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重生为18岁心机女》酸柠檬檬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重生为18岁心机女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酸柠檬檬

简介:金融界白领重生为18岁女学霸,这一世她要当回心机女。戏耍渣男、办微影社、拍短视频、参加王者比赛、开办造梦工厂,就是不想再从事金融业了。超高级段位的白莲花、实力雄厚的白富美,你们走你们的奈何桥,我走我的阳关道,井水不犯河水。但是想要越界的话……

角色:张珺瑶,瑶瑶

重生为18岁心机女

《重生为18岁心机女》第1章 重回校园免费阅读

“瑶瑶,你没事吧?”

“没……事。”压抑住打嗝的冲动,张珺瑶声音平静地回答。

“你不要想不开啊,胡瑞成那个混蛋配不上你,居然那么快就闪婚了……”电话的那头还在喋喋不休,电话这头却已挂断。

“呕!”她忍不住吐了出来,酸水连带着苦水,惹来路人的侧目。

扶着墙慢慢地走,常年一丝不苟束在脑后的发丝,如今肆意飘荡,徒增狼狈。

五年的分分合合,她以为是磨合,其实是pua。

电话没再打来,不出乎意料。三十岁的她忙于事业,空得了个“精英”的虚名。空余的时间全拿来维护那段可笑的爱情。

刺目的车灯打来,司机的喝骂声在空气中震颤。女人熟视无睹,径直走过。行尸走肉,像穿行在人群中的异物。

只有当人走到了生命的某个节点,才会发现:友情和爱情同样重要。无关乎人脉,单纯的精神的互相依赖。

但或许是金融圈盛行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思想作怪,或许是常年的数据分析让她过分理性,总之——她没有朋友。

那个“安慰”电话,相比安抚,戳人伤口的意味更大。

“嘭!”

从天而降的巨物,引来路人的尖叫。

有人高空抛物,刚好砸到一个女人的头上。

在混乱吵杂的现场,当事人意识很快模糊,疼得厉害,内心却出奇的平静。

如果再来一次,她不会再让那样的渣男主宰自己的悲喜。

眼皮热热的,很催人醒来。费力的睁眼,先是强到刺目的日光,然后是雪白的天花板。

手无意识地遮住眼睛,张珺瑶茫然,居然没被砸死吗?明明感到了死神的靠近。

“哗啦!”窗帘被拉上,刺目感消失。传来护士的嘟嚷:“谁拉开的的啊,这个点那么晒。”

低头见床上女孩愣愣地看着她,顿时眉开眼笑:“27号床醒了?来,楼下医药费去结下。”

“蛤?”张珺瑶惊讶,“我伤那么重怎么下床?”

那个重物至少是从四楼以上抛下来的,毫不夸张的说,当时她感觉脑袋瓜子都碎了。

“重?”护士比她更惊讶,“你送来的时候伤口都自己愈合了,只是失血过多晕过去了而已。”

旁边传来附和声:“是啊,现在的小年轻就是矫情……”

张珺瑶下意识抬手摸头,头没感觉,手上却隐隐作痛。

手上有纱布……电光火石间,不熟悉的记忆泉涌而来。

她重生了,原身也叫张珺瑶,但二人的经历完全不同。

昨天18岁的原身割腕自杀,原因是为情所困。直白点就是被人渣了。

但是横着割的,有经验的人都知道,横着割腕是死不了的,因为血液会自己凝固,所以一般都会搭配浴缸。

原身很显然没有这个经验,导致没有死成,但不知为何还是被她给顶替了。

不管怎么样,张珺瑶还是顶着周围鄙视的目光,下床去结了账。

生活就是最荒诞的剧情,但是没有导演会喊卡,所以她也只能硬着头皮演下去。

医药费不算贵,一晚上的床位钱加上纱布和伤药钱也就一千块多。但看到卡上余额张珺瑶就不这么想了,步入社会的她已经忘了,一个大学生可以穷到什么地步。

肉疼的离开医院,好在这个月已经快完结了。

“咔嚓。”老旧的木门发出声响,整个宿舍的目光都向她投来。

同情者有之,不屑者有之,晦暗者有之……

其中一个女孩过来小心翼翼地问:“瑶瑶,你没事吧?”

好熟悉的开头啊,张珺瑶有刹那的恍惚。但这声音比电话里的那个,少了几分虚假多了几分单纯。

她定睛一看,是她上铺的女孩,名叫唐燕。算是平常和她玩得最好的了。

“啧,她能有什么事啊,那什么就是矫情。”卷发女生涂着指甲油,轻飘飘地说。

唐燕不赞同道:“你这样说不好吧?瑶瑶才刚……”

她的话被另一个波波头打断:“得了吧,谁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

寝室的气氛很是微妙,张珺瑶回想了下事情的原委,顿时有种吃了苍蝇的恶心感。

为什么原身一个受害者,回到寝室反而会受到冷嘲热讽呢?

无他,男女两方水平相差太大。

女方是很普通的学生妹,就是那种不会打扮,长期泡图书馆的好学生。锅盖头黑框眼镜,单独拎出去说是高中生都有人信。

男方就不一样了。

不知道有没有人注意过,学生时代总有个特别的圈子。

里面的人蹦着最嗨的迪,喝着最贵的酒,晒着各地景色,养着最多的鱼……无一不是靓男美女,并且多才多艺,海王辈出,热度奇高。

渣男陈航就是其中一员,俗称——校园男神。

两相对比之下,原身就像倒贴的,还是狗皮膏药那种。自然引来迷妹不满,路人更加无感。

很显然,卷发李娅玲和波波头许然属于前者。

如果可以,张珺瑶不想理会这两个室友,任何多余的社交都让她厌烦。

但经历过校园冷暴力的人都知道,施暴者不会懂得适可而止。

李娅玲又一次轻飘飘的瞥过她手腕上的纱布,嘴里吐出:“何必那么早出院呢?我们都来不及带着陈学长去看你。”

张珺瑶笑着摇头:“算了吧,在医院那晚我想清楚了。狗和婊子更配。”

许然脸色当即就变了:“你讲清楚,谁是狗?!你没得到就要污蔑别人?”

张珺瑶无辜摊手:“我什么都没说啊,再说你怎么证明是污蔑呢?”

不管她们气成猪肝色的脸,她溜进洗手间里洗漱。

把厚重的留海往上压,露出光洁的额头,取下笨拙的眼镜。白皙的脸光滑柔嫩,眼睛比戴眼镜时更大,脸型小巧,五官清秀,倒是有别样的韵味。

张珺瑶摸着下巴不解,这也不丑啊,怎么平时看着就那么土呢?

果然化妆打扮,才是女大学生变美的终极奥义。

打量了下镜子里的面孔,内心有个想法逐渐清晰。

红润的嘴角轻轻上扬,幽黑的眼眸波谲云诡。

渣男是吧?那我们就看看谁技高一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