了一块布,那灰布之内好似包裹着什么东西。

“老样子,你帮我酿酒,我付你钱。”

秦老头知道那布之中,包裹的是什么。那是血玉草,一品灵药,具有舒筋活血,对于一些身受重伤的武者有着不小的好处。

“慕北小子,你真是太见外了。”秦老头有些感动。

因为每一次,他帮助慕北酿药酒,慕北都会留一坛给他,也正是这个原因,他虽然年迈,身子骨却还硬朗。

“有什么见外不见外的,你这老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矫情了。”慕北笑了笑。

“好,老头子承你的情。”秦老头说完,也终于忙完了手上的活。

大木葫芦,里面装了四坛药酒,小葫芦里装了老头子酿制的玉满堂。

慕北接过酒葫芦之后,打了一声招呼就要离去。

就在快要走出听风楼的时候,几道身影堵住了慕北。

为首的一人是身穿锦衣的少年,那模样比之慕北还要小上几岁,在他们身后的则是两个黑衣的侍卫。

“哟,这不是那个废物慕北吗?今天真的是好巧呀。”那少年瞥了一眼慕北腰间的酒葫芦,笑道:“又给那个酒鬼买酒啊。”

“你叫什么来着。”慕北揉了揉脑袋,一副思索的样子,片刻之后,故作恍然大悟:“对了,你不是那个白什么金吗?以前看到我一口一个北哥,怎么,现在忘记了。”

白木金脸色霎时难看起来,那是他以前的耻辱:“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别跟我提以前的事,反正现在我的身份可比你高,你不过只是被我白家驱逐的废人。”

说着,白木金的表情缓和了不少,冷笑道:“来来来,喊我两声少爷,从这里爬出去,我就放你一马。”

“放我一马?”慕北看着白木金得意的嘴脸,陡然出手。

唰的一声,慕北的拳头已经砸在了白木金的脸上。

只见后者的身影一下子就飞了出去,扑通一声,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大堂原本喧哗的气氛,也被这轰隆一声惊扰,一个个都被吸引了过来。

“这是,白家的人?”

“那个少年是谁,居然敢动手殴打白家的少爷。”

白家,北山城两大家族之一,除了李家,城主府,黑夜商会,无人敢惹。

这时,两名黑衣侍卫也清醒了过来,赫然出手,一左一右包抄过来,硕大的拳头狠狠的袭来。

而早就有所准备的慕北,寒芒一闪,向着左边的侍卫冲了过去。

轰的一声,拳拳相交,只听咔嚓一声,左边的那个侍卫发出一声惨叫,摔倒在地上捂着拳头抽动着身体。

难以想象,小小的拳头居然蕴藏着如此强大的力量。

而慕北借助反作用力,猛然转身一个鞭腿横扫,直接把右边的侍卫抽飞。

这一幕,惊得围观的路人倒吸一口冷气。

毕竟,那两个侍卫可都是后天后期修为。

慕北掠过两个失去战斗力的侍卫,直直的走到白木金的面前,后者显然是被刚刚的一幕吓愣了。

啪的一下,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白木金对上慕北凶狠的眸光,身体一哆嗦,一股淡黄色的异味液体流了出来。

顿时,满堂的哄笑声使得白木金满脸燥热,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慕北一脚踩在白木金的胸口,笑道:“哟,你怎么还尿了呢?”

慕北弯腰拍了拍白木金的脸蛋,道:“记住,你北哥还是你北哥。”

嗤笑一声,慕北转身就要离去。

“等等。”一道沉稳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围住的人群自觉的让开一条道路。

慕北转身,看见两个少年走了过来,约莫十六岁,与慕北年纪相仿。其中一人身穿蓝衣,另一人身穿白衣。

“这是白家第二支脉三代弟子,白木风。”

“据说他十七岁年纪,修为就已经达到了先天练气的境界,天赋即便是在白家,都是名列前茅。”

“那个白衣少年,好像是听风楼的少爷张阔。”

“没想到,白木风居然也在听风楼,有好戏看了。”

围观的人议论纷纷 。

“风哥,风哥。”瘫倒在地上的白木金一股脑的爬了起来,好似有了靠山一般,想要搂住白木风的大腿。

白木风捏住鼻子,一脸嫌弃的踢开白木金。

“丢人现眼的玩意,胆子就这么小?”

