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我真没想当皇帝》污小污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我真没想当皇帝

小说:玄幻

作者:污小污

简介:【搞笑+穿越+贱道+女帝+历史架空+热血】林深莫名穿越到了北宣国,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就以状元的身份被拉进了宫。“你想做什么官?”面对女帝的问题,林深想了想,小心翼翼的,用最怂的语气说出了最嚣张的话,“我想当驸马,行吗?”若干年后……“就是这么个怂包、贱人带领北宣国荡平了南粤西域,统一了这片大陆?”顾雪无语的捂着脸,“这……说出去谁信啊?”

角色:林深,韩冰冰

我真没想当皇帝

《我真没想当皇帝》第1章 未料皇榜中状元免费阅读

“中了!中了!”

窗外一阵高喊,紧跟着就是敲锣打鼓的声音,吵的林深直皱眉,扭头就是破口大骂,“有病啊?!好不容易休息,大早上喊什么?!”

他刚从前线跑回来,就算要治他当逃兵的罪,也没不让人睡觉的道理啊?!

还讲不讲人权了?!

林深不悦的的翻了个身,继续睡。

哐当!

大门被人一下推开,一个长相清秀的小姑娘推门进来了,见林深还在睡,急匆匆的过来推她,“林姐?你怎么还在睡啊!”

林深不耐烦的把眼皮掀开了一角。

这一眼,吓的他一激灵!

女人?!

众所周知,星际联盟军里连猪都是公的,怎么会有女人?

还这么漂亮?

还穿汉服?!

“啊!!!”

俩人异口同声的喊破了天。

美女赶紧捂住眼睛,转过身,脸都红到了耳朵根,“你,你是个男人?!”

这话说的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林深梗了梗脖子,“不然呢?!”

这不废话吗?!

“这……”美女背对着林深,咬了咬下唇,狠狠跺了下脚,“你快些穿衣服吧,我去外面等你!”

说完,咣当一声把门带上,只留下林深一个人,坐在床上,两眼发懵。

这几个意思啊?

半晌,林深才注意到这房子,压根不是部队的宿舍!

四周围装饰古朴,但不妨碍它破烂,仿佛风一吹就能倒。

除了自己身下垫着草席的破床褥,只有一张方桌,上面半截蜡烛……

这什么鬼地方?

晃了晃脑袋,林深赶紧一骨碌起身,得找件衣服先穿上啊!

人家姑娘还在外面等着呢!

可找来找去,全特么是汉服样的裙子!

这里是特么住了个变态吧?!

一阵剧痛,一股陌生的记忆闯进了林深的脑子,虽然残破不全的,但足以让他搞清状况了。

嗯,不是变态,是他穿越了。

这里是古代,但又不同于古代。

北宣、南粤、西域,三分天下,风土人情各不相同。

而他所在的北宣国的皇帝是女人。

也因此,北宣国每年两次科考,春闱文考,秋闱武考。

春闱仅限女子主考诗文,而秋闱专为男子设立,主考武艺。

而原主自幼没啥修炼天分,按照北宣国的传统,功名算是别想了,于是干脆女扮男装参加了春闱文考,结果……

看这架势,还特么给他装到了。

貌似,高中了状元!

而门外那位美女,则是原主的在考试路上结识的,名叫顾雪,她也参加了春闱,是这次的榜眼,也就是仅次于原主的第二名。

窗外一阵清冷的声音,“状元,可准备好了?”

林深看了一眼门外,悄悄扭了扭脚踝,没有熟悉的迟钝感,嗯?

他的伤好了?

兴奋的跺了跺脚,林深透过窗外,看着亭亭玉立,身材清瘦,气质出众的顾雪,嘴角不由一个劲儿往上翘。

美女环绕,最关键的是,天下太平!

他那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梦想,这不就在眼前吗?!

循着原主的记忆,林深在箱子最底下找到了一套男装,换好了之后推开了门。

老婆!

哦不对,美女们!

老子来了!

吱呀——

随着大门打开,原本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刷的一下,安静的掉根针都能听出来是什么材质的。

领头的美女,束发而起,眉目清冷,穿着一身官服,脸都绿了,男人?

