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锡

最具潜力佳作《九锡》,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陆沉宁理,也是实力作者“上汤豆苗”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一川烟草,满城风絮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前方,广陵城已然在望对于南齐和站在北燕背后的大景王朝而言,淮州通衢南北控扼江右,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元嘉之变以后长达六年的时间里,这里曾发生过大大小小数十场惨烈的战争而在淮州内部,南临衡江的广陵府又堪称枢纽要冲,尤其是近年来齐燕两国关系趋于平缓,商贸开始发达,这里便一跃成为仅次于南方永嘉城和北边河洛城的富庶之地陆沉策马前行,...

阅读精彩章节


西城那家画月楼被织经司查封后,不少老饕暗自惋惜,因为再也吃不到那道味道极佳的五味杏酪鹅。

然而这些人怎么也想不到,在画月楼南面两条街外的一座宅子内,一名三旬男子正坐在桌前,对着一盘五味杏酪鹅大快朵颐。

“还是这个味道正宗。”

男子很快便解决掉一碗白米饭,拿起旁边的酒盏一饮而尽,随后无比满足地长吁一声。

他不慌不忙地取帕擦嘴,望向坐在对面年龄相仿的男子,微笑道:“让顾大少等这么久,某实在该死。”

顾均烨赔笑道:“欧大人言重了。”

若是旁人在他眼前这般作态,不说将其如何,他至少也会拂袖而去。

顾家与陆家相似,皆是广陵本地门户,只不过他家崛起的速度要更快一些。

从大约二十年前开始,顾家的生意高速扩张,七八年时间便甩开其他商号,前方只剩下一个陆家。十多年的竞争过后,顾家虽然没有超过陆家,却也迎头赶上并驾齐驱。

顾均烨身为家主顾子思明确指定的继承人,在广陵地界颇有体面,便是知府詹徽对待这个年轻人也会带着几分亲近,毕竟顾家这些年没少往府衙送银子,当然是以交税的名义。

前段时间刺史府长史陈亦倒台,消息灵通的人都知道他是顾家在淮州境内的靠山,却没有多少人认为顾家会被牵连,据传顾子思在京城那边也有不浅的关系。

果不其然,织经司那位新任察事李近只是敲打了一下顾子思,顾家表面上夹起尾巴做人,实则没有伤筋动骨。

顾均烨外宽内忌,而且极为讲究规矩,却不敢在这位欧大人面前强硬,因为他知道对方可以轻易毁掉顾家的一切。

原因很简单,此人是北燕察事厅在淮州境内的掌事。

换而言之,顾家在很久前便与欧知秋有了关联,对方手里不知握着多少证据,一旦抖露出去足以让顾家满门抄斩。

欧知秋倒也没有太过分,稍作拿捏后便转入正题道:“我的人已经确认,陆沉身边的护卫李承恩果然发现你那个长随的古怪。他派人去过春满楼,也打探到长随找过何人,想必现在陆沉正顺着这条线一路往下查。”

提到陆沉二字的时候,他眼中微露冷光。

顾均烨既惊又惧,愧然道:“还好欧大人发现得及时,否则在下会一直蒙在鼓里。”

一段时间之前,欧知秋告诉他被陆家的人盯上。起初顾均烨还不相信,欧知秋便让他找一名亲信长随故作神秘地去了两趟春满楼,后面果然如他所言。

欧知秋脸上并无自得之色,淡淡道:“李承恩也好,陆家的其他护院也罢,这些人的武功都不弱,放在江湖上也算一把好手。但是论起盯梢警戒和藏匿行踪,他们终究还是差了一些火候,至于那个陆沉,倒是令我有些刮目相看。”

顾均烨敬畏地道:“陆沉怎能与大人相比,区区一介稚子而已,在大人面前不值一提。”

欧知秋矜然一笑,话锋一转道:“相较陆沉及其手下的能耐,我更好奇这件事发生的缘由。顾大少能否解释一下,为何我回到广陵后,陆沉便盯上了你?”

顾均烨被他幽深的目光盯着,登时难以克制畏惧的情绪,连忙解释道:“大人息怒,在下确实不知为何会如此。”

欧知秋道:“凡事总要有个缘由。你们两家虽然存在生意上的竞争,过往亦有些矛盾,但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不至于让陆沉派人不分日夜地盯梢你。你不要告诉我,因为那天你二弟一次小小的冲撞,陆沉就会记恨到这个程度。”

顾均烨很清楚此人疑心甚重,这番话已经属于明示。

虽然这间屋子就在顾宅之内,他却不敢有任何异动,只能努力回想那日在春带水酒肆的细节,恳切地道:“欧大人,在下岂会不知轻重泄露消息?再者,就算在下活腻歪了,要找的也是詹知府或者织经司,陆沉算哪门子人物?”

