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大佞臣》几碗干饭就窝头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大佞臣

小说:历史

作者:几碗干饭就窝头

简介:(又名《流氓大幕僚》,《起个书名想三年》)棋盘倒悬,黑白相易,大厦将倾,天脉将成!跨越千年的钟鼓声已将生命垂危的姜一唤醒,商道,礼道,王道,霸道,究竟何去何从?忠臣,佞臣,权臣,反臣,究竟那条才是你的道路!天命者啊,既然举子,何故不定?既然落子,又为何反悔!——————————————

角色:姜一,姜不二

大佞臣

《大佞臣》第1章 烛复燃 天使不要啊免费阅读

楔子

“一,二,三…”

病床上的姜一吃力地半睁着眼,默默数着午夜梦回的钟声。满身的各色管子将他包围,简直要将他闷死。他稍稍扭动了下脚踝,却险些让他喊出声来。

他得了某种类似股骨头坏死的怪病,全身上下只有右手两根手指可以活动,其他部位稍一动就会痛得苦不堪言。

“他奶奶地,莫非老子就要死在这病床上了?”姜一无力地叹了口气,任凭两行清泪自脸上滑下。

心电仪上的光标有规律地跳动着,似乎也在和姜一倾诉着什么,在这充斥着消毒水味儿的病房中,也只有它和姜一作伴。

隔壁床的苏老头儿,前两天就去喝汤了,这会儿恐怕都和阎王爷打过招呼了。

“老子还是个处男…”

不知过了多久,他于半睡半醒中惊觉,自己的咽喉逐渐变得迟钝,就连呼吸也变得十分困难,他想叫人,却无论如何喊不出声来。

“这就是死的感觉么…”

“我这是要死了么…”

“我还不想死…”

姜一紧紧抓住床单,吃力而又猛烈地摇着病床,像是落入陷阱的小兽,彷徨,愤怒,而又惊恐。

他不知道摇了多久,可能有一个小时,也可能只有一分钟。

最后,他松开紧握的手,万念俱灰地闭上双眼,嘴角向下扯出一个弧度,传出呜咽的声音,咸咸的眼泪流进他的嘴里。

他的身子也随着呜咽声微微发颤,牵动他无数的痛感神经,痛感如雨一般地炸裂。

他仅能活动的两根手指忽而蜷缩,忽而紧绷,恍惚中摸着一个小小扁扁的东西,像是一个棋子。

“既已落子,何故反悔?”忽然出现一个苍老的声音,忽近忽远,既像在远处高喝,又像在他耳边低吟,回声不绝。

“老子落尼玛的子!”

姜一歇斯底里地将摸着的棋子摔了出去,万种痛感犹如鼓点,一下一下砸在他的神经上,一下将他疼昏了过去。病房恢复了寂静,只剩心律仪“哔”一声的长鸣。

……

————

第一章 烛复燃 天使不要啊

……

嗯嗯,我这是到天堂了么……

面前这个大叔怎么长得这么丑,有点像老王家那条结扎了的老狗,这就是天使?

喂喂,那露着几分猥琐的笑容是怎么回事,你离我太近了,你不要过来啊啊啊啊——

一个厚嘴唇准准地印在了姜一的脸上。

救命啊,天使非礼大好青年了!

惊恐的大叫出了喉咙,得到的却是一声婴儿的啼哭声。

嗯?

姜一一愣,下意识地看向双手,却发现那是一双肉嘟嘟,滑溜溜的小胖手,浑不似成人所能有,倒像是一对襁褓婴儿的手。

慢着,我能动了!

还没等他从惊喜中回过神儿来,那个丑大叔已将他从一个老太太手里接了起来,十分欢喜地大喊:

“生了,生了,是个少爷!”

姜一的视野中突然冒出许多丫鬟仆人打扮的人,个个面有喜色,都睁大了眼睛好奇地打量着姜一。

我这莫不是…转生了?

转生的小姜一被小跑的丑大叔抱着,侧着小脑袋瓜,看着两边往后推移的古代场景和陌生面孔,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新鲜感。

偶尔有个漂亮的婢女走过,姜一便极灵性地挑挑很浅的小眉毛,惹得一阵嫣笑。

啊,这种感觉真不错,话说这位大叔,你是要带我去哪儿?

转过几道长廊,丑大叔喘着粗气,奔到了一个极为宽敞豪华的大厅,朝厅上正坐在中央的衣着锦绣的老太太喜道:

“给老太太报喜,夫人生了,是个少爷!”

老太太闻言大喜,连脸上的皱纹都焕发出光彩来,忙接过小姜一,笑吟吟地用手指拨弄他的小脸蛋儿,笑得合不拢嘴。

“恭喜老太太,恭喜夫人。”旁边几个丫鬟嬷嬷也纷纷一福,给老太太贺喜。

“我的好孙子——”

姜一嘴角不自觉颤了一下,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

老太太眯着眼,细细瞧了姜一一会儿,直到给姜一看毛了,才叹出口气,缓缓道:

“这孩子可真像大宝,只可惜啊,大宝走得早。大宝啊,你说你要晚走几个月,也不至于连孩子的面儿也没见上…”

哟,这,难道说……

“都怪你那个什么大人啊,非得提前调你进京任职,说什么也不肯让你在家多待一阵日子……”老太太面露怒色地啐了两句,复又和蔼慈祥地逗着小姜一。

我说您下次说话能不能不大喘气啊……小姜一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细细瞧着眼前这个老太太。

老太太银发如丝,缀着些暗色首饰,只有头上那支错金簪子焕发出些夺目的光彩。她眼纹不深,有许多小皱纹,一笑起来像是朵怒放的老菊,看起来颇为可亲。

这就是我奶奶?

