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开局前未婚妻成为女皇 小说:玄幻 作者:江城月 简介:周百川穿越到一个架空的高武战国时代。他没有强大的金手指,却拥有许多王炸:“家父周云逸”“探花周百川”“稷下学子周百川” “长公主的同窗”......他只想悠闲度日,直到他退婚的女子成为女皇…… 角色:周百川,曹公公 开局前未婚妻成为女皇

《开局前未婚妻成为女皇》第1章 女皇登基免费阅读

梁国元康十年,多事之秋。

先是二皇子战死,江州被渝国占领。

仅仅过去半个月,宫中起火,太子离奇被烧死了。

接着,大梁皇帝驾崩,举国同悲。

最后,明镜司的刘公和首辅王大人辅助先帝最小的女儿登位,改元建平。

女皇登基,本朝没有先例,不过在前朝和周边列国都有例子,大梁百官和百姓都能接受,没有引起太大反应。

不过对户部侍郎周云逸一家来说就是晴天霹雳了。

因为周云逸的儿子周百川曾经和女皇在年少时订过婚事,而周百川偏偏要作死,在他18岁那年,自作主张跑去退婚了。

在这个时代,被退婚是很丢人的事情,特别是女孩子,那份耻辱是几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女皇会怎样报复?

这是悬在周家头顶上的利剑。

女皇登基第二天,周百川被父亲骂了一天一夜,早上顶着熊猫眼赶去国子学上班。

国子监离家不远,可是心情郁闷的周百川走了很久。

他刚跨进国子学大门,就看见主簿陈寒了。

主簿大人可是国子学的第二号人物,除了祭酒大人,这里就是他最大了。

“陈兄早啊。”

周百川笑着打招呼,他和主簿大人很熟,是逛过青楼醉过酒的兄弟。

“你过来国子学干什么?”主簿大人站得直直,盯着周百川,仿佛不认识周百川。

“主簿大人,我是国子学的助教……”

周百川笑着回答,心里却很疑惑。

主簿大人玩什么把戏?前天一起去添香楼的时候还是有说有笑的啊。

“咳咳,忘记告知你了,”主簿大人故意提高声音,“从今日起,你不是国子学的助教了。”

周百川愣了一愣,最近好像没有得罪主簿大人啊。

他靠近主簿大人说道:“陈兄真会开玩笑,今晚去青楼,我请客。”

主簿大人连忙后退了一步,和周百川保持一定距离。

“谁跟你开玩笑,你被辞退了。”

他一脸严肃,拿出了一封张纸递给周百川。

周百川拿起来一看,竟然是辞退书,有祭酒大人的印章,没有写辞退原因。

其实周百川并不用靠在国子学教书谋生,周家有钱,够他花天酒地了。他就是想找点活干,而且他在国子学干得不错,主簿大人曾暗中提示,说他快要升博士了。

可就是这个曾一起去青楼喝酒的死党,现在却是一副六亲不认的模样。

“理由呢?”周百川疑惑地问道。

“刚才你右脚进门,对我不敬。”主簿大人仰起头看着天。

周百川很快想明白了,不甘心地问道:“是女皇陛下的意思?”

主簿大人没有说话,仿佛在认真地数着天上云朵。

周百川只好转身离开。

要么是宫里的意思,要么是国子学为了不惹麻烦。

无论哪一种原因,他都没有办法继续呆在国子学。

其实周百川是穿越过来的,他没有什么金手指。可是他穿越得不错,父亲是户部侍郎,他不用文抄公,也不用发明创造,就能过上好生活。

他只是随便抄了几首诗,就征服了整个京城青楼界,成为白嫖第一人。

然后他用一篇策论和一首古诗,换回一个探花。

作为探花,并不是说他才华排第三,而是他样貌是所有参加殿试的才子中最帅的,直接被先帝评为探花了。

本来他是可以作为状元,都是太帅惹的祸。

周百川刚离开,一个宫里太监带着一队羽林卫走进国子学大门。

领头太监对着主簿大人说:“陈大人,周百川呢?”

宫里果然来人了。

主簿大人摸了摸胸口。

好险!

好在我昨晚说服祭酒大人辞退周百川。

周百川虽然是我的好楼友,可是为了我和祭酒大人的前途,还有国子学的前景,周兄,你要理解我呀。

“曹公公,您老来迟了,周百川目无长官,已经被国子学辞退了。”主簿大人正气说道。

“辞退了?什么时候的事情?”曹公公疑惑问。

“刚刚,”主簿大人义正辞严,“像周百川这种道德败坏的人,我们国子学是不会留的。”

曹公公当然知道主簿大人为人,他和周百川白嫖青楼的事,整个京城谁人不知。

他瞪了一眼主簿大人说:“陛下要找周百川,你把他找回来。你找不到他,我就绑你到宫里去交差。”

主簿大人擦了擦额头的汗,连忙跑出去找人,身后还跟着一队羽林卫。

此时,周百川还在街上乱逛。他想了很久还是没有想出怎样办法。

唉,都是当年太冲动了。

可是,谁能想到平南伯家的庶女会是先帝的私生女呢?

周百川拍了拍额头,不停地叹气,又不停地为自己找理由。

作为一个穿越人,怎能听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当然要寻找自己的爱情。

当时他刚到稷下学宫学习,看到各国权贵,特别是各国公主郡主才女,个个国色天香。

他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在这种情况下,他怎能在一棵树下吊死呢?

在心里激烈斗争中,在不知不觉中,他走回周家。

刚到巷口,他就发现有一队羽林卫围在大门口。他绕到周家后门,发现也有许多羽林卫把守。

他心里蹦蹦直跳,想不到女皇陛下刚登基就找他麻烦了。

正当他不知所措的时候,旁边有人将他拉到一旁。

原来是管家吴叔。

吴叔把周百川拖进一个小巷子,看四周没人,将包袱塞到周百川手中。

“公子,你快走吧,宫里来人说要宣你进宫。老爷估计不是好事,让我出来找你。让你去宣州老家躲避一段时间。”吴叔说。

离开京城?

周百川不想过着逃亡的生活。

再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如果陛下真的要找他麻烦,他真的能逃脱?

白龙观的道士可是会闻气的,想追我还不容易?

“吴叔,我没有犯法,我为什么要逃?”周百川问。

“公子,你糊涂啊,”吴叔摇了摇头,“她要弄你,随便找一个借口就可以弄死你。即使她爱护名声,可是她下面的人不会揣摩圣意弄死你?”

吴叔看见周百川还不醒悟,看了看周围没有人,小声说道:“你想想,女皇陛下仅仅是先帝的私生女,她怎么能在短短一个月就登位?二皇子在前方和魏国交战,怎会突然断粮半个月?大皇子又是怎么死的?一向不和的刘公和首辅王大人,他们又怎么一致保她登位呢?这份谋划是一个单纯女孩子能完成的?”

周百川一听,毛骨悚然。

说真的,他对女皇陛下并不了解,只在退婚时见过女皇陛下一面。

她还是挺漂亮的,退婚当日可是哭得梨花带雨,应该是一个很善良的人才是。

“公子,快走吧,再迟就走不了了。”吴叔催促。

周百川咬了咬牙,将包袱搭在肩上,穿过小巷子,来到大街上。

他叫了一辆马车,飞快奔向北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