这个理由还算合理,欧知秋放缓语气道:“你再好好想想,有没有无意中露出过破绽。”

顾均烨果决地摇头道:“绝对没有。那日舍弟被陆沉打了一掌,在下本不知是他,见到之后稍有惊讶,因为……在下没想到他能在察事厅和织经司的较量中全身而退。当时他提到陈亦,在下没有理会直接离开,从那之后便再也没有见过他。”

欧知秋的手指轻轻敲着桌面,在顾均烨忐忑不安的等待中,徐徐道:“过两天把你那个长随打发到泰兴府去,告诉他每天就在泰兴城里闲逛。”

顾均烨能够得到其父的器重,当然不只是因为长子的身份,脑子其实转得不慢,立刻便明白此举的用意,垂首道:“是。”

“陆沉这边暂时不用理会,有春满楼这条假线索,再加上被你派去泰兴府的长随,足够他查上一两个月。”欧知秋当初本想顺手杀了陆沉,不过在接到王师道的密令后,他自然不会横生枝节影响大局。

顾均烨恭敬地听着。

欧知秋继续说道:“你家那位族亲何时能够点头?”

顾均烨汗颜道:“还请大人多给一些时间。这件事实在太大,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之前,在下不敢随意开口。”

欧知秋摇摇头道:“我最多只能给你半个月,因为后续还有很多事情要安排。顾大少,我将丑话说在前面,若是到时候你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顾家的未来……可就难说了。”

顾均烨额头上沁出汗珠,却生不出反抗的勇气,这一刻他不禁暗暗悲叹,倘若当年顾家没有想着依靠走私牟取暴利,没有跟察事厅的细作搭上线,没有在对方的帮助下大肆敛财,又何至于今天被逼到墙角?

只可惜世事没有如果。

想必父亲早就料到这个局面,所以才让自己来应对欧知秋。

一念及此,他只能点头道:“在下会竭力而为。”

欧知秋终于淡淡一笑,悠然道:“那便有劳了。顾大少请自便,我这段时间还得住在这里,叼扰之处请勿见怪。”

顾均烨勉强打起精神客套几句,随即拖着沉重的步伐离开。

来到院中抬头望天,今日的阳光仿佛格外刺眼,晃得他几乎睁不开眼睛。

……

这天傍晚陆沉从别院出来的时候,李承恩不由得擦了擦眼睛。

为何少爷今日脸上的笑容看起来怪怪的?

“咳咳……你那是什么眼神?”陆沉走到近前,故意板着脸问道。

李承恩觉得自己方才应该没有看花眼,但他终究是个本分的性子,尤其是今天又有事情发生,便正色道:“少爷,春满楼那边已经查明,顾均烨的长随两次都找的是一个名叫芸儿的女子。这芸儿乃是东海府人氏,前几日忽地给自己赎身,说是要回老家服侍父母。”

陆沉心不在焉地道:“给自己赎身?”

“是的。”李承恩神情郑重,又道:“今天上午,顾均烨的长随骑马出城往泰兴府方向行去,我已经安排两名身手好的兄弟跟踪盯着。”

陆沉微微一怔,脸上的表情亦严肃起来,随即陷入长久的思考。

那日酒楼所见,让他怀疑顾均烨和锁魂香有关。原本只是尝试性地盯梢,没想到确实发现了古怪,只不过如今种种迹象联系在一起,陆沉却有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

这是他前世经历无数次考验养成的直觉。

他转头看着李承恩问道:“你有没有觉得这些线索出现得很奇怪?”

李承恩略显茫然道:“少爷此言何意?”

在他看来盯上那个长随并不容易,查出他在春满楼的行踪更是费了很多功夫,毕竟陆沉要求不能打草惊蛇,一切探查都只能小心翼翼地从侧面入手。

陆沉凝眸道:“那长随第一次去春满楼是什么时候?”

李承恩想了想说道:“应该是在少爷命我盯梢顾均烨之后的第四天。”

陆沉缓缓道:“我让你盯梢顾均烨,过几天他的长随就露出破绽,神神秘秘地跑去逛青楼。若仅如此倒也罢了,偏偏那个芸儿又不见了。接下来他又离开广陵,跑去了泰兴府。承恩,假如你有秘密要告知那个芸儿,最简单的法子是什么?”

李承恩渐渐回过味来,低声道:“趁人不注意私下交换消息,时间越短越好……我明白了,少爷。”

陆沉微笑看着他,道:“你没有经受过细作的特训,同样也能想明白这一点,可见此事定有蹊跷。如果那长随找芸儿是为了传递消息,何必两次都假模假样地乔装,又在春满楼一待就是两个时辰,生怕别人不会发现。”

李承恩皱眉道:“少爷的意思是,顾均烨发现被我们盯梢所以故弄玄虚?可是,下面的兄弟都非常小心,应该不至于轻易暴露。”

陆沉不置可否,沉吟道:“芸儿也好长随也罢,你继续安排人盯梢查探,陪着对方继续演戏即可,至于顾家——”

李承恩问道:“少爷的意思是?”

陆沉眸光中透出几分凌厉之色:“看来他家比我想象得更有故事,先摸一摸底细再说。”

小说《九锡》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