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农门长姐:相公,你离我远点! 小说:种田 作者:空玥 简介:穿越而来的叶锦溪没那大小姐的命,相反的却更加贫乏,谁让她上有‘吃人’的奶奶,下有一双嗷嗷待哺的弟妹,真真是难为她了。不过楚庄毅,你才是她人生路上的绊脚石呀! 角色:徐老三,叶锦溪 农门长姐:相公,你离我远点!

《农门长姐:相公,你离我远点!》第1章 何去何从?免费阅读

午饭后,大里村的老徐家再一次开始了家庭会议,徐老三对此很是不满,地里的活都还没忙完呢,一天将时间浪费在这上头,到时候地里没收成,一大家子都喝西北风去还哪来的时间开这劳什子的会。

“行了,一天没完没了的,不就是那几个孩子的事情吗,爹,娘,我求求你们看看吧,这个家里,真不是添几双碗筷的事情了,你瞧瞧这一大家子的,他们过来吃住几天,没问题,谁家还没几个亲戚走动不是,但是,爹,这都好几个月了,这吃喝拉撒的,哪一样不花钱?好,就算是你说我们是地里刨食的,不花钱,这些日子,你瞧瞧自家的几个孩子,每天挤在那么一小破床上,晚上睡觉都得掉下来,娘,偏心也没有这么偏的不是?”

徐老三一脸的不满,自家妹妹英年早逝是不幸,他们接济也是应该,但她这几个孩子可不能见天的赖在舅家吧,这自家还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再说了,这叶家也不是没人了,就这么把人接过来,名不正言不顺的。

老三媳妇李氏顿时觉得自家男人,难得有这么清醒的时候,瞧着几位妯娌面上是没话说,但她可不能不说。

“可不是,爹,娘,不说我嫁到徐家多少年了,这大嫂二嫂和弟妹的,谁家不是侄女外甥的一大堆,可也没有这么个住法的不是,再怎么着说,你总的拿个说法出来才是,这到底是老徐家的还是他老叶家的。”

徐老爹没想到最先抱怨的居然是自己的三儿子,要知道自家丫头小时候可是最黏着这三哥了,如今这人埋黄土,连点亲都不念了,顿时怒火中烧。

“老三,三媳妇,你们这是说的啥话,你妹妹妹夫才去,怎么着,现在连你们也欺负上他们了不是!”

被自家公爹这么指责,徐老三媳妇可不乐意,不过却是不敢再说话了,徐老三可不怕他爹的,见自己媳妇不说话了,立马扳着手指接话道。

“我,我这是欺负吗?爹,这说话可不得凭良心呀。这半大小子吃穷老子,不说我们家就宝儿一个,这大哥家苏林苏文和若水三个,二哥家霜儿,世田,老四家还有周艾,永芷两个丫头,还不包括老四媳妇肚子里头揣着的,怎么着,为了他们四个,这些孩子都不吃了?全都给饿死?”

“饿死?老三,你们从小到大姊妹几个我饿着过你们了吗?怎么就容不下他们几个了呢,你可真是有良心呀!”

他不过是抱怨几句,这还得老娘的埋怨了,他就不相信另外几个心里不是这样想的,只是嘴上不说罢了,越想这心里就越生气,她老娘为了自家这宝贝丫头都做了多少事了,拍着桌子吼道。

“大哥,你说,当年老娘为了这小妹,耽误着我们几个的亲事,谁在村里没被笑话。如今这几个孩子都一般大小的,还要为了她留下的事情操心,这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那就是别人家的人了,怎么,今天还要为这水流去哪吵不是!”

“徐老三,你说的哪里的浑话!”