一句话,噎的白木金无话可说,他委屈的看了白木风一眼,心中却是后怕,因为之前慕北凶狠的眼神宛若一头发了狂的野兽一般,他忍不住…

“慕北,你这个废物不老老实实在家呆着,反而出来欺负我堂弟,谁给你的勇气。”白木风捏了捏拳头,趾高气昂道。

“木风兄,此人是谁?”张阔在一旁问道。

“此人是一个酒鬼的孙子,他爷爷是一个废物,他也是一个无法练气的废物。”白木风说话丝毫没有把慕北放在眼中。

“白木风,四年前的时候,你可敢这般与我说话?”慕北眯起双眸,沉声道。

四年前,白千醉贵为白家老祖,因为白千醉是慕北之间几乎相当于爷孙的原因,慕北即便是无法修炼,也是白家年轻一代弟子当中巴结讨好的对象。

只是后来,白千醉的修为掉落至后天境,被白家之人驱逐到这个木院,派人日夜监视。说是驱逐,倒不如说是软禁。

“呵呵,昔日的你依旧是一个废物,若非看在你那个酒鬼爷爷的面子上,你在我眼中就是一个屁。好在上天有眼,那个老酒鬼也废了。所以,你还以为你有靠山吗?”

“你骂我,我不会与你计较,但是我爷爷可不是你能侮辱的。”

慕北眸光一寒,杀机涌动,脚掌猛地向地面一踏,他的身影立刻出现在白木风的眼前,拳头猛然砸下。

白木风抬起手掌,游刃有余的握住慕北的拳头,嘴角勾起一丝嘲讽的弧度:“你以为你是我的对手?”

“是吗?”

慕北冷哼一声,拳劲猛然爆发。

一道闷哼声响起,慕北的拳头挣脱了白木风的手掌,后者也仅仅只是退后了半步。

“有两把子力气,不过也就仅限于此了。”白木风意气风发,他脚步一顿,主动向前攻击。

这一拳的力道远超后天圆满武者的的力量,因为他的拳头之中蕴含了灵气。

一拳,风声赫赫。

砰的一声,砸中慕北挡在身前的手臂,慕北不由得后退五六步。

不愧是先天境,慕北甩了甩发麻的手臂。

众所周知,武道的基础两境,后天炼体,先天练气。慕北虽然无法修炼,但因为被白千醉锻炼的原因,他的体魄达到了普通人的极限,也就是相当于后天圆满的层次。

先天练气,则是引导天地灵气汇聚于丹田之中,通过修炼功法,将之锤炼成为自己的灵气,可以在战斗之中使用。

而白木风这一拳就是动用了灵气。虽然动用的不多,但这一拳的结果,让他很不满意。

白木风感觉脸上无光,深吸一口气,再次向慕北袭来。

现在,白木风的每一拳都动用了一缕灵气,慕北只能一边后退一边抵挡。

这每一拳砸在慕北的身上,都如同被铁锤砸中一般,一阵阵剧痛传来,疼的慕北眼皮子直跳。

一直处于下风的他神色从容,强忍着痛苦。

“哈哈,看到了没有,这就是你与我的差距。”白木风得意的腰杆都直了起来。

就在这时,慕北陡然一个灵活转身,身体迅速接近白木风,而后者的铁拳也狠狠的砸在了慕北的身上。

轰的一声,强大的气劲震得气血翻涌,慕北只感觉喉咙一甜,强行压下一口气,慕北的左手迅速的从腰间抽出了一把短小的匕首。

由于匕首太小,在慕北的手掌之下根本是难以发现,白木风来不及有其他反应,只觉得脖子一凉,双眸一瞪,不甘的倒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