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薇靳燃

现代言情小说《时薇靳燃》中的主人公是主角时薇靳燃,编写本书的大神叫做“时薇”。更多精彩阅读:听着那边的声响,时薇索性就挂了电话先垫付了医药费,跟受伤学生的家长解释了一下,然后带着裴靳州去找靳燃推开包间的大门,里面烟雾缭绕,骄纵奢侈,画面不堪入目...《时薇靳燃大结局》第5章免费试读靳燃脸色沉了下来,不似前一秒那么傲娇时薇解了气,深呼吸,露出标准微笑,“这位家长还有事吗?”靳燃眯眸,薄唇轻启,“你好样的”时薇气走了靳燃突然发现靳燃似乎很容易被她气到,以前没觉得大概以前她也没有...

《时薇靳燃大结局》 第5章 在线试读

听着那边的声响,时薇索性就挂了电话。
先垫付了医药费,跟受伤学生的家长解释了一下,然后带着裴靳州去找靳燃。
推开包间的大门,里面烟雾缭绕,骄纵奢侈,画面不堪入目。
...《时薇靳燃大结局》免费试读靳燃脸色沉了下来,不似前一秒那么傲娇。
时薇解了气,深呼吸,露出标准微笑,“这位家长还有事吗?”靳燃眯眸,薄唇轻启,“你好样的。”
时薇气走了靳燃。
突然发现靳燃似乎很容易被她气到,以前没觉得。
大概以前她也没有这么“叛逆”过。
……时薇观察过裴靳州,毕竟是前任的外甥,难免会多注意一点。
发现裴靳州不爱学习,一上课就趴着睡觉,和同学也不和睦,人家主动去接触他,他也是高傲不理人。
那傲娇的劲儿,跟他舅舅一个样。
时薇打算过两天再好好跟他谈谈。
周五放学,时薇还在办公室没走,就有老师跑来,“时老师,你班新来的那个学生在校外跟人打起来了。”
裴靳州把人家的下巴都打脱臼了,鼻青脸肿的,别提多惨。
把人送到医院,时薇叫裴靳州给靳燃打电话,裴靳州是打了,不过对方没接。
时薇恼了,拿出手机拨那个根本不需要专门存下来的号码。
电话接通,很嘈杂,时薇眉头一皱,“靳先生……你哪位?”低沉磁性的嗓音透着陌生的味道。
听着那边的声响,时薇索性就挂了电话。
先垫付了医药费,跟受伤学生的家长解释了一下,然后带着裴靳州去找靳燃。
推开包间的大门,里面烟雾缭绕,骄纵奢侈,画面不堪入目。
时薇让裴靳州在外面等,怕他看到少儿不宜的画面。
男男女女都停下来盯着时薇,只有音响还放着音乐。
时薇扫了一眼,就看到坐在黑暗角落的靳燃。
他抽着烟,火光因为他吸的动作变得更亮一些,棱角分明的五官在阴暗的角落变得异常的凌厉。
轻弹烟灰,叫人打开了灯,那双深邃的桃花眼带着打量,“谁叫来的?”众人面面相觑,见不是靳燃的人,胆子大一点的准备上手,还是被旁边的人拉住,小声警告他,“燃哥的人,别瞎动。”
对方闻言,立刻乖乖坐好。
时薇无所谓靳燃这态度,她走到他面前,“裴靳州把人打进了医院,你作为家长,是不是应该去看看?”靳燃冷眼看她,“要多少钱?”时薇胸口堵着气,当老师的最见不得这种不可一世的家长。
“现在不是钱的事,是裴靳州把人打进了医院,你当家长的难道不应该去看看孩子,去给家长道歉吗?”时薇耐着性子,压着脾气,不想被人说为人师表缺乏耐心。
靳燃偏头看向那个穿得花里胡哨的男人,“陆铭,叫他们出去。”
看热闹的人被撵出来,音响也被关了。
靳燃懒洋洋地吸了一口烟,靠着沙发吞云吐雾,挑着眉斜睨着她,“电话上都能说清楚的事,为什么要跑来找我?……”这是什么意思?要不是他这边太嘈杂,她说什么他都听不清,她会跑来吗?时薇没见过他这么倒打一耙的嘴脸,忍着怒意,“你是裴靳州的监护人,他在学校打架斗殴,把人打进了医院,你是不是应该去医院看看?并不是非要现在就做的事,你急匆匆跑来,确定不是想见我?”靳燃优雅地掸掉烟灰。
“……”时薇有种对牛弹琴的感觉,来找他就是个错误,浪费时间。
她刚走出去,靳燃拎着外套出来,瞥了眼脸上挂彩的裴靳州,“把别人打进医院不是本事,真有本事别让人来找麻烦。”
时薇在前面听得清清楚楚,万万没想到他居然说出了这种话。