徐老爹这么一吼,他倒是没有这么昏头,语气虽缓,但还是想要个结果。

“爹,娘,你们也不要不承认,当初是不是为了五妹一个耽误着大家伙的亲事,大家心里都门清,这过去的事情咱不谈也行,但是今天他们是去是留你给个章程,也好让大家伙心里舒坦些,省的我一天累死累活的还被说成是个丧良心的。”

徐老娘看过去,几个媳妇除了三儿媳,一个个都是低眉顺眼的,一句话不说,却也知道这心里在想些什么,抹了把眼泪,自家这闺女还真是个福薄的,看了一圈,自家几个儿子儿媳都没一个肯站出来的,甚至老四是连话都没说一句,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没了法子,直接将头都快埋在地里的大儿子给拎了出来。

“老大,你是家里的主心骨,如今你三弟这话也表了他的想法,你也说说,锦生,锦生这几个孩子要怎么办才好。”

她是真的不忍心,要不是叶家老太婆心太狠,她怎么会让孩子跟着他们过活,到底是自己年纪大了,考虑不清楚,如今却与自家儿子有了嫌隙。

叶老大顺手看了眼自家媳妇,只见她递了个眼色过来,立马明白过来,他虽然也是觉得这几个孩子呆的实在是太久了,但说到底这还喊自己一声舅舅,瞧了眼旁边,二话不说直接将徐老二给推了出来。

“二弟,你出门多,也见多识广,不然你给拿个主意?”

只是徐老二还未说话就被自家媳妇狠狠拧了一爪,低声说道,“给我悠着点。”

她这一声可是表了态度了,倒是不怕吃苦受累,就怕自家男人在这几个兄弟里将最混的一个给得罪死了,到时候少不得受夹板气。

徐老二想了一圈,无论什么法子都要得罪人,正巧瞧见了门外几个人影。

“爹,娘,不然,咱们还是问问锦溪他们吧,如今小妹妹夫虽然不在了,锦生也不爱说话,不如让锦溪他们自己拿主意,比我们在这瞎咋呼强。”

“二哥,你说谁瞎咋呼呢!”

徐老三这可不满了,这徐老二就是处处要和自己对着来,好在自家媳妇李氏拉住了他。

叶锦溪早在他们大声吵嚷时就在门外了,只是一直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去合适,如今听二舅这么一说,带着弟妹和自家沉默不语的大哥推门而入。屋子里的人看他们几个这样子就知道是早就候在门外了,也不知道听到了多少去,一个个的面上都不显。

徐老三见几个外甥这么看着,还有些别扭,这几个孩子好歹叫自家一声舅舅,如今就自己蹦跶得最欢,但想想,自己还不是为了自家好不是,要再是这么过下去,这个家非得拖垮了不可,瞬间觉得没那么臊得慌。

叶锦溪看着他们面色不虞,也不外道,微笑着说,“外公外婆,我们几个决定了,今天就回家去,这几个月多谢舅舅舅娘们的照料了。”

说着带着两个小的就给大伙鞠躬,瞧着大哥没动作,叶锦溪也不勉强,毕竟自家这大哥,她从来的时候就没看见他有什么多余的动作。

“锦,锦溪,这......”

徐老太太在几个孩子来的时候就眼角带泪,如今更是抱不住,眼泪水不要钱似的往外流,叶锦溪紧了紧嗓子,这老太太是真的对他们好,只是......

“外婆,锦溪知道外婆想留我们,但是锦溪不也得回家吗,锦博刚才还说想家了,想爹娘了,如今爹娘都已入土为安了,这还有大哥这婚事呢,虽说是不办了,那我们也得回家去给人姑娘将庚帖给换回来呢,到时候大哥若是,若是要接亲,外公外婆和舅舅舅娘们一定得来帮忙张罗。”

听叶锦溪这么一说,徐老娘顿时就哭的更厉害了,这大外孙长的是一表人才,哪哪都好,就是不爱说话,好不容易有姑娘肯嫁了,如今对方看着这一大家子孩子的,临时给毁了婚不说 ,还得让个没出阁的丫头回去料理这些事情。

徐家自家情况也不好,闹到了这个地步,徐老爹也不强留,只是拍着叶锦生肩头,无奈的说道,“锦生,你虽说前些年就是这个性子,但是那时你爹娘还在,现在,现在你可是家里的顶梁柱,不能任何事情都让你亲妹子替你扛着不是?底下还有弟弟妹妹,你可得振作起来。”

“锦生明白。”

“哎,好,好。”

和一大家子人告了别,带着他们送的东西,几兄妹终归是回了自家,不过说是家,也不比徐家好到哪去,仅仅是有茅草遮风挡雨的地方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