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开局废太子:我能名将养成》木有感情的猫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开局废太子:我能名将养成

小说:历史

作者:木有感情的猫

简介:【系统】【热血】【养成】【民族气节】我重活一世,不是为了成了亡国奴。宁死不和亲被废太子位如何,誓死求战被赶出王宫又如何?从我踏足西北的这片土地开始,当我的名将养成系统激活的那一刻。便是潜龙出渊,龙翔九天。终有一天,我要驱除鞑虏,复我河山。亲手取回我应有的一切。(谨以此书,颂我华夏。慎以此文,献我华夏千千万万热血儿郎。祝我泱泱华夏,壮志不改,万世永昌)

角色:刘夏,刘顺

开局废太子:我能名将养成

《开局废太子:我能名将养成》第1章 山河破碎免费阅读

“我泱泱华夏,六百年大汉,四千万汉民,可亡,而不可辱。

父为我大汉之主君,儿为我大汉之臣,可死而不可降。

儿臣斗胆,请斩五贼之首,征蜀扬并冀之雄兵,与贼寇决一死战。”

恢宏壮丽的洛阳城,富丽堂皇的金銮殿。

他昂首挺胸,傲立于朝堂之上,背面天子,俯视五族强使,丝毫也不遮掩自己眼眸之中的仇恨。

就在数月之前,刚刚穿越而来的,他也是如此直言觐见,结果却被剥夺了太子之位。

今日又是朝堂之上,刚刚与大汉和亲的五胡再一次向年迈的大汉天子施压,要求天子尊五胡为父邦,岁朝货币三十万。

“废太子刘夏失礼于五国尊使,有辱大汉国体,奉天子诏,贬刘夏为西平侯,即刻离京,不得王命,终身…”

马车缓缓地从洛阳城向西而行,途经长安而至陇西。

马车之中的刘夏依旧沉浸在朝堂之上的那一幕幕。

自武侯诸葛亮北伐中原统一,延续大汉国运两百年至今,华夏始终为天下最强之国,直至其父刘顺即位。

好大喜功的刘顺三征五胡,最终落得三次大败而归。

也就在三年之前,刘顺北伐匈奴被俘,归国之后就再也没有了从前的雄心壮志。

数月前他刚刚穿越而来,重生到了这个因病逝世的太子刘夏身上。

他本以为等待自己的是一世尊荣,没想到等来的却是满腔激愤。

数月之前,他最为亲近的妹妹们被打包嫁到了五胡和亲。

义愤填膺的他宁死不从,结果却被废除了太子之位,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妹妹泪别洛阳城。

无论是数月之前,还是数月之后。

朝堂上的那一群人依旧还是那一群人。

在面对敌人的胁迫与威压的时候,他们缩起自己的脖子就像是一只鸵鸟。

但是在面对自己这个誓死一战的废太子之时,他们却是大义凛然地呵斥自己无礼,呵斥自己有辱国体。

哪怕是作为一名穿越者,哪怕是见惯了人情冷暖,饱受了世态炎凉。

在此山河破碎,国家受辱之际,他也依旧寝食难安,夙夜难寐。

“救命…”

“哈哈哈哈,跑快一些,你们这些软弱的两脚羊,哈哈哈…”

“不要,我不要,饶命,饶命啊——”

“我跟你们这些狗贼拼了,啊——”

“将军,将军救命啊——”

“啊…”

前行的马车突然停了下来,耳边传来凄厉的惨叫之声。

刘夏匆忙掀开马车的车帘,目光落到了马车之外。

本就心怀激愤的他当即怒目圆睁,一团火焰径直在他的心底熊熊燃烧起来。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

他张口发出一声怒吼,冲着护卫自己的汉军将士近乎咆哮的怒声喝道。

但是他的怒吼声没有起到任何作用,那些护卫他的汉军士卒只是警惕的将他的马车围在中央,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在这一刻拔出腰间的佩刀。

在前方一望无际的平野,不知名的尸骸与黄沙弥漫的土地之上。

一群衣衫褴褛的大汉百姓正在疯狂逃蹿。

他们身后跟着一群群手持弯刀的骑兵,头顶戴着毡帽,胯下骑着清一色的褐黄战马。

这些骑兵的马背上或多或少的拖着一名又一名正在奋力挣扎的少女。

而就在他们马屁股的后面,用一根根麻绳拴着一名名血肉模糊的身形。

远远的从身材上判断,那是一群不过十一二岁的少年,还有一些只有七八岁大小的孩童。

战马奔腾的速度并不快,但是却稳稳的吊在那群发足狂奔的百姓身后。

他们高举着自己手中的弯刀,随时都可以取走这些百姓的性命。

但是他们却并没有直接挥刀,而是如同驱赶羊群一般将他们聚集在一起。

“两脚羊,哈哈哈…”

“两脚羊”的呼喊与接连不断响起的狂笑充斥着刘夏的脑海。

他本来以为在这个改变了历史的华夏,永远也不会出现这样的名词。

绝望的呼救与痛苦的哀嚎充填了他整个心神。

刘夏口中不停的怒骂与呵斥,他麾下的那些护卫们,始终没有任何一个人上前一步。

他虚弱的从马车上爬了出来,暗恨自己因为悲伤而多日不食,以至于现在身体虚弱到拔不出手中佩剑。

逃亡的百姓距离刘夏的车队越来越近,那些猖狂的胡虏似乎此时方才注意到刘夏的马车。

“啊哈,居然还有一群两脚羊的军队在这里,哈哈哈哈,兄弟们,杀羊啦~”

为首的一名骑兵高声吆喝,虽然口头上不说,但还是有些忌惮人多势众的汉军。

然而近些年来他们已经见识了太多汉人的软弱,故而哪怕是见到了数倍于己方的汉军,也依旧没有丝毫退避的意思。

他们不再戏耍那些逃亡的百姓,高举着手中的屠刀开始屠戮。

刘夏虚弱的身体从马车上摔落,扑通一声摔落在地上,溅起了一地的烟尘。

“太…殿下,您这是何苦。”

一名负责伺候刘夏衣食起居的宦官红了眼,急忙将刘夏从地上搀扶起来。

“刘夏无能,救不了这大地上所有受苦受难的子民。

但是刘夏无法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眼前的子民沦为血食。

众将士…”

刘夏悲愤的开口高声道:“今日不除胡虏,刘夏绝不苟活。”

他声音悲鸣,宛如杜鹃啼血。

落在所有汉人将士的心中,就如同洪钟大吕一般摄人心魄。

距离刘夏较近的几名护卫身体已经开始发抖,但是他们不得将令,依旧不曾拔出手中的环首刀。

护卫刘夏的统领面色潮红,他咬碎了自己的一口钢牙,却终究不肯下令出兵。

他是刘夏的亲兵护卫统领,他的责任是保护刘夏的安危。

他们面前的是一百名羯族骑兵,在马背上可以力战十倍于己的骑兵,他不能用殿下的性命去冒险。

“殿下…”

就在所有人都犹豫不决的时候,那服侍的宦官发出一声尖细惊呼。

当所有人目光落到刘夏身上的时候,他们都在这一刻红了眼。

只见刘夏一手握着出鞘的佩剑,身体却是虚弱的栽倒在地上。

他用剑杵着自己的身体,单膝跪倒在地上极力的想要站起来,但身体的虚弱却始终让他无法起身。

他浑身上下弥漫的战意却似熊熊燃烧的烈焰,升腾燃烧,永不熄灭。

原本犹豫不决的众护卫愣愣的盯着刘夏,他们看到了一个不屈的灵魂。

随后不知何人发出一声怒吼:“哔其老母,十八年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