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侯迁闸》山东 朱瑾洁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侯迁闸

小说:历史

作者:山东 朱瑾洁

简介:《侯迁闸》将故事背景放在京杭大运河中河台儿庄段。《侯迁闸》通过根植于齐鲁文化,融合吸纳南北文化、中外文化,形成了诚信、仁义、包容、开放、多元的鲁风运河文化特质。这部长篇小说切入角度独特,恰当地选取地方相关史料,真实生动地再现抗日战争时期,军民联合抗战的英勇事迹。小说成功塑造了侯三、朱三爷、纪华、郭子化、陈玉涛、褚思惠等英雄人物群体形象,情节曲折,矛盾交织,引人入胜。

角色:谈迁,刘东星

侯迁闸

《侯迁闸》第1章 序曲 阳和起蛰之一 运河灵气免费阅读

N.1 运河灵气

风风雨雨2500年的时空里,京杭大运河清波一脉通古今,在大运河完全人工化的标志性河段中河月河上,有一个不起眼但其作用却十分明显的运河八闸之一侯迁闸,几百年来悄无声息地蛰卧大运河上,风风火火演绎着叱咤风云的英雄征程。时间往后演绎到多少年后的一天,据当地媒体报道,当地时间2014年6月22日上午10时许,在卡塔尔首都多哈召开的第38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同意将中国大运河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这标志着作为首批大运河申遗验收点的台儿庄拥有了首个世界文化遗产,作为全国27个申遗城市,台儿庄从那天起跻身世界遗产城市行列,伴随着台儿庄历史风起云涌的侯迁闸从此作为一个验收样本点载入史册,引起人们注意,受世人瞩目。而千百年来生活在运河流域的侯迁闸人,他们的生活是平静的,还是曲折的;是清贫的,还是富有的;是挫折的,还是……

京杭大运河从烟波浩淼的微山湖东口流出,蜿蜒曲折迤逦向东,流经广袤的鲁南大地进江苏入中运河,苏鲁交界处的这一段运河就是台儿庄运河。据京杭大运河申遗专家称,台儿庄运河里拥有千年运河上最完整的运河文化遗产体系。目前,枣庄以北的运河已经断航,大部分遗存已基本消失;枣庄以南的沿运城市,都进行了现代化改造,已无法恢复千年运河的风貌。而全长3000米的台儿庄运河段,之所以成为运河申遗最重要的节点之一,是因为1959年在台儿庄城外新建一段运河,将河道主线改在城外,才留下这一湾南北宽度27—100米不等,水深常年保持3、4米的碧水。由于没有经过现代化改造,古运河在这东西全长3公里的河道上,原生风貌保存较好,至今仍拥有11座古码头和约长2000米的石驳岸以及其他完好的水工设施。世界旅游组织称,台儿庄古运河是“京杭大运河仅存的清代文化遗产”“唯一活着的运河”。

曾几何时,追溯县志,也能找到片言半爪的风土人情和名人足迹。明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雨潦大作,决于汶上,灌徐沛,溃漕堤二百里”(《峄县志·河》)。总河尚书舒应龙奉旨在微山湖东口自西向东开渠45里,引微山湖水由彭口经韩庄注入河。历时5月,韩庄支渠功成,河之路始通。但是河身又窄又浅,不能行船。万历二十五年(1597年),总河都御史刘东星沿其河道,开挖万庄、顿庄、侯迁等处,泇流畅通。万历二十七年 (1599年)秋,总河都御史刘东星与夏镇分司梅守相疏浚韩庄支河,加深加宽,“浅则深之,狭则广之,并凿侯家湾、梁城通泇河,使可行舟。以水溢暂缓”(《峄县志·泇河》)。次年,刘东星主持泇河开宽、加深工程,以求通航。但“以地多沙石,工艰未就”(《明史·河渠五·河》)。顺治十年(1653年)闰六月甲子,谈迁赴约客居嘉兴,五日后与朱之锡沿京杭运河北上,自八月十五日起,至十九日止,共计在台儿庄处运河上,行船五日,期间,曾夜宿侯仙闸,在其《北游录·纪程》记载:乙卯,发十里侯仙闸。顺治十三年(1656年)四月二十三日辛未,谈迁返乡途中,再次行船过侯仙闸,不过,《北游录·后纪程》记载:辛未,发十里顿庄闸。七里侯先闸。至于是否先系仙误,还是谈迁走后,迅即改为侯迁闸,当应也有一番道理。

从河堤下来,一窝烟袋的功夫,走过一片河底平地,一个跃身跳上闸墩石头上,从河水里翻滚而出的鱼腥味扑面而来,胃囊一阵痉挛,这可不是暴食佳肴的呕吐恶心,而是饥饿难挨天上掉馅饼的惊讶狂喜,侯迁闸人顶礼膜拜运河,视运河为爹娘,自然地看到波澜不惊、粼光潋滟的运河水,再沉的心也会一宽,敞亮得多,因为到家了。

回家的感觉真好,略略喘息一下,你浑身上下顿感轻松多了,暖洋洋的阳光历经折射的河水,时而娇气多情,时而清新自然,时而轻松快活,时而温柔缠绵,时而盘旋聚集,时而俯冲疏散……那么,这会儿,你会发现这河面不正是家里的床,床上已经弥漫起家的亲情和温暖,一时间你整个儿都被裹缠进家的温馨里,有种甜蜜的舒坦,似河床平地上那棵棵碧绿欲滴的嫩草,挥洒着甜甜的芳香,软软的,忒清新。

往前走,便来到古运河畔的侯迁闸,闸墩是巨石砌成,宽阔的石面,十分夯实,大力士般横跨运河两岸,时时处处渗透着父亲般伟岸的肩膀,你就会感受到背负缆绳往前倾着的纤夫的力度,一点点绷紧,一点点拽直,一寸寸前挪,挤压着河水,挤压着河床,河水激起的浪花拍击着河岸。突兀间,恰如英国童话故事《杰克与豆蔓》的巨人杰克,他无意之中开启了一扇通往巨人世界的大门,虽然没有发生什么巨人间的战争,可人与河斗,人与河争,这不正预示着人所潜伏下来的某种巨大力量吗?

公元1765年,乾隆皇帝南巡,溯水而行,坐船从北京城出发,伴随着运河两岸古朴淳厚的亲情民风,当他看到侯迁闸及韩庄闸那重建一新的宽厚闸墩,横亘运河两岸,高高矗立、厚重石板闸门扑扑两扇,节制着大运河的流水,一泻而下,场面恢宏,气势凌人,顿感气灌心胸,豪情大发,欣然命笔,为当地地方官题诗加勉。诗曰:韩庄实泄微湖水,筹涸金鱼闸建新。济运利农期两益,每因触景忆贤臣。

这就是运河的灵气。运河之灵天上来,飞流入河滋生起,其为水源,其为鱼儿,其为人儿,其为草儿,其为鸟儿,生生不息,繁荣昌盛。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