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淼淼”的《隐婚豪门娇妻不好惹》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可这样回去,她不甘心。一晚上的折腾,好不容易回到了自己的家,结果又被带回了陆家。陆屿直接把她扔进了车子里,“啪”的一声,锁住了车门。“冉可岚,你胆子不小啊,以为跟你爸说离婚,我就会同意?”说到底他真怕冉可岚误入歧途的跟人学什么勾、引技术,才会这么晚的还在找她。以她的性格没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你一直不同意不就是为了报


第四十七章 首次服软 试读章节



这句话就像一枚炸弹,把原本就不平静的每个人炸得震惊不已。

“岚儿,你说什么?”冉父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从女儿加入陆家,一直看着都不错,也从未听女儿诉苦,今天突然说要离婚,着实懵了一把。

“爸,我现在过的很不好,所以一定要离婚。”既然已经说出口,冉可岚也就不再遮遮掩掩。

“小岚,有什么话我们回去再说,不要任性。”陆屿的脸色很不好,他没想到冉可岚还没死心。

他还没跟她算账,她现在倒敢在岳父面前提离婚。

“为什么要回去再说?”冉可岚看着他。

回去还能说吗?

每一次说都被他给降住了。

“小岚啊,你这又是闹的什么?好好的日子不过,提什么离婚?”肖桂芝做着和事老,可她的眼睛里全是笑意。

一个女人敢提离婚,尤其还是嫁给的有钱人家,这说明什么?说明冉可岚的日子过的并不好。

“岚儿,这可不能开玩笑,也不能任性,小两口有点矛盾,拌拌嘴是常事,你这不能一赌气就提离婚。你们这都结婚两年了,不也过的好好的吗?”冉父知道自己女儿的脾气,好言相劝着。

“好什么呀,那是你看到的表面现象,我这两年过的还不如在自己家舒服,我已经浪费了这么久,也是该清醒了。”

“爸,我们先走了,这事您别放心里去,她就是在使性子,明天就好了。”陆屿不再给冉可岚说话的机会,直接一个公主抱,抱着她就往外走。

要再让冉可岚说下去,还不知道会说些什么惊人之语。

“放我下来,你要干嘛?”冉可岚挣扎着,却无法逃脱他的桎梏。

“岚儿……”

“别喊他们了,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年轻人难免会冲动了些,等气消了,就没事了。”肖桂芝打着圆场,却暗中打断了冉父的说话。

冉父叹了口气,只得作罢。

……

“你干什么?放开我!”被抱出屋的冉可岚挣扎着想要下来,这要是回了陆家别墅,她就完了。

“再叫,我就松手了。”陆屿吼道。

目测高度不高,可真要这样被扔了,遭殃的就是她的屁股。

冉可岚不敢动了。

可这样回去,她不甘心。

一晚上的折腾,好不容易回到了自己的家,结果又被带回了陆家。

陆屿直接把她扔进了车子里,“啪”的一声,锁住了车门。

“冉可岚,你胆子不小啊,以为跟你爸说离婚,我就会同意?”

说到底他真怕冉可岚误入歧途的跟人学什么勾、引技术,才会这么晚的还在找她。以她的性格没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

“你一直不同意不就是为了报复我吗?陆屿!”

“是,就是为了报复你,冉茹到现在都有没找到,把我害的这样惨,现在想把我一脚踹开去找你的幸福,冉可岚,你太天真了。”

当初冉可岚和蓝子锪的事,他不是不知道,冉茹出事后,预定的婚宴也就空了,既然当时冉可岚愿意嫁给他,他也就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不为别的,就为了不让冉可岚好过。

如今的局面,就是当初他想要的局面。

冉可岚想要改变这种局面,他不允许。

“没有我陆屿的同意,你冉可岚就只能是陆家的少奶奶。”陆屿的话并不重,却冷冽异常。

整个车内的温度顿时下降了好几度。

跟他相处这么久,当他真正做出决定不会改变的时候,反而不是暴怒,而是冷,冷的刺骨。

“好吧!”冉可岚妥协了。

这桩婚姻在一开始就是个没有相爱只有相杀的开始,事到如今,她无力改变,也无法改变。与其不停的闹下去大家都累,不如息事宁人的大家都好过一些。

这段时间的折腾,她已是伤痕累累。

没有力气再挣扎了。

所以,她选择了妥协。

冉可岚服软的态度,让陆屿稍微有了些悦色,来自他身上的寒意也有了回升。

“老老实实做你的大少奶奶,再给我整事,我就拿冉氏开刀。”陆屿下了最后通牒。

冉可岚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

陆屿的威胁她不会漠视,他是一个说得出做得到的人。

仔细想想就,她的婚姻是个无底的黑暗深渊,真要离了婚,以她现在的狼藉的名声以后的人生无疑又是另一个无底深渊,就等于是从这个深渊跳到了下一个深渊,本质没有任何改变。

她又何必换来换去?

想通了的她顿时觉得疲惫不堪,现在就想有一张床能让她躺会,哪怕那是一张会吃人的床,她也无所谓。

……

经历了最后一次闹离婚,所有的日子似乎又回到了原来的样子。

冉可岚开始继续这每天上下班的轨迹,唯一不同的是,这一次她不再是资料部的组长,而是被撤职成为了普通职员。

撤职的原因很简单,还是因为上次公演她没有做好,虽说最后圆满结束,可还是给公司造成了不良影响,所以工作能力欠佳为由,撤了她的职。

现在的组长还是张可可。

这样的人事变动,不用问就知道一定是陆屿的安排。

对这一切,冉可岚并不在意,她本来就不是个干大事的人,只要还有一份工作,还能每月拿到固定的薪水,她就别无所求。

“可岚,你怎么现在才来,当心被张可可抓住给你穿小鞋。”赵小雅担心的看着刚进部门的冉可岚。

“抓没抓住,她都不会放过我,我又何必这么小心谨慎。”冉可岚淡定的说道。

这话说的赵小雅不得不认同。

张可可的为人,那是呲牙必报,早就对冉可岚一来就夺了她的组长位置心怀不满,现在好不容易等待再次上位,岂能绕过冉可岚?

也正是由于冉可岚被撤职,公司里再一次盛传她被打入冷宫的言论。对这些,冉可岚已经没有兴趣再关注,她的名声早就狼藉,再多一次不多,少一次不少。

“可岚,是不是我们连累了你?”

“你就是个傻姑娘,多在总裁面前说说好话,服个软,再撒撒娇什么的,不就没事了?”

撒娇?她不会!

服软?不是她的性格。

说好话?也不会说给陆屿听。

所以,她落得了今天在办公室收拾自己物品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