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穿书后成了玄学大佬被猛宠了》十味草药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穿书后成了玄学大佬被猛宠了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十味草药

简介:21世纪骗吃骗喝骗钱的神混少女,正是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时候,一块广告牌落下来砸死了。这就是所谓的百因必有果,我的报应就是我。死就死了吧,谁想到穿成了一本没有写完的烂尾小说里,过来就被逼嫁给猫腰山当压寨夫人。而她在本书的作用是帮助男女主完成大结局。好吧,做不了女主做个女二也挺好。何况她有玄学傍身,再烂的一手牌,也能让她打得漂漂亮亮。而那个总看她不顺眼的冷面三当家的,眼神越来越亮……

角色:丁柔,王贵

穿书后成了玄学大佬被猛宠了

《穿书后成了玄学大佬被猛宠了》第1章 坏媳妇免费阅读

“坏媳妇!起来了!”

几个顽皮小孩趴在院子的栅栏边朝里面喊,她们又等着里面那个坏媳妇煮的鸡蛋吃呢。

丁柔听到外面小孩的喊声,睁开眼睛,起床,用叉竿支起窗户,看向外面几个毛头脑袋,表情淡淡。

“坏媳妇!鸡蛋煮了吗?”几个半大孩子争先恐后地询问。

“没有。”

“那你快点煮啊!我肚子饿了!”那小孩揉着肚子喊起来。

不等丁柔回话,一个妇女拿着棍子追过来,照着几个小屁孩打起来。

“叫你们这群馋嘴猫!就不怕被这个恶妇给毒死!都给我滚回家去!离这个歹毒的女人远一点!”

几个孩子被打的四下散去。

妇女打跑了孩子,对着院子呸了几口说道:“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以后少来拿这些东西来哄骗我们孩子!再让我看到,我让寨主把你吊起来打!”

说罢骂骂咧咧走了。

丁柔无感,这是她来到这里的第七天了,她完全适应了这里的一切,还有这个身份。

穿好衣服,出门先去井边打水。

井水里不知道谁扔了一只死耗子,估计就是想恶心她。

而且井水里还下了泻药。

这个寨子里的人都恨她,恨不得她马上死,可惜她不会如他们所愿。

把死耗子扔出院子,她端着木盆回了屋子洗脸。

然后去后厨做饭。

偌大的院子里只有她一个人!

堪比冷宫!

“丁柔!”

两个粗壮的汉子进了院子,到后厨找到正在做饭的丁柔。

“跟我们走!”这兄弟两个是寨子里,一个叫王贵,一个叫王平。

丁柔看了看两个人,站起身问:“去哪?”

“去山里狩猎!大寨主发话了,寨子里的人想要狩猎,随时可以用你做狩猎的诱饵。”

用她当诱饵,还真是草菅人命!

猫腰山的人靠截获路过的商户为生,眼看快入冬了,很少有商户路过,他们哥俩就想到了用丁柔当诱饵,反正寨子里的人都讨厌她。

丁柔看了两个人一眼,观那其中一人面相,他眉间泛青,今日有劫难。

“我看你们面相不佳,今日不宜狩猎。”丁柔淡淡定定地说。

“胡说八道!”王贵面相凶恶,上来就要扯丁柔。

“我自己会走!”丁柔眸色深沉,一股冷戾让王贵慢慢缩回手,这还是传说里那个唯唯诺诺的千金小姐?

丁柔拍了拍裙子上的灰尘,随着两个人走出院子。

你猜到了吧?

她不是真正的丁柔,真正的丁柔已经死了,她来自二十一世纪,一个混吃混喝骗财骗色的神棍少女。

说来也是机缘巧合,她跟着师傅去吃庆功宴,在酒店外面接电话的时候,一阵旋风过来,广告牌掉下来,砸中了她的脑袋,当场就脑浆迸裂。

本来以为死掉的丁柔竟然穿进了一本烂尾的小说女配身上,这个配角跟女主争风吃醋,却弱智白莲,在书里只出现了三次就领了盒饭。

小说里是这样写的,原主是奎城县太爷田老爷的嫡女,这位嫡女母亲早亡,不受待见,她爹娶了几房小妾,生了几个孩子,个个都是宝,只有她是草。

奎城附近猫腰山里有一个山寨,号称土皇帝,朝廷几次三番剿匪,都没有办法取胜。

于是皇帝只好命令奎城县令想办法铲除这伙家伙,可是山寨里的人个个身怀绝技,于是几房小妾就出了这么一个馊主意,联姻。

和土匪联姻?闻所未闻。

几房小妾都不愿意自己闺女嫁去山寨里,就让原主这个不受待见的大小姐嫁过去。

并且交代她毒死山寨的寨主,里应外合将猫腰山一网打尽。

书里说这位千金来了猫腰山后并没有按照她爹的意思去办,因为她喜欢上了寨子里的一位风流儒雅的二寨主,就是原文男主。

但是因为二寨主有喜欢的人,因此上她就开始使用各种小伎俩,最终在书里只出现了三次就把自己作死了。

她是在原主嫁过来的那一晚穿来的,当时不知道谁在喜酒里下毒,把自原主毒死了,还把替三寨主偿酒的那位给毒倒了。

她穿过来后没死,这让全寨子的人都以为她想害死三当家。

全寨子的人都要求杀掉她,大寨主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将她关进了那个小院子里,并且发话说只要狩猎都可以拿她当诱饵。

刚进山林,迎面走来两个男子,他们身后背着弓箭,手里提着猎物。

其中一个男的身段高大,剑眉星目,却透着冷厉和孤傲。

“三当家的!”

“四当家的!”

两个人急忙打招呼。

“你们这是去狩猎?”

四当家大胡子问。

“是的,听说屏风山里出现了长虫,我们想去试试运气。”王贵回道。

大胡子看向丁柔,眉头微微蹙起:“你们狩猎,带着她做什么?”

“回四当家的,大当家的说了,这个女人随时可以用来当诱饵。”

大胡子听后张了张嘴巴,看向一旁的那个男人。

丁柔目光瞥向了那个男人,身段高大,英俊冷然,一股肃杀之气。

“老三,你不说点什么?”

就算这丁小姐该死,可是也应该让她留个全尸是不是,去喂野兽这样的死法太残忍了。

夜千尘目不斜视,没有要多管的意思,迈步走人。

大胡子见老三不说话,只好望了丁柔一眼,心道:你自求多福吧。

他们走后,两个人命令丁柔:“走快点!”

丁柔扯了扯嘴角,这才是真正的急着去投胎啊!

“你们朝东走,还能活下来。”丁柔开口。

两个男人很不耐烦。

“闭嘴你!”

“三当家的压根不稀罕她,刚刚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新婚之夜就下毒,可见心肠多坏!”

“蛇蝎心肠!”

男人八卦起来真没女人什么事儿。

他们说的三当家的,应该就是原主嫁的那个人。

丁柔浅浅一笑,没有再说话,她就静静地看着他们送死。

朝山林越走越深,正走着,王贵突然停住了脚步:“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