以前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些问题,因为他们谈不到对孩子教育这样深刻的问题。
不过,现在算是知道了,他这种教育方式,可怕。
裴靳州像只小奶狗跟在靳燃这条大狼狗后面,时薇则是牵狗的主人。
“你往哪走?”靳燃走到车旁,问还在往前走的时薇。
时薇淡淡地说:“打车。
你看不到我的车?”时薇瞥了一眼,继续往前走,路边招车。
靳燃气笑了。
裴靳州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俩,跟靳燃说:“好好哄哄她,不然她会给我穿小鞋。”
靳燃剜了他一眼,走向时薇,抓住她的手就拽。
“放手!”时薇用力甩,他却抓得格外紧。
靳燃眼神坚定,“跟我走。
靳先生,你再这样拉拉扯扯,我要报警了。
呵,拉扯就报警?当初我把你压在床上的时候你怎么没说要报警?”靳燃不怀好意。
时薇吸口气,心口都是疼的。
她的口才不差,但是面对他,就像个不会说话的哑巴。
靳燃没松手,拉着她到车旁。
时薇瞪着他,不愿上车。
靳燃微微挑眉,凑到她耳边轻声说:“时老师,你不想当着你学生的面被我亲吧。”
时薇脸瞬间像被火烧一样火热,狠狠地瞪着他。
眼角的余光看到裴靳州坐在车里一副吃瓜相,更是恨靳燃不分场合的胡说八道。
怕靳燃做出过激的动作,时薇不得不坐进副驾驶。
“安全带。”
靳燃语气很淡,透着强势。
时薇在他的注视下,不情不愿地系好安全带。
靳燃把车门甩上。
路上,靳燃问裴靳州为什么打架。
裴靳州摸了一下被打破开的嘴角,十分桀骜不驯地说:“因为我长得帅。”
时薇蹙眉。
靳燃单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拿出烟放在嘴边点上,吸了一口,“别给你时老师添麻烦。”
时薇抿着嘴唇,好看的脸上并没有为此感动。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教的。
别人打我一巴掌,我得还一拳头。”
裴靳州那股子叛逆的劲儿实在是让时薇头疼。
靳燃倒看了眼后视镜,“我还跟你说过,没本事就别动手,动了手就处理干净些。
不要让别人给你擦屎屁股。”
裴靳州顿时蔫了。
“你就这么教孩子的?”时薇不敢相信。
靳燃瞥她一眼,“有问题?”时薇现在才算是真正领悟到那三年白跟他在一起了,除了床上那点功夫,她是一点也不了解他。
到了医院,受伤学生的家长自然是要讨个说法的。
时薇从中调解,问事情起始原由。
鼻青脸肿,接好下巴的初三同学说完之后眼神在闪躲。
裴靳州则十分狂傲。
“让你上学,不是让你去争风吃醋的。”
对方家长掐了一下儿子的手臂,“没出息的东西。
回家!”靳燃双手插裤袋里,打量着裴靳州,“可以呀,刚去就有女生喜欢。
那是。
外甥像舅,我不能拖了你的后腿。”
裴靳州略有几分得意。
靳燃伸手就敲了一下裴靳州的头,“给我收敛点。”
裴靳州摸了一下头,看了眼时薇。
时薇严肃地说:“回去写份检讨,周一到学校交给我。”
说完就先走了。
裴靳州碰了一下靳燃,“舅舅,我能不能在学校好好的,就看你了。
关我什么事?”靳燃盯着快要消失在医院门口的背影。
“你对她不好,她就对我不好。”
裴靳州拍了拍他的肩膀,“为了我,麻烦你好好对人家。”
靳燃眉头一皱。
“赶紧追呀。”
裴靳州推了他一把,“我自己打车回去。
你今晚可以不用回家,祝你好运。”
裴靳州在靳燃扬起手时就跑了,还回头鼓励他,“加油。”
靳燃想打死这臭小子。
加什么油?他不要的女人而已。
……时薇回了家,煮了泡面。
刚坐下,门铃响了。
她从猫眼看出去,靳燃那张不可一世的脸对着猫眼。
时薇深呼吸,不打算开门。
手机响了,是他打来的,她挂断,他又打来。
“你到底要干什么?”时薇接听,语气不太好。
靳燃低沉的嗓音带着抓心挠肝的磁性,“开门。”

小说《时薇靳燃》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