正当厅内一片欢喜,人人都沉浸在府里添了小少爷的喜悦中时,突然一个丫鬟撞了进来,也顾不上行礼,带着哭腔喊:

“老太太,夫人,夫人她出血过多,她困了!”

姜一一愣,我这世的妈困了?这有啥好通报的?

谁料众人一听这话,都是一怔,旋即几个年纪小的当即就红了眼眶哭出了声,老嬷嬷们擦着眼眶,接过老太太怀里的小姜一。

丑大叔则咽了口口水,搀着脸色骤变的老太太,带着哭腔颤声道:

“老太太您别激动,千万别激动,少爷刚出生,老爷又在京中,家里还得靠您来把持大局,这个节骨眼儿您可千万不能出点什么事儿…”

“秋香,冬香!”丑大叔挥手叫过两个眼眶哭红了的小丫鬟,叫她们给老太太抚胸口,自己则跑了出去,看来是安排夫人的后事去了。

老太太刚才闻听噩耗,整个人都痴了,这会儿两个小丫鬟给自己舒着气才从震惊中挣出来,“哎哟”一声哭了出来,老泪纵横。

困,还有一层含义,就是…死了?

小姜一抱住嬷嬷的脖子,看着眼前这几人的神情,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疑惑。

……

……

灞国重眀三年五月某日傍晚。

某处私塾前聚了一群人,大都是些家丁打扮,看样子像是在等自己家的少爷小姐下课。

其中站着一个高瘦的大叔,打扮与别人稍有不同,一副管家打扮,手里端着一个纸包,后跟着几个家丁,停着辆上写“姜”字的马车。

那大叔不仅打扮不同,长得也是颇为精彩,本就不甚出彩的面孔还透着一股子猥琐的笑意,惹起不少人的关注。

但一看到他身后马车上的“姜”字,都不由对他多了几分敬畏。

姜家可是附近十里八村有名的大户人家,别的不说,姜家那位老爷姜师禅就与一般的田庄财主不同,人家如今在京中任职,是正儿八经的登记在册的官员。

虽说不知道他当的是什么官儿,但既然过了这么多年,姜家没有依靠家里的关系鱼肉乡里,那想必就是好官,就是清官。

那大叔看来是对旁边人多变的目光司空见惯,也不去理睬,一个劲儿地往私塾里眺望。

突然一阵钟响,私塾里涌出一群孩子,都是外面那些人家里的少爷小姐。大叔站得靠前,一下被卷入孩子堆里。

“小心小心,哎呦…孩子别拽我…小姑娘没摔着吧,要不要叔叔看看,哎叔叔不是牙签啊…呀,这谁家孩子把我帽子拿走了,那里边有我的私房钱…”

费了好大劲儿,大叔才从人群里看见自己家那位清秀的小少爷,提着被孩子踩掉的鞋把小家伙抱了出来。

“老徐叔,今天怎么是你亲自来接我?”姜家小少爷姜不二擦了擦那大叔头上的汗,有些惊喜地问道。

“这不是早上少爷说,想吃城里老米头家的点心了,我就跑了一趟,顺便就来接少爷放学。呐,少爷趁热。”

姜不二打开那个纸包,只见是他最爱吃的枣子糕,不由一阵欣喜和感动。

十年了,他在这个世界已经生活十年了,刚来到这个世界时,他对周围的一切都感到无比的新鲜感,更能为重获新生而感到莫大的庆幸。

可这几年,生活似乎又平淡起来了。在私塾学着自己全都认识的字,听着老夫子念经般的讲学,在课间和表面的同龄人打打闹闹,讲些他们闻所未闻的故事。

在家则守着自己家那位老太太,被丫鬟们围着各种伺候,虽说和那群丫鬟一块儿睡也确实不错吧嘿嘿……

但一切,似乎都变得平淡了起来。也许不是生活变平淡了,只是这世的姜不二,前世的姜一开始慢慢腻这种生活了。

知足吧姜一,老天爷给了你二次生命,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姜不二坐在马车里,看着窗外略去的景物,吹着凉凉的晚风,心中如是想到。

他也在这十年的生活中,了解到了这个世界的内容。

眼前这个异世界,表面上看是个大一统的年代,实则暗流涌动。各地的地方州官拥有极高的自治权力,这无疑为这个名为“灞”的王朝埋下了隐患的魔种,惹得各地诸侯蠢蠢欲动。

但这个局面,貌似在两年前被一个叫唐归心的人给打破了。他是新任的丞相,上任之后,实施了一连串加强中央集权的政策,打压了地方诸侯的势力。

同时,他率大军征四方蛮夷,肃清边界,将附近大大小小几十个小国都变为了灞国的附属国,年年进贡岁岁称臣。

在他的铁血手腕下,天下的权力貌似又开始回归中央,回到那位十几岁的小皇帝手上。

姜不二所在的地方,是十三州中的兖州。而自己此世的父亲,则在京中为官,至今已有八年没有回来过了,甚至连姜一出生,夫人去世那天都没有回来。

哼,也不知道这个名义上的父亲,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自己的老婆去世都不回家来看一眼,当真…做得有些过分了。

姜不二虽然对这个名义上的父亲不怎么讨厌,但同样也不对他有什么好感。

“喂,姜不二,记得明天来上学接着给我们讲顶上战争的故事——”

远处几个孩童兴冲冲地高喊,小脸喊得通红,像是天边落日余晖的残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