转为女子设立的春闱,榜首居然是个男人?

简直闻所未闻!

而另一边顾雪惊为天人的看着林深。

原本她一直只以为林深长得好看,没想到还这么勇敢!

男扮女装参加春闱就是欺君,这可是大罪!

他不怕吗?

“怎么称呼?”林深颇有礼貌的躬了躬身。

“在下御前侍卫统领,韩冰冰,”韩冰冰柳眉微颦,但还是淡淡道,“请状元上轿。”

林深看了一眼娇子,咧嘴笑了笑,“娇子就留给你吧,我骑马就好。”

韩冰冰脸色由绿转黑,瞪着林深周围的温度都跟着下降了几分。

顾雪惊的瞪大了眼睛,吞了下口水。

韩冰冰是北宣国唯一的女性武将,没什么文化,因此最恨别人以女子诗才之名折辱于她,为人又是出了名的脾气暴躁,心眼小记性好……

林深连她也敢惹?!

疯了吗?

“你如今只是个春闱榜首,尚未封官,就如此目无尊上,口出狂言?!”韩冰冰上下打量着林深,随身佩剑出鞘,直奔林深喉咙而来。

剑很快,带着风一样直奔林深,林深却一点不怕。

相比于满是机甲、导弹乱飞的现代战场,这种冷兵器时代所谓的杀气,都是毛毛雨。

更何况他在原来的世界,虽然是个菜鸡,可天赋在那摆着呢!

超人的反应能力和记忆力,再加上未来世界每个士兵都会注射的五感强化针剂,因此即便是韩冰冰这样的一等高手,在他面前,动作也慢的像是小孩儿一样。

准确的说,以林深现在的身手,在这个没有科技的世界,就是超人。

林深微微一笑,却不退反进,脚下一错侧过身,仿佛要摔倒了一般,躲过锋利的剑尖,一把扶住了韩冰冰的手。

林深嘿嘿一笑。

肤如凝脂,细滑冰凉,像是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布丁,手感不错。

“你!”

韩冰冰被林深这一下气的一张冷冰冰脸都红了,林深却连连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没站稳……”

“登徒子!”

韩冰冰提剑又是一刺。

“妈呀!怎么还来啊!”

林深脚底抹油撒腿就跑,直奔顾雪而去,双手揽着顾雪的腰,左闪右躲,一双手在人家身上摸来摸去,嘴里跟鸡叫一样,脸上却笑的开了花,“杀人啦!顾兄!救命!救命!”

他喊的声音凄厉,呼天抢地,引的周围邻居都伸着脖子往里看。

“你这登徒子!我砍了你的手!”

韩冰冰眼看着这家伙假装闪躲,却在偷偷的吃顾雪的豆腐,气的脸都绿了,可这贱人偏偏又灵活的像是泥鳅一般,她又要顾着顾雪的安全,手里的功夫不能施展完全,这混蛋!

“把你的手松开!”

“我不!”

林深搁着林雪梗着脖子道。

“我杀了你!”

韩冰冰一剑刺出,顾雪吓的汗毛都竖了起来,“韩、韩大人!”

顾雪被林深折腾的脸红心跳,见剑停了,长出了一口气道,“即便是杀头也好,诛九族也罢,还是请陛下定夺吧?”

“就是就是!”林深躲在顾雪身后,探出个脑袋,高声附和道,“好歹我也是状元!”

韩冰冰一个眼神瞪过来,林深又缩了回去,手上把顾雪抱的更紧了,就差树袋熊一样挂在了人家身上。

“呵!既然如此,我就由你多活一会儿!”韩冰冰收了剑,冷着一张脸,用杀人般的眼神瞪着林深,“如此轻浮,即便见了陛下,也难逃一死!”

死?

林深悄悄的戳了戳顾雪的肋骨,“什么死不死的?”

顾雪抿了抿嘴,“男扮女装参加春闱,是欺君之罪,依律是要杀头的,不过你放心,陛下惜才,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后面顾雪还说了什么,林深一个字儿也没听清。

杀头的死罪?!

这么重要的事,原主的记忆也没说啊?!

